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快穿娱乐圈.12
    楚云从会议室出来才发现外面已经灯火熠熠霓虹漫天,他拿出手机一看,已经是晚上十点半,脸上不由懊恼,焦躁的拨通宁泽手机,但手机里却传来占线的声音。

     他并没有给宁泽安排任何人在他身边,并且他不知道宁泽有没有带钱在身上。

     也许是感情产生了变化,让他想的特别的多。

     快速进了电梯,楚云才看到一条延迟的短信来自宁泽:我和大家在泊光酒楼聚会,刘导特别能喝,你忙完就过来吧。

     楚云觉得更焦躁了,他从没见过宁泽喝酒,想来酒量并不会好。而刘易的酒量是圈里出了名的,每次和他喝酒哪个还能站起来?

     “砰”的一声巨响,楚云捏紧手机狠狠的砸在电梯墙面上。

     不是因为宁泽喝酒他就担心,而是他和一群人喝酒他才担心。原来担心一个人是这样的忐忑不安,并且胆小畏惧。

     楚云无法冷静,只能又一次的拨打宁泽的电话,但是电话依旧是占线。

     在电梯门开启的那一瞬间,楚云就狂奔出去,找到他的车就直接飙了出去,速度前所未有的快,甚至握着方向盘的双手都有些轻微的颤抖。

     这娱乐圈有多肮脏只要踏入的人都知道,如果因为他的私欲而导致宁泽出了什么事,他又要怎样面对自己。

     楚云基本是狂飙到泊光酒楼,车子直接就停在了大门口,毫不理会门口纠缠的迎宾直接冲了进去。他找到了刘易,却并有看到宁泽,他的心一下就像是被人捏紧了一般,连一贯的礼仪都忘记了。

     他双手抓住刘易的领口,刀削的脸上咬肌绷了起来,目中赤红:“苏晨呢?他在哪儿?”

     刘易被他有点疯狂的样子吓到腿软,差点以为抓着他的是一个杀人犯,要杀了他。

     他颤抖着吞了一口口水,才反应过来楚云的问题,楚云是苏晨的经纪人,现在却跑来这里要人,显然是没找到苏晨。

     刘易也急了一把。

     人是从他这儿走的啊!

     “他被你公司的一个小艺人带着了,名字叫,叫,许青!!”

     许青?楚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他连忙给几个负责新人的经纪人打电话。

     终于喘上一口气的刘易很快冷静下来安慰到:“你别急,他们刚走还不到十分钟,而且那孩子看上去不是坏人。”

     刘易又想起那孩子在聚会上鼓着两个腮帮子大吃特吃的样子,刘易这些年见过的艺人要按万来计算,那孩子在演员中十分平庸,就算他长着大大眼,圆圆脸,看上去眉清目秀,也红不了。他缺少冲击力,就像他的存在一样,很容易让人忘记。

     但那孩子的眼睛很干净,至少还没被肮脏的娱乐圈污染。

     楚云终于找到许青的经纪人,经纪人把许青的电话以及住址都发到楚云手上,楚云就迫不及待的拨着电话往外走。

     “等等!!我跟你去!!”刘易把钱包丢给一个内部人员就追上了楚云的车。

     车子瞬间又飙了出去,把刘易吓的心脏差点跳出来:“你你你慢点!!”

     “许青的电话也打不通!”楚云狠狠的咬着牙,根本就不理会刘易的劝阻。现在谁也劝不了他,这种不知道何时对宁泽生出的小心思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长着参天大树,他无法解释,只能感到心脏很难受,如果找不到宁泽,他一定会疯掉。

     刘易第二次被他的样子吓到,也不敢再劝,只能窝在副驾驶上暗暗祈祷宁泽千万别出事,许青也别出事。

     哎,这都是什么事啊!刘易心里也是苦闷的很。

     ---------------------------------------------

     许青住在市郊区,那里有一处待拆迁的房屋,房租非常的便宜,当然条件也就差,白天还能听到不远处工地上的噪音。所以住在这里的人多是外地来打工的,都为了多存两块钱而艰苦的活着。

     縢纪是有给艺人提供宿舍的,但是如果不住宿舍的话,就可以申请住房补助,每个月有2000块!许青穷的能把一块钱掰成两块来用,所以这2000块对他来说是巨款。

     他扶着宁泽把有些歪曲的钥匙插-进钥匙孔中,门上是那种圆形的手柄,并且有些松动,搞不好不用钥匙用力拧就能拧开。

     按开昏黄的电灯泡,照射出一目了然的简陋家具,一个半旧的欧式老衣柜,一张一米二宽的床,一个写字台一个椅子就是房间中的全部了。

     一个十平米的房间,每月500块的房租,是许青能承受的极限了。

     他把宁泽放到唯一算是舒适的床上,就提了墙角的一只桶去了走廊的尽头,只有那里有公用洗手间和水池,可见这房子建了至少有五十年。

     许青接了大半桶水又拎了回去,往面盆里倒了半盆,就打算给宁泽擦擦身体,他刚摸到宁泽的衣角,门口传来砰的一声巨响,那道不太结实的木门就砰的砸在水泥地上。被吓的差点断气的许青以为他碰到传说中的黑社会,手忙脚乱的扑到枕头下摸出一把水果刀对着突然出现的人。

     “刘导?”许青楞了楞,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刘易对着被破坏的门也是火冒三丈,再看苏晨看上去好好的,就忍不住一巴掌拍在凶神恶煞的楚云身后,用了十成十的力量。

     “你冷静点好不好!你真该找个镜子来照照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刘易起初是担心,现在看到两个人都全须全尾,才有空去考虑楚云反常的程度,都这样了还有什么看不出来,怕是上心的狠了吧。

     “哎……”刘易半是妥协半是无奈的看着许青:“许青啊,你先把刀放下,我们是来接苏晨的,你们电话一直打不通,都快把我们吓死了。”

     “额……”许青还在心疼他阵亡的木门,修一扇门要几十块吧!他欲哭无泪。

     宁泽被楚云那一踢惊了一下,又听到房间中嗡嗡嗡的说话声吵的他没有办法休息,刚挣扎着醒过来就被一个黑压压的身体扑倒,死死的抱在怀里,勒的他骨头都在痛。楚云身上味道宁泽还算熟悉,毕竟是每天接触最多是人。

     “楚云!你在发什么疯,放开。”

     楚云非但没放开,还对着宁泽的嘴亲了起来,力气大的似乎要把宁泽整个吞下去。

     宁泽一秒就神经病了。

     尽管楚云吻的汹涌又激励,但宁泽还是从这昏暗的房间中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然后他就看到被惊呆的两个人。

     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也就不生楚云的气了,不过当着外人壮烈成这样,这男人的神经其实也很敏感吧?

     宁泽稍微回应了他的亲吻,聊作安慰,又趁机推开了他。

     “走吧。”宁泽整了整衣服下床,他的视线在这简陋的房子里看了一圈,最后目光在写字台上顿了顿,这里苏晨来过。惊讶后,宁泽才转向被惊的面红耳赤的少年,他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个少年,甚至不知道他在剧组里是何身份,直到现在置身这里,他才知道,原来他是许青。

     一个将来享誉全球却郁郁而终的青年才俊……

     现在的许青比苏晨记忆里的许青要鲜活多了,宁泽眼中渐渐溢出暖意,声音也分外温和:“你是许青?”

     许青一惊,红着脸点头。

     宁泽看眼被破坏的门,接着说:“这里没法住了,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先去我哪儿。”

     许青很为难,他确实不想睡在敞开的地方,但他没有多余的钱。可是他跟宁泽又不熟……

     宁泽上前一步,几乎是贴着他的耳朵说:“许青,我可以帮你救他。”

     许青瞬间就僵直了,脸上由红转到煞白,眼睛盯着宁泽是惊愕。

     宁泽很想揉揉他的头告诉他会没事的,他至今还清楚的记得许青疯狂的样子,就当是他同情心泛滥了吧。至少他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值得帮助的,不应该让他死在这社会的腐朽当中。

     “好,只要你说的是真的,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许青抹把脆弱的眼泪,转身收拾起他少的可怜的东西。

     楚云不知道宁泽对许青悄悄说了什么,但之前的话他听的很清楚,宁泽是要对方跟他走,不是给他找个宾馆,也就是说要带在身边,很可能干扰到他们的生活,有父母就够多了,现在还要加个许青吗?楚云的心情可想而知有多差。

     但他之前才弄坏别人的大门,现在不管宁泽做什么,他都没有立场反驳。

     许青的东西很少,全部装完也才一个小型旅行袋,大概只有十几斤。

     刘易也是第一次看到小演员生活的如此艰苦,途中同情的看了许青好几次。

     这地方虽然破,也是许青住了半年的地方,走的时候,他把那块门扶了起来,做成房间关闭的样子,或许还会打开它不是吗。

     宁泽拍拍他的肩膀没说话。

     上车后,宁泽第一次换坐去了后面把刘易踢去了前面。

     刘易独自对着楚云铁青的脸,心中叫苦连连。

     现在的年轻人玩的他搞不懂啊,好可怕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