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 灵符宗师.14
    小黑子说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肉,感天动地。还偷偷摸摸的藏了好一些,只是没有被宁泽和九方重云揭穿而已。

     九方重云打回来七八只,本来就吃不完。

     大家都吃饱以后,九方重云把一箱金银珠宝放在桌上,还有一瓶丹药,对愣神的小黑子吩咐:“我们没有办法治好你的腿,只能让你余生无病无痛。这些钱财你收着,以后好好过生活吧。”

     “少爷,你是要走了吗?”小黑子心有所感,声音中透着一股哽咽。才分别了二十年,下一次再见似乎变得遥远。

     “少爷,小黑子就在这里,以后我的家人,我的孩子,代代都在这里,无论你什么时候回来,你都是我们的少爷。”他抹开了眼泪,坚定的说。

     宁泽正在喝茶,听到这话差点没喷出来。而且他们面色一个比一个严峻,宁泽只能自个抽一下嘴角,继续喝他的茶。

     “我若回来便来探望你们。”九方重云淡淡的说。

     小黑子激动的不能言语。九方重云抓起还在喝茶的宁泽便告辞,为了不让小黑子送他们,九方重云用了缩地成寸,一晃走出了青灵镇,再一晃只见山水不闻人声。

     “当年抢劫的山匪已经所剩无几,被我全部断了双腿,其他山匪也被我打到不能再以武为恶,他们的宝库也被我洗劫了。之后我去祭拜了管家张妈康叔,也给他们后代送了外物。我这样做是对的吗?”九方重云看着宁泽问。

     宁泽被问住了,在这打打杀杀的世界,要怎样树立正确的三观?或者在这强者为王,弱者命比纸薄的世界,还有宁泽熟悉的三观吗?没有的。弱肉强食,就是这世界的法则。

     “只要你够强,你可以做任何你认为对的事。只是我希望你心中能有一把秤,去区分善恶,明辨是非,如果能做到公正怜悯谦卑就更好了。”宁泽想:作为一个世界的主角,也算是一种精神象征吧?反正宁泽完全不想成为精神领袖,这么麻烦的事还是交给主角去做吧。

     看到九方重云认真的咀嚼着他说的话,宁泽顿时有种坑了小屁孩的复杂酸爽感。

     “为了你,我会努力。”九方重云认真记下,完全当成宁泽喜欢这样的人,而他要成为宁泽喜欢的人。

     宁泽傻眼了,反应过来连忙说着:“不不不,你不是为了我,你是为了你自己,为了这世界!”

     “世界与我何干,我只为你。”九方重云坚持本心,把宁泽气的想吐血,这都是什么事啊!

     “那你爱怎么长怎么长吧,杀人放火还是血洗天下,你随意。”

     宁泽不想再跟他继续这个话题,他看了看四周,便捡了九方重云以前寻找他父母的方向走去。

     九方重云的父母叫九方良和林素月,原本也是修真界的门派弟子,只是林素月怀上九方重云后,九方良就带着她退出门派,在青灵镇上过上了相濡以沫的生活。但在他们年轻的时候欠过一份大恩情,当他们的恩人求助而来,他们不能不报……

     有他们的报恩才有九方重云筑基后在这一路上的奇遇。

     现在奇遇是不会有了,奇葩倒是给他们留了不少。

     宁泽想想筑起期的九方重云一路被追杀的场景都想摇头,被个炮灰掌握未来的主角得多憋屈。

     “前面有个山洞,我们去看看父亲母亲有没有留下记号吧。”九方重云盯着离他们不太远的山洞说。

     “你去,我在这里等你。”宁泽懒散的靠在一颗树上,歪头看了看九方重云。

     “好。”九方重云点头就走了过去,很快山洞中就传来噼噼啪啪的打斗声,宁泽只默默的数到十,九方重云就黑着脸把几个人提出来扔在了地上。

     那山洞里有陷阱,九方重云一进去就被弄得全身破破烂烂,虽然对他的身体没有造成任何影响,也依旧让他看上去很狼狈。

     此刻他一把把剑插在地上,全身冒出一阵阵的冷气,冷厉的瞪着这些人:“说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

     他元婴期的威压大开,顿时把这些还在筑基期的修士吓的瑟瑟发抖。

     “前辈饶命,这是误会,这陷阱是给一个无恶不赦的大恶魔准备的,我们不是要冒犯前辈您。前辈您就饶了我们吧。”一个下巴上长着一个大黑痣的男修士求饶。他们才是筑基期,对上元婴修士怎么可能有活路。

     宁泽忍不住笑:“哦,你们说的大恶魔是谁,要我们帮忙吗?”

     几个修士转头看到笑容温和的宁泽,简直如同见到了天仙,连滚带爬的跪过去:“前辈,那个大恶魔叫九方重云,他杀人父母,抢人未婚妻,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我们英勇堂一接到委托,就来这里蹲点二十年了。”

     九方重云一脸黑线,满满都是要劈了他们即视感。

     宁泽忍不住笑喷。

     这个英勇堂就是猴子派来的逗比,蹲点二十年什么的太好笑了。他们以前也跟九方重云打了很久,还抓住了九方重云逼着他忏悔……

     哈哈哈,忏悔什么的太搞笑了。

     九方重云当然誓死不从,最后这几个人看他不认罪,就把他放跑了。

     宁泽蹲到地上,手指对着九方重云一指道:“喏,那个就是你们说的大恶魔,他刚把我从青灵镇掳出来,不如我们一起打死他?”

     几个人傻眼了。

     “不不,前辈你开什么玩笑,那边那位前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绝世无双怎么可能是大恶魔,肯定是哪里搞错了!!”黑痣男真诚的眯眯眼信誓旦旦。

     宁泽差点又笑喷了。

     九方重云收剑走来,他把宁泽从地上令起来,宁泽刚才给他的感觉就是……太顽皮了……

     还对着一群陌生人笑得的那么开心。

     不过九方重云也弄明白了这群人只是小虾米,怒火渐消的问:“是谁雇你们的?”

     “欧正阳,他舅舅是万英宗德高望重的长老,他本人是万英宗太上长老的亲传弟子……”

     听到欧正阳,九方重云眉头蹙了起来。

     不过他大概永远也想不明白了。而且宁泽能肯定现在纠结在他脑中的必然是“欧正阳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他怎么知道我父母的路线,他跟父亲母亲失踪有什么关系?”。

     “走吧。”宁泽打断他的思维。想那么多是没用的,知道有人在对付他有个防备就好了。最关键是这样宁泽就不用操心了,一身轻松……咳咳。

     “哦。”九方重云看着一脸奇怪的宁泽,自动译为“又在盘算着我不知道的事”。他相信宁泽,喜欢宁泽,可是却完全猜不到宁泽的安排和打算。

     “有时候真想钻到你心里看看。”九方重云认真的说了一句让宁泽觉得挺变态的发言。然而这世界除了青莲绿蝶,谁又能真的看透别人呢。

     对了,青莲绿蝶……

     九方重云和宁泽并肩离开,他们后面的几个人如蒙大赦,恭恭敬敬的喊着:“恭送两位前辈。”

     听到比自己大几轮的人一口一个前辈也是很诡异的。

     宁泽把青莲绿蝶放了出来,现在的青莲绿蝶对宁泽很亲昵,算是正式认他为主,一只小蝴蝶也是懂得报恩的。

     青莲绿蝶欢快的舒展它臭美的翅膀,不断的朝宁泽展示它翅膀上的金纹,上次宁泽放它出来还没夸奖过它呢。

     对着不断展现自己的青莲绿蝶宁泽哭笑不得:“恭喜,好厉害,你最棒了!”

     被夸奖的青莲绿蝶嘚瑟的抖动翅膀翩翩起舞。

     “你……和谁说话?”九方重云愣愣的停步。

     宁泽微微笑了笑,青莲绿蝶飞到九方重云面前,煽动着翅膀,第一次出现在九方重云面前。青莲绿蝶除了幻术,还最擅长伪装与隐藏,不然就它们那脆弱的本体,根本就长不成大妖兽。

     九方重云看着突然出现的妖兽,默默握住了剑柄。

     青莲绿蝶顿时给了他一个幻觉,委屈的扑到面前快速煽动翅膀,告状告的不能更明显。

     额……他就是想想,并不是真的要杀你。人类想的和做的并不是都相同,就像我,很想把他阉了,可是我也没阉他不是吗?

     宁泽这个比喻很有说服力,而且九方重云也冲开了幻术。当他看到青莲绿蝶就对它有了戒心,幻术就不具备原来的功效了。

     青莲绿蝶还是有点闷闷不乐,挥着翅膀飞到了宁泽的另一边肩膀上。

     “你的符灵?”九方重云重新把剑收了起来。

     “它叫青莲绿蝶,你应该听说过。”

     “听说过。”怎么可能没听说过,如雷贯耳。妖兽排行榜上前十的大妖兽!九方重云再次被宁泽刺激到,觉得他还要再努力百倍,否则永远只能被宁泽丢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