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悲剧嫡子.2
    宁泽失去斩杀刘管家的机会,他垂眸看着手中-长-枪,似遗憾又似如释重负的轻轻叹息。

     第一次杀人,心理上确实难受,但他已危机四伏,容不下慈悲,想要活命,必须化身利刃。

     “你是什么人!敢在侯府撒野!”

     雪昭毫不畏惧手持凶器的宁泽,像朵含苞待放的娇花,盛气凌人。她的母亲是齐贵妃,圣眷正浓,而她本人娇俏可爱,也颇为受宠,性格上难免骄纵。

     宁泽看着她精致的装扮,一如记忆中深刻,一时间情绪翻涌,记忆里是全是这女人一遍又一遍的将夏沐歌杀死。

     “你耳聋了吗!公主在问你话!”随身丫鬟见宁泽放肆的盯着公主,又不答话,难免生气。雪昭脸色也不好,很想把他眼珠子挖出来。

     宁泽脸色更不好,很想把她的脸踩到地上。

     “刘管家,你来告诉公主我是什么人。”

     被点名的刘管家恨不得挖坑把自己埋了,就不能当他是个已滚远的球吗?接触到宁泽阴冷的视线,冰冷的脸色,那把差点要他老命的-长-枪,恐惧像铁块一样压在他胸口上。

     “公主,这是我们家世子。”刘管家缩缩脖子,好像能让宁泽看不到他似的。

     是夏沐歌?雪昭原本不好的脸色变成厌恶至极,看他的眼神比看到一坨屎还恶心。

     “刘老,我们进去。”显然她不想再恶心自己,转而对刘管家客客气气的说。

     “好好,公主先请,公主先请。”刘管家终于呼出一口气,又想到郡主派人传来的安排,对着满身煞气的宁泽咽下一口唾沫,结结巴巴的说:“世子,雪昭公主难得来侯府做客。你随老奴回去吧。”

     来了。这老东西贪生怕死,对康宁郡主倒是忠心的很。

     宁泽略微讽刺的一瞥,轻佻的眼神中透出一丝邪气,他丢掉手中沉重的-长-枪,转身扬长而去。雪昭公主确实对夏沐歌讨厌的要死,又心高气傲的受不了夏沐歌这样不当她一回事,气的脸都红了。她盯着宁泽嚣张的背影,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果然跟姨母说的一样,太讨厌了!!”

     刘管家看着这位单纯的公主抹了把冷汗。

     “对了,女人,不管你在府中发生什么都不要赖着我,要怪就怪你有眼无珠识人不清吧。”宁泽远远的留下一句,把雪昭公主气到抓狂,她的护卫与丫鬟相互看了一眼,心下都是警惕起来。

     刘管家脸色瞬间就白了。心想着难道宁泽知道康宁郡主的计划?这不可能!

     不管他如何想,宁泽已潇潇洒洒的走远。他兜里揣着几两银子,饶有兴趣的在闹市上闲逛。夏沐歌长得好,皮肤白皙,眉目如画,微微一笑便让人春风拂面,视线从他身上抠都抠不下来。

     宁泽也是好脾气,干脆始终保持着微笑,让人看个够。他今天走出了康宁郡主的蜘蛛洞,不干点什么多浪费,就从洗白名声开始吧。

     这真是太简单了。

     不务正业,欺男霸女,骄奢-淫-糜的夏沐歌在闹市中走一圈,就变成了温润如玉,俊美风流,气宇轩昂的翩翩公子哥了。

     传言和亲眼见到当然是后者更令人信服。

     宁泽就这么万众瞩目的逛到了风雪楼,眼睛盯着恢宏的阁楼轻眯了起来。

     风雪楼,皇城中最大的文人馆,非真才实学之人不可入内,圈养了大批闲散人才,幕后肯定是给皇帝办事的。

     宁泽对当今皇帝的养成游戏不感兴趣,不过这风雪楼倒是个夜不归宿的好去处。至今都没有王孙贵族敢来此撒野,夏侯府更没有染指到这里,宁泽嘴角一翘,从容不迫的朝管事走去,惊呆了关注着他的人。

     夏沐歌要去拿风雪牌?他能拿到吗?刚被刷新印象值的人都很怀疑。

     管事年约五十几岁,精神矍铄,红光满面,一头白发梳的整整齐齐,更添上几分仙资,见到夏沐歌就乐呵呵的笑着,微眯的双眼中满是睿智的亮光,仿佛在他面前玩什么花样都是多余的。

     夏沐歌忍不住嘴角微撇,这种成了精的老头子是最难缠的,看来不好糊弄。

     “公子,请。”

     笔杆一送,直接开始,不问来意,不给时间,连题目都不给,宁泽嘴角又抽搐一下,再看对方乐呵呵的笑容怎么看怎么邪恶。

     这老头子古怪,不可以常理渡之,若他写下一大篇的上孝下慈或为官道,估计他连看都不会看。除非他写出国策或兵书……

     可宁泽一点也不想卷入朝廷……

     宁泽握着暖玉制成的笔管,水润的色泽上碧光流转,他手腕凝悬,思索良久,嘴角才邪恶的挑起,流露出雪霁天青的风流。

     他不再犹豫,用储满稠墨的笔端在宣纸上游龙惊凤,沉吟徘徊,又如一梅问鼎艳压天下,又似乍然盛放的昙花抖落一蓑,沾衣未摘。气韵连绵如星云婉转千秋万载。

     他写了四个字:风、花、雪、月。

     才情也是才啊。

     老管事乐呵呵的看着他一笔而就的四个大字嘴角微抽,他这是老狐狸遇到小狐狸,偏偏小狐狸字写太好,不光灵动,还可以看出厚重,霸气,傲骨与超然,仿佛披了件风花雪月的衣裳,真真字如其人,人如其字,很好!老头特别想盖他一巴掌,居然敢糊弄他,老头子笑容越发亲和大度了。

     “老朽天齐爵,请跟我来。”

     居然是天齐爵!!曾经一笔战败十国文使的天齐爵居然在这儿做起了小小管事?宁泽心下震惊,不动声色的跟在天齐爵后头。

     一进门,天齐爵就扔了一块牌子给他,乐呵呵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坏:“小子不错啊,玩的开心。”

     然后!他!就!走!了!

     宁泽满脸黑线,翻着手上的牌子,一面刻画着风雪楼,一面刻着天字九号。应该是个房间。宁泽望眼偌大的楼阁,只能认命的慢慢找起。

     总之,混进来就好。

     宁泽很清楚,康宁郡主绝对不会这样放过他,这场阴谋失败,她很可能会狗急跳墙,直接派人杀他,并且就在今天晚上。到了明天,他的父亲,天随国的大将军,广源帝亲封的神武侯就要回来了!任凭康宁郡主怎么不待见他们母子,也不敢在夏侯渊的眼皮底下杀人。

     今天是关键。

     宁泽轻轻呼出一口气,毫不知道外面已经翻天覆地!

     风雪楼放新榜了!!

     这虽然是风雪楼私下做的榜单,但由于含金量相当高,所以每次一换榜就会引起轰动。

     这次榜单排名并没有变化,而是天榜上新添了一人,排在最末,赫然写着:天榜第九:夏沐歌!

     夏沐歌!!不管之前看到夏沐歌进去的,还是没看到他进去的,都被惊呆了!

     夏沐歌的臭名有多大,此刻带来的震撼就有多恐怖!

     该不会是同名同姓吧!没看到夏沐歌进去的人纷纷在猜,但很快就被看到夏沐歌进去的人反驳掉了,天榜之下,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夏沐歌的名字,久久不能回神。

     然后群情激荡了,兴奋了,欢呼了!当场就有上百个人同时写下挑战信,目标全盯着夏沐歌,眼神炽热的吓人,无不舔着嘴皮兴奋,只要把夏沐歌拉下来,他们就能登上天榜!!成为天随国最惊才绝艳的那一类雅士!从此声名鹊起,艳惊天下。

     宁泽还不知道,天齐爵手上有个天榜名额,老头子笑嘻嘻的就把他推上了高台,面对上千学子的挑战,狼烟已经点燃。

     他更不知道,他为了蒙混过关的作品已经到了某人手中,那笔墨过处宛如能窥见书写之人眉间的风华,笔锋勾勒出诱人的美色,当真像是落了一场风花雪月……

     尊前执杯之人缓慢的勾起嘴角,慢慢啜着手中的甜美。

     ---------------------------------------------------------------------

     宁泽在房间中美美的睡了一觉,只觉得风雪楼理所当然的财大气粗,每个房间都精雕细琢,宛如工艺品。

     他背靠在床头上,穿着纯白的中衣,如墨的发丝宛如上好的绸缎,他的脸上带着丝丝厌气,不想换个身子这起床气也不见好,以前还可以抽根烟,现在宁泽可没兴趣像个老爷们样抱着一根水烟枪。

     默默忍过低潮期,宁泽将自己穿戴整齐,托康宁郡主的福,他将夏沐歌操练的完全能生活自理,否则宁泽可没办法把那一头烦恼的长发束起来,他现在也很想剪掉它。

     他一打开门,门外好几个人都朝他看来,三男三女,他们手上拿着檀木制成的托盘,上面放着白花花的信封,满满装了六盘子。

     他们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为首的女子莲步轻移,落落大方的抬着美眸望着他:“夏世子万福金安,这是天齐爵让我们送来的,世子需从中接下三封挑战信,比赛时间在一个月以内完成,夏世子不用着急。昨晚在风雪楼外乱飞的苍蝇也被赶走了。另外天齐爵让我们提醒世子夏侯渊将军已到皇城驿站,算算时间此刻快要进城了。”

     夏沐歌的爹!回来了!宁泽来不及多想,匆匆跑出了风雪楼,街道上人满为患,仿佛在庆祝盛典,宁泽看到不少妇女少女手提花篮,脸上洋溢着真挚的笑容,他竟有一股想要落泪的冲动。这是属于夏沐歌的情绪,是浓浓的依恋与骄傲。

     昔年外贼猖獗,屡犯天随国土,杀害数万万平民百姓,夏侯渊领军出征,亲见万里边疆了无人烟的惨景,怒火中烧,在万尸谷山壁上刻下“不平金瓯贼誓不回朝”九个大字,从此一去十年……

     他做到了,他不光将金瓯的土匪赶出天随国土,还攻下整个金瓯王朝,他将天随国的国土扩大了整整一倍,他是天随国的英雄,是黎民的英雄,他为枉死的天随国百姓报了血海深仇。

     满世界的喧嚣冲击着宁泽的灵魂,他仿佛理解到了夏沐歌至始至终不恨他父亲的缘由。

     然而十年生死两茫茫,夏侯渊终究是没有赶上。

     宁泽的内心十二万分的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