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悲剧末日.5
    宁泽和傅柏毅下楼的时候,客厅里果然多了三个人。

     女的看上去40岁左右,身高不高,长得白白胖胖,打扮的满身贵气。她旁边的中年男人也不高,虽然穿着名牌也无法修饰他高昂的啤酒肚,此刻正与助理先生谈话,像是在应酬下属一样。他们身后还有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正是花儿一般的年纪,继承了她妈白白净净的皮肤,虽然五官稍微平淡,整体也能打八十分,再动两刀子,也能自称是女神。呵呵,这位小姐的眼界可是很高的。

     宁泽和傅柏毅从楼梯上缓缓走下,两人气质截然相反,前者优雅从容,嘴角始终挂着宜人的微笑,后者淡漠冷酷,仿佛允许你看一会儿就是你天大的荣幸。

     “阳阳?”妇女惊疑不定的看着宁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刻的宁泽像极她那个在艰苦奋斗中依旧乐观向上的姐姐,如果不是少年过分清瘦,又剪着一头短发,她都要以为是她姐姐活过来了!即便她知道他不是她姐姐,女人仍然被如此相似的面孔吓的不轻。

     她身边的男人对宁泽没什么印象,以前没注意,现在也不会注意,在他眼里,宁泽就是他的财产,只要没跑掉,那么搁在哪里都一样的。但是宁泽跑了,让他提心吊胆,坐立不安。虽然现在找到,但同样也让他的火气找到了可以发泄的地方

     “你这个孽畜!你知不知道外面有多危险?!知不知道你让我们担惊受怕!你要是敢再跑我就打断你的腿!”男的气的不行,情绪很激动。

     女人也回过神来,露出痛心疾首眼泪婆娑的样子帮腔:“是啊阳阳,你知不知道妈妈有多担心,外面那么多坏人,你又不是个好的,万一被怎么了怎么办?你是要让妈妈伤心死吗?”自称妈妈的女人眼泪说掉就掉,眼中噙满想责怪他又心疼他的矛盾情绪。

     宁泽直接给跪了,作为偶像派的他甘拜下风,这才是演技啊,影后级别的。怪不得她在末日了还能混的风生水起,靠的不只是女儿啊。

     呵呵。宁泽皮笑肉不笑的扯了下嘴角,冷眼看着女人倒在男人怀中哭的悲伤难抑,男人一边温柔的安慰女人,一边不满的朝宁泽甩刀眼。

     宁泽算着时间觉着他们也差不多哭累了,才慢吞吞的开口:“小姑,姑父,我并没有想让你们担心,我是出院,不是逃跑。是通知你们的人弄错了。”

     两人瞬间目瞪口呆,同步的表情惊人的相似,最精彩的,当然是哭到一半哭不下去的女人。

     “呵呵,阳阳你在说什么胡话,连妈妈都不认识了,分明是病情又加重了,呜呜我可怜的阳阳,咱们不医了,明天妈妈就带你回家……”女人抹着将落未落的泪珠子,掩饰住她眼中的算计。

     “对,我们明天就走,不,我们今天就走。”男人可管不了那么多,经过这次的变故,他无论如何都要把宁泽掌控在手中,就算宁泽真好了,也得继续病着。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恶毒,被宁泽瞧的正好。

     啧,这男人比女人差远了。

     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贪图的财产在末日里根本不算什么,甚至换不了一块面包。只是被宁泽撞上了,就好心的送这两位提前体验一把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滋味吧,不用太感谢他,做好事是他的一点小爱好而已。

     “我就知道小姑和姑父肯定不信。”宁泽假装无奈的叹息一声,一脸拿你们没办法我只好上证据的态度。他笑容满面的拉着傅柏毅走到他们面前,极力的推荐傅柏毅:“这位是我的主治医生傅教授,在精神领域中许多老前辈都要对他礼让,他的研究报告连精神界的领袖西摩尔都多次赞扬,称他是‘心灵回音’。我就是被他治好的。”

     说完宁泽含情脉脉的注视傅柏毅,信任,感激,倾慕,像猫爪子一样在傅柏毅心上挠的心痒痒。同样是夸奖,却是截然不同的感受。

     傅柏毅以为他永远都是理智不被动摇的,没想到他今天竟然被宁泽动摇了,他并不想拆穿对方的谎言,甚至想极力的维护对方。这种心思对傅柏毅来说十分奇妙,前所未有。

     不过他还是经过了思考才慢慢的说:“他的情况目前十分良好,基本不存在任何问题,不过还需要我后续跟进一段时间,以确保万无一失。恭喜了,温先生,温太太。”

     宁泽觉得最后一句简直是神助攻,恭喜了,温先生,温太太!宁泽心里一爽就进行了连击:“小姑,姑父,你们是不是特别高兴?!我终于好了,变成正常人了!!”所以财产什么的你们一毛也别想,呵呵呵。

     “呵……呵……”两人便秘一样的脸色,相互交换着眼神,男人的神情有点吓人,女人基本在尽全力制止他。然后她才虚伪的转头看着两个人,尤其是傅柏毅:“阳阳能好我们当然高兴,但还是要检查清楚,毕竟阳阳他之前……所以我们会多请几位专家评估,相信傅教授不会介意?”

     “当然不会。”傅柏毅眯了眯眼,并没有因为专业遭到怀疑而不爽,但这两人似乎是更希望宁泽是个神经病?想到宁泽不幸的身世,傅柏毅这次毫无意外的完全猜中。这是简阳经历里没有的,因为简阳遇到这两夫妻找来的时候还是个神经病,他很抗拒他们,又怎么会和他们交谈让他们露出上面的马脚?

     “傅教授,我们开了一天的车也累了,你看?……”

     “上面有客房,你们可以自便。”

     女人嘴里十分感谢,拽着老公女儿就往上走。宁泽看着温晴一脸娇羞的看着傅柏毅目不转睛,就差扑到傅柏毅身上吊着求怜爱,眼中飘出一丝讽刺。

     这女人大概以为傅柏毅是上天派来拯救她的,是她命中注定的对象,她跨越了这么远的距离没有理由是为了宁泽这个讨厌鬼,所以一定是因为傅柏毅,是因为他们的缘分!

     女人也发现了她女儿的状况,脸色很不好,狠狠的拽了温情一把把她扯上楼。在她眼里,傅柏毅可是治好宁泽的罪魁祸首,是让她有可能过不上阔绰日子的仇人!应该仇视!但温晴可不这么想,她有些厌烦的甩开了女人的手。

     她的心思可不比女人差多少,虽然女人是她的母亲,但她并不认为她能从她们那里拿到多少钱,那些钱还不够他们自己挥霍,哪有她的份。但是找个好男人就不一样了,女人幸不幸福,全看嫁不嫁的好。在她眼里,傅柏毅无疑是男人中的佼佼者。高学历,高工资,高潜力,长得高,颜值高,简直是为她量身定做,谁敢妨碍她跟谁眼红,就算是-她-妈也一样。

     宁泽看着楼上新奇的演出,十分厚道的笑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时候到了,果报也就到了。

     然而温晴为了给傅柏毅留个好印象并没有闹起来,不过宁泽不觉得遗憾,有句话叫来日方长,他们的相处才刚刚开始。

     --------------------------------------------------------------

     送走了一家三口,叶天纵抱着电脑从厨房钻了出来,做贼的样子简直让宁泽乐不可支,这家伙怎么就这么喜感呢?据说沉迷电脑的都有点自闭,看来是真的?

     “你不打算对我说点什么?”傅柏毅眯着眼,缓缓的语调分明就是要秋后算账。宁泽嘴角一抽,暗暗想着对策,这男人不好糊弄,有点该死。

     “嗯,这样吧,这是我的秘密,我用叶天纵的电脑给你写一封信,设置成两天后自动发送,到时候若我们还活着,你自然就看到了。”宁泽也是男人,他太了解男人的尿性了。

     傅柏毅眯着眼,眼睛里黑芒轻轻转动,宁泽要告诉他他的秘密,还要以写信这么正式的方式,虽然时间有点长,但他的耐心一向很好。宁泽就以重视的方式很好的安抚了男人,使他愉快的勾起嘴角,认认真真且有丝洋洋得意的说:“好。”

     男人就这么被宁泽哄住了,宁泽该说点什么?果然都是男人?

     “嗯,我还要给亲人,朋友,同学,所有我在意的人都写一封信,如果我还活着,就取消发送等有机会再告诉他们,如果我死了,那这些我最想说给他们听的话就会在两天后自动抵达,这样我也就没有那么多遗憾了。”

     “你还有这些人?”傅柏毅脸色变了变,原来他只是宁泽写信对象之一吗?他的脸色立马黑了。

     但是叶天纵和助理先生却眼睛明亮起来,显得有些激动,也让宁泽不由轻轻叹息一口气。沉重,而又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