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灵符宗师.7
    九方重云放开了宁泽,纵使不舍得,也好过宁泽一直当他是小孩子。看到宁泽湿润的衣襟,九方重云脸上有些尴尬。

     宁泽虽然内心想笑,也没再逗他,万一伤了他颜面,导致小孩子叛逆了怎么办。他走到被青莲绿蝶保护的岩石后面,拨开几株长势旺盛的野草,小心翼翼将一株通体赤红、叶片上似凝有薄雾的红色丹草从泥里拔了出来。

     洗髓草,枝叶似人体脉络,最好的洗髓草会长成一个小血人,具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据说就算是没有灵根的人服用了最少也能变成双灵根。而宁泽手中的这个只是一般的,但对九方重云来说足够了。

     九方重云是金土双灵根,是伪的单金灵根,他的土灵根弱爆了,可以忽略不计。而有了这棵洗髓草,再加上主角定律,宁泽相信老天爷还是爱他的。

     “给你。”宁泽轻轻一抛,九方重云只看到一团红色朝自己飞来,手忙脚乱的接住。

     等他看清楚手中的洗髓草,九方重云的瞳孔瞬间放大一倍:“这是!”仿佛不敢喊出洗髓草三个字,他万分惊颤的用丹草玉盒将洗髓草装起来,心中却掀起层层波澜。

     洗髓草太珍贵了,每个人的根骨本是天生的,可洗髓草却可以更改天分,让没有天赋的人变得有天赋,让有天赋的人变得更有天赋,这样夸张的功效,注定它惊人的价值。哪怕它只对练气期的修士有效,也仍然受到各大家族各种门派的强烈争夺,谁家不想多一个逆天的天才?

     九方重云想起宁泽说他有非来不可的理由,不顾身体的跑来这里,难道就是为了洗髓草?而且是为了他?九方重云不可节制的颤抖,睫毛上的泪痕尚未风干,又添了新痕。

     宁泽做了很多离奇的事,但这些离奇的事都是为他做的,得到好处的都是他,变得不好的都是宁泽,所以九方重云从来问不出口,他不想把宁泽的付出变成一场别有用心的阴谋。

     “你是为了我,对吗?”九方重云睁着他濡湿的眼睛看着宁泽。

     这还能有第二个答案吗?宁泽用手揉了揉他的发顶,根本就不需要别的回答。

     “我十四岁了。”九方重云没头没脑的说。

     “十四岁怎么了,十四岁就不能摸头发了吗?”宁泽想他还十七岁了呢,怎么不叫哥?

     “修仙之人的年龄最不能作数。”九方重云看着他的眼睛说。

     好啊,这是要造反逆天了打算爬到他头上来了是吧?宁泽不客气的把他的头发揉成了一团乱,生出一种“不管你怎么长我还是能把你吃的死死的”心情,嘴角翘了起来。

     九方重云一点不反抗,给他开心让他揉,只抬头看着宁泽的脸,嘴唇微微抿了起来。

     宁泽一个人捉弄对方也没兴趣,他体力本来就不好。现在累了就一屁股坐下,顺便讨点回报。

     他看着九方重云,样子有点无赖还有点可怜:“我饿了。”

     九方重云之前只顾着生气,完全忘了时间,现在已经下午了,宁泽还饿着。宁泽又是一个工作狂,只有达到目的后,才能稍稍想起来。

     九方重云的脸上瞬间就阴云密布,他狠狠的瞪了宁泽一眼,对自己更懊恼:“你等着,不准乱跑。”他不等宁泽回答,眨眼就不见了。

     宁泽看着风一般的小孩子嘴角抽了一下。也有些欣慰,没把一个好好的孩子养成白眼狼。

     午后的阳光慵懒而温煦,闻着大自然的气息,宁泽背靠在石头上差点睡着。

     其实九方重云没什么耽搁,只是不知道怎么搞的,天泉山上一只妖兽都没有,他跑出天泉山才找到一只汁多肉美的花雕猪,所以等他回来的时候,宁泽都差不多睡一觉了。

     他也没惊动宁泽,等花雕猪上了柴火架子,诱人的香味飘了出来宁泽才饿醒。

     “旁边有水果,是洗干净的。”九方重云一边翻动着花雕猪,用刀划开肉厚的地方,一边对宁泽说。

     听到油脂落在木炭上的噗嗤声,宁泽的肚子发出了抗议,他抓着一个艳红的果子坐到一边,冷冷的果子和热气腾腾的肉形成鲜明的对比,宁泽比较想吃火架上的那只。

     “还没有熟。”虽然花雕猪已经被烤的全身冒油通体金黄,九方重云还是古板的要求全熟才投喂。把宁泽等的望眼欲穿他才得到一小块尝试品……

     鲜美的肉汁在宁泽嘴里炸开,带着浓郁的香味,两下就吞进了胃里,让他更饿了。九方重云依旧坚持非熟不食,只时不时的割下一小块给宁泽,终于在宁泽要暴走抢猪的时候,他得到一条飘荡着浓郁香味的猪前腿。于是宁泽看在猪腿的份上,暂时没空暴走了。

     花雕猪是属于小猪类型,成年花雕猪也才十来斤,除去皮毛内脏,等到烤熟大概就五六斤,那只小前腿根本不太够吃。

     宁泽很快就吃完了,嘴唇还带着油光,长长的睫毛微闪,目光直视那只他伸手够不着的花雕猪。九方重云耐心的用匕首切下一片片的熟肉,用干净翠绿的叶片接着递给宁泽。

     纵使宁泽有不满,也只能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没劳动过的人没有话语权,只能等着被投喂。不过九方重云一脸乐不思蜀还是让他嘴角一抽,这恶劣的爱好,是他教育出了问题吗?

     九方重云很有干劲,心情飞起来。因为他发现照顾一个人是如此快乐的事,要是能永远这样多好……

     不过宁泽分分钟就戳破他的梦想,因为宁泽吃饱了。他抹了抹嘴,走回那块大岩石旁边坐靠着,晒着太阳开始睡。

     “……”

     九方重云只能把自己喂饱,又去找来大量的柴火。他不敢走远,做完这些就挨着宁泽坐在岩石边,等着夜幕慢慢降临。

     他们的任务天絮花是一种在夜间才会破土开放的灵植,白天完全不见踪迹,花期短不说,而且要在开花的时候采下来才有功效。所以这是一个细致的任务,一般只有女孩子才会接……

     到了晚上,夜风变凉,尽管九方重云把火堆移到岩石边上,冷风仍然让宁泽缩了缩脖子。

     九方重云慢慢的,静悄悄的靠近他,屏住呼吸,动作十分轻柔的把宁泽移到了怀里,然后挺尸般不敢动弹,生怕宁泽就醒过来,只敢垂下脸看着他的睡颜,心脏跳的飞快,甚至有一丝燥热的气息。

     一直趴在宁泽头上的青莲绿蝶抱着丹药飞了起来,小眼睛瞪着要把脸贴到宁泽脸上的九方重云,这个图谋不轨的登徒浪子,顿时一个幻术照了过去,把他怀里的宁泽变成了他爹。九方重云被吓的大叫一声,肩膀一抖,宁泽瞬间就摔在了他腿上。

     宁泽厌气很重的睁开眼,他在睡的正好的时候被吵醒,给他一个棍子他能把肇事者打晕。手掌一撑,刚好碰到一个硬物,于是捏了两下。

     九方重云整个人都僵直了。

     青莲绿蝶及时收回九方重云身上的幻术,有所意识的冲回了宁泽袖口中的金符中,被咬了一个小缺口的丹药滚落在了地上。

     宁泽虽然起床气重,还是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他的手指在圆柱体上撸了一下默默的埋头了一眼,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乌云罩顶天雷滚滚都不足以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手掌如被烫到般缩了回去,十分尴尬。

     十四岁正是性意识萌动的高峰期,九方重云会□□一点都没问题,有问题的是他的贱手怎么就摸上去了呢,现在怎么办?

     宁泽咳了一声,第一次语塞,特别是看到九方重云夹着双腿的时候,更感觉满脸黑线。难道他还要负责性-教育?

     宁泽感觉自己的血槽正在清空。

     他努力摆出严谨的样子,目光端正的看着有些羞涩的九方重云,内心吐血的教导:“这个是很正常的,说明你长大了,身体很健康……”就刚才试了一下,尺寸已经相当可观,你可以上了少年,骄傲吧!宁泽怎么都不能把后面的说出来。

     古代的人成熟的早,大概这个修真-世界也一样,要是九方重云的爹妈还在,肯定要给他进行这方面的教育,要是柳飞燕没跑,说不定他们都拜堂成亲入洞房了……

     “难受。”九方重云小声的说了一句。

     “……”宁泽可以教他去泡冷水澡或则掐软它吗?显然不能。

     “那啥,你就用手揉揉,就当它是被蚊子叮起来的一块包,多揉揉就好了。”

     “……”九方重云疑惑。

     “……”宁泽无语。

     还是需要书本教育啊,求小黄书!!然而并没有,倒是一朵朵纤细的花枝钻出了泥土,轻轻的摇摆着。

     “天絮草。”九方重云转移了注意力,宁泽重重的松口气。

     等花开是一件非常漫长的事,而等到花开却是一件非常浪漫喜悦的事。天絮草瘦弱是细茎托着豌豆大小的花骨朵,雪白的花瓣被夜风开启,便如瞬间炸开的满地银色,落了一地的皎洁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