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悲剧嫡子.5
    事情是这样。

     昨天夏侯渊体会到为人父母的乐趣,那种感觉是战场上的铁血无情无法相比的,使他久经战场的心有点回暖的迹象,于是一大早,他就叫来仆人,想好好了解下两个儿子的生活情况。

     别看他不拿正眼看夏战旗,看一个人靠的从来就不是眼睛,他其实比宁泽预料的更为聪明更为不动声色。

     昨天他回城的时候,迎接他的家眷中,康宁郡主冷艳高贵,夏战旗连看都不敢看他就被打了十年仗的将领们吓到,只有廉玉一如当年温婉,所以他带走廉玉。进城后,看到坐在房顶上啃包子的宁泽,他一眼就认出是他的儿子,毕竟长得那么像。他发现这儿子挺有趣,不但不怕他,行为还很猖狂。

     夏侯渊是个将军,他儿子像匹野马,当然能引起他多加关注。并且越关注越发现他儿子脾气不小啊,气势还很足,拿刀眼扎人的时候挺像那么一回事儿。夏侯渊内心挺愉快的,所以夏战旗没事找事的时候,他难得维护了一把,宁泽也没让他失望,后来他发现他这个儿子耍起小阴谋都十分有趣,模样活灵活现的,很难让人不喜欢。

     这种高兴持续到今天早上。

     他看着堂下的那些仆人,回忆起他们说的话,一股久违的怒火引发他的爆厌之气,将地狱修罗般的军威发挥的十乘十。那些仆人那还敢啃声,全都被吓成受惊的小鸟,再吓吓他们就要死了。

     噗……宁泽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没办法,谁让刘老头为了好控制挑人专挑软脚虾,他们不是唯命是从,他们是只要你强就从。

     当然他这一笑夏候渊就不满意了,回来晚不说,还一回来就捣蛋。小心你老爹我军法处置你!

     发现他身上气势收敛,宁泽暗搓搓的蹭过去,被夏侯渊不轻不重的睇了眼就放过他了。

     “从你开始,重新说,不说就打五十棍逐出府。”夏候渊随手点了最右边的奴仆,那人长的呆头呆脑,在厨房工作,一般负责送饭,宁泽还知道他的名字叫张剑,在夏沐歌的记忆里非常深刻,是刘老头的得力手下!

     张剑被夏侯渊随便一点,顿时被吓的魂飞魄散,立刻将准备好的话倒背如流。

     “每次给世子送饭,世子都会不管不顾的把菜饭扔出来让厨房重做,一般要重做几次他才肯吃饭。小的说的句句属实,不少人都亲眼见到过。请王爷明鉴!”张剑重重的叩头,伏在地上发抖。

     “他说的是真的?”夏候渊显然很生气,转头问宁泽。

     他说的当然是真的,因为他每次送来的东西都是故意放馊掉的,或则是故意啃的只剩骨头肉食,夏沐歌没多少银两,就是因为刘老头的克扣,以及他需要从下人手中高价买食物!

     宁泽盯着张剑,眼睛阴冷了一瞬,他没有回答夏候渊的话,反而问道:“五十棍会不会把他打死?”

     “不会,至多打残。”夏候渊眸子沉了沉,他对夏沐歌印象很好,但这些人都把他儿子形容成了什么?!骄纵!荒-淫!任性!丧尽天良!还有他没干过不敢干的恶事吗!

     宁泽心里有了底,语气冷漠的问:“是谁让你这么说的,如果你不说,就按父亲说的五十大板,逐出府中。你只有一次说的机会。”

     “世子不可。”刘管家立即站出来反驳,他状态恢复的不错,显然那屁滚尿流的形象已被他自己遗忘,现有表情是痛心疾首的质问:“世子这样做是要屈打成招吗?请世子顾及王府名声,别再做如此残暴之事行不义之举了!”

     哟!宁泽挑了挑眉,两天不见,老头子才艺渐长啊!

     欣赏完敌人的智商,宁泽自嘲一笑:“我都不知道我这个连府门都出不了的挂名世子能影响到王府的名声?刘管家,我现在要处置一个下人,你让还是不让。”

     刘管家吓的心肝都要跳出来,他没想到宁泽这么大胆,敢直接挑明说出来,又见坐上康宁郡主和夏战旗皆是事不关己,不由头上密密实实的冒出细汗。

     “张剑,你说还是不说!”

     “王爷!我冤枉啊,小的说的句句属实,求王爷开恩……”张剑也看出来了,夏沐歌不会放过他,求他也没用,只能求王爷,只要夏候渊不是个不分青红皂白的主,他就一定会问清楚,到时候夏沐歌就会百口莫辩,只会让王爷冷落厌恶他。

     “父亲……”宁泽也望向夏侯渊,目中露出哀切,如果夏候渊在这个时候不帮他,那他就只有离开夏沐歌生长的地方,因为夏候渊对他来说,是这危机四伏的府邸里唯一的庇佑。

     夏侯渊直直看着他哀切的样子,目中各种情绪涌动,一挥手,两个侍卫立即站出来,当场将那张剑拖了下去。

     其余人听到张剑凄惨的哀嚎皆吓的魂飞魄散。

     宁泽一双漂亮的眼睛由悲转喜,由哀切转为明亮,由水雾朦胧转成桃花眼,真像是吸纳了满室光辉,唯有他是明亮的。

     宁泽觉得这个爹好帅,帅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