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快穿娱乐圈.11
    吃完饭,楚云过生日的乐趣就是看了一下午的电视剧。

     宁泽只能陪他看了一下午的狗血电视连续剧,在各种逻辑不好使的时候,他给苏晨妈妈发了好几个短信,再三保证自己活得好,吃得饱,一切顺当,让她不要担心。

     他对“母亲”始终还存在着阴影,这是硬伤,治不好。

     做完这些电视正演到高-潮,男主女主抱头痛哭,画面感人肺腑,配音煽情到爆。不过画风有点不对,宁泽仔细一看,怎么是男主和男配抱在一起?之前杀了对方千百次都是假的吗?!

     “女主死了。”楚云冒了一句。

     宁泽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槽点太多无懈可击的状况,憋了半天才憋出评价:“神剧。”

     楚云忍笑了一下,悄悄摸到宁泽小手,悄悄握了起来。

     宁泽内心狂翻白眼,他都不忍打击这位纯情的老处男,贼心挺大,贼胆太小!算了,只能陪他搞地下初恋了。

     结果楚云的生日除了放了半天假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回了剧组,刘导决定先拍陆恒之的戏。少了顾倾,宁泽的戏也少了很多,按照原来的进度,宁泽得天天来,而且只能拍一个或两个镜头,很拖时间。

     能一次性拍完宁泽当然求之不得。

     剩下的剧需要揭露卫谦父亲卫庄的阴谋,陆恒之的身份,陆恒之的死,女主父母的死。

     所以陆恒之虽然戏份少,却是非常重要的角色。

     《皇城》是一部老掉牙的权臣篡位的戏码,这个权臣就是卫谦的父亲,他要利用的,就是被先皇垂怜送入民间的皇子陆恒之,女主的父母只是意外撞见卫庄与别人密会就惨招灭口。卫庄当时没有把一个不在场的丫头片子看在眼里,才放了女主一条生路,结果因此功败垂成。

     剧中,陆恒之并不知道卫谦的阴谋,先皇临终之际将年幼的他托付给几个德高望重的大臣,意欲让他避开皇位之争。可惜天算不如人算,先皇过世,卫庄就起了谋逆之心。

     他在南方旧皇址一带精心布置十二年,养兵马五十万,只要卫谦肯帮他,江山就注定要换人坐。

     但是卫谦不肯,卫谦是个大将军,骨子里忠诚,感情上他暗恋女主,可是卫庄又是他的父亲,他也有私心,只能极力劝阻卫庄。

     卫庄穷尽心血的谋算怎么可能算了,他对卫谦失望至极,眼看江山唾手可得,他的儿子却不肯站在他这边。

     后期,剧中冠绝天下的陆恒之被当成阶下囚般对待,刷足观众的同情,又在卫庄胁迫他站在城墙上面对五十万以他名义起义的大军时,他毫不犹豫的跃下城墙,让天地失色。

     陆恒之的倔强被描写到极致,宁泽的戏也是至此结束。但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皇帝并没有卫庄以为的那么中庸无能,他对卫谦处处防范,对女主也不是全然信任,他早就察觉卫庄的动作,只是他根基未稳,也只能暗中作为,卫庄部署了多少年,他就安插了多少年的亲信进去,还是用卫庄想尽办法赚来的钱养着,不然卫庄怎么可能有五十万人。

     只是卫谦一直是个变数,直到能牵制他的女主出现。

     为报仇,女主用尽办法拖住卫谦,让他赶不上去救卫庄,表面上卫庄死于起义军内部叛乱,实则是皇帝的手笔,至于陆恒之,待尘埃落定后,皇帝御笔一挥将他封为永亲王,女主干掉后宫一堆女人又有功于朝堂,理所当然成就后位,卫谦心灰意冷卸甲归田和一个普通的姑娘结婚生子。

     《皇城》的真实设定冷酷无情,想必播放完会引起争议。刘易巴不得他们掐,掐的越久越好。

     宁泽剩余戏份拍完那天,姚书筠款款走到宁泽面前,她习惯性撩开耳边碎发,当然这动作已经练的如火纯青,举手投足妩媚动人。

     “恭喜你。”一个温柔美丽。

     “谢谢。”一个不咸不淡。

     “不如我们晚上庆祝?刘导会请客的吧?”姚书筠立即提议。

     刘易最爱请客了,简直豪气冲天,大方到让人尖叫:“想吃什么,你们说。”

     一群吃货瞬间围了起来,姚书筠还趁机冲宁泽俏皮的眨眨眼,把宁泽恶心的……

     姚书筠这是看上他了?呵呵。

     也是,听风影的招牌打出来了,宁泽颜值爆表,驾驭多种风格,让路过的人尖叫,评论眼睛会怀孕。接着刘易又在《皇城》官网上正式放出宁泽的剧照,闪瞎所有人。

     这样的推波助澜,以前跟苏晨有联系的线人当然会注意到,他注意到,当然就会告诉姚书筠宁泽是她最有钱的脑残粉,只要她稍微示好,这头蠢货就会上钩。

     可惜宁泽不是苏晨,就算苏晨再重来一次也不可能这么白痴。

     时间也不算早,刘易干脆不拍了,让大家收拾收拾,一窝蜂的去了酒楼,合并了好几张桌子。

     刘易不仅财大气粗,而且酒量惊人,他把一瓶白酒放到宁泽面前,豪言要干。

     宁泽嘴角直抽,这要是能干才怪了。

     他端起酒杯,冲刘易笑了下:“刘导豪爽,这样吧,您干掉,我随意。”

     刘易反应也不慢,一巴掌拍在宁泽背上:“你小子想阴我啊,不行,干掉干掉!”

     半斤白酒下肚还不用脑袋走路吗?

     宁泽无语,只能给开会中的楚云发了一条短信,谁让这家伙为了能见缝插针愣是没有给他安排任何人在身边。现在好了,今天别想竖着出去了。

     宁泽跟大部分演员都交情淡漠,跟剧组关系倒是很好,一个个喝下来,眼看都带着迷茫了。

     刘易还在旁边煽风点火说他不经喝,酒量都是喝出来的云云,可惜宁泽死活不肯再喝。

     再说桌子上都趴下一大半了好吗,就看到刘易喝了一圈又一圈,那么多人都喝不过他一个。

     刘易在一边伤心的叹气:“人生真特么寂寞如雪,连个陪我喝酒的人都没有。”

     妈蛋,酒桶都喝不过你好吗?宁泽昏沉着脑袋还知道吐槽。

     “导演,你们都喝了酒,我先叫车送他回去吧?”

     姚书筠伸手想把宁泽扶起来,可惜宁泽一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就忍不住把她推开。

     姚书筠始料未及摔倒在地上,眼圈立即就红了起来,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哎,算了,还是我送他回去吧,不过这小子住哪里啊?”

     刘易这么一问,还醒着的人都是一脸不知,连姚书筠也不哭了,所有人都集体看向一个縢纪小新人,都是新人,应该知道吧。

     这个小新人在剧组一直夹着尾巴做人,他穷的叮当响,每天都去剧组蹭免费餐吃,今天也是为了省钱来蹭饭吃的,没想到竟然要面临大危机。

     他咽了咽口水:“我知道,我送他回去吧。”

     小新人大着胆子靠近宁泽,他身上没有乱七八糟的味道,宁泽倒是没有推开他。

     刚把宁泽拖起来走两步,小新人又回过头来:“哪个,导演,我,我没有打车的钱……”

     他绝对是刘易见过的最穷的演员!

     刘易无语的给了他一百块,小演员立即就脸红了,刘易还记得他,光顾着吃,从头吃到尾,是唯一没空和他喝酒的人,因为他的嘴里永远鼓了两团在咀嚼。

     “谢谢!!”小新人看到钱眼睛闪亮,生怕刘易会后悔般抓了钱就走,扛着的宁泽跑的比兔子还快。

     小新人在回答的时候就想好了,先把宁泽带回去将就一晚,他那里再怎么不好,也比其他人那里安全,这点认知他还是有的。

     其实他也挺羡慕宁泽的,宁泽一上来就接代言,签约男三,经纪人还是楚云,哪像他,已经被经纪人放弃到自生自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