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9章 有根大腿想被抱.8
    入夜,萧薇拍着灰扑扑的双手进门。

     宁泽微微笑:“清洗一下睡吧。”

     “哦。”萧薇乖巧的回答,却并没有走,她的目光直愣愣的看着宁泽。

     烛火边的宁泽正翻书,神情中的温柔让萧薇有些移不开眼。她闷不吭声的拉过一个板凳坐下,宁泽的眼睛抬了抬看她:“不去睡?”他越发怀疑这姑娘的衣服下是条汉子吧,哪家姑娘有她强?

     萧薇摇摇头趴在桌子上,看得出有心事,她并不是一个会伪装的女孩。

     宁泽由着她了,他不可能代替过去的萧奇,萧奇已经没有了,他是宁泽。萧薇就那么守着宁泽,像是害怕失去什么一样直到入睡。

     门口传来声响让她不安稳的皱眉,宁泽用精神力让她睡的更深一些。在他们门口,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拍打他们的门,喊着救命。她眼神慌张,处于恐惧当中。但是却得不到宁泽的帮助,大门仍然死死的关着。

     宁泽回房拿件薄被给萧薇盖上,门口的女人已经哭着喊着撕扯自己的衣服了。她凄厉的哭声有吵醒邻居的倾向,宁泽的精神力立即散开,包裹半径三百米的范围进行催眠。这世界的超感能力催眠需要接触,但是宁泽并不需要,只要在他的精神力覆盖下都可以,最大面积达到十公里。

     夜晚又恢复静悄悄的寂静,那女人软绵绵的倒在他们大门口。很久后,一个醉鬼路过,看到女人就想亵-渎,却一起栽在门口睡了过去。

     天亮宁泽的门口就围满人,七嘴八舌的对睡在台阶上的两个身影指指点点。

     “哥,好像出事了。”萧薇一下醒来精神抖擞的推了推宁泽。

     “啊?”宁泽带着鼻腔,软绵绵的眼睛都不想睁开。

     萧薇没办法纠结他们在前厅睡了一夜,外面声音越来越大,像是冲着他们来的。萧薇一把把宁泽从椅子上拖起来,把他的手臂往她脖子上一架就往外走,还边走边说:“他们人多。哥,你给我壮胆。”

     “……”这下宁泽是真醒了,他垂眼看下雄赳赳气昂昂的萧薇,内心有点崩。妹子外形:女。生理性别:女。性格:男。

     “咳。”宁泽不好意思压在她小身板上,把手臂缩了回来。萧薇根本不在意,跑去打开大门。门口里三圈外三圈堵的水泄不通,一个女人衣衫不整的坐在门口哭,大门的另一边还有个被堵着不让走的醉鬼。

     现场版的恶霸欺压妇女,这女的萧薇还见过!萧薇火冒三丈,刚想揍那男的,怎知那女人突然尖叫把萧薇吓一大跳。那女人指着萧薇,准确说是萧薇身后的宁泽,脸上悲愤欲死:“就是他!!是你!你对我做的!!”

     她明明白白的指责让宁泽成为众矢之的。

     暴露在众人视线中的宁泽靠在大门上,被阳光照的格外慵懒,一脸事不关己。他太淡定了,困意上来,还眯眼打了个哈欠。为了这女人不被睡,宁泽一晚上都没睡着。

     萧薇火大了,她本来要帮这个女人,没想到这女人倒过来把脏水扑到她哥身上。萧薇怒了:“这位大妈,你又老又丑你照过镜子吗?身材更差,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我哥看得上你哪点?你说?!”

     “萧薇,你哥真的对我……”

     “我哥才不会看上你!”萧薇怒气腾腾的指着地上的粉末:“这是我昨天洒的驱虫粉,我们房子周围都是,你身边也是,你看清楚!有我哥的脚印吗?”

     从里往外的脚印只有萧薇的笔直到门中间,宁泽的早歪去门边了。

     “不!这一定是你们刚洒的!萧奇!你敢做不敢当!你混蛋!!”女人声嘶力竭的朝宁泽扑去,萧薇抓住女人的后衣领往下一扔,女人立即摔下石梯趴在地上。

     “你才混蛋!你被人玷-污了就想赖我哥身上!你不要脸!”萧薇暴怒。

     其实那妹子真没被人怎么,被萧薇这么一说恐怕要不好了。宁泽想说话,一群穿着章城兵服的人就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把那女人打晕,由两人架着。

     为首的城兵朝萧薇道歉:“我们昨天疏忽,让这疯女人跑了出来,幸好没出大事,打扰的地方请两位包涵。”城兵下巴一扬,就有人抬着一个礼箱上来放在门口。

     “人我们就带走了。”城兵回头对人群暴怒:“看什么看,想被一起带走吗!”

     人群立即作鸟禽散,慌乱中,酒鬼想跑被一个城兵抓的正着,一起带走了。

     宁泽看一眼远处的周伯舟,萧薇对着礼箱十分开心,宁泽就没说什么。转身回到前厅,萧薇把大箱子放到桌子上打开:“天啦!全是肉!!!”

     她惊喜的语气让宁泽默默犯囧。

     “城兵大哥太好了!”

     都叫上大哥了……他要不要告诉她是周伯舟送的?想想萧薇害怕周伯舟的样子,还是算了吧。

     “哥,李蓉的状况是不是和江一钱一样?”想到李蓉,就刚才的女人,萧薇放下了肉。李蓉是在死亡军团做杂活的,没有固定的职位,接触的人员也比较繁杂。

     宁泽点头。

     没被催眠哪个女人会莫名其妙的来唱这一出。李蓉是真把宁泽当成对她不轨的人才那么声嘶力竭,就凭这点,凶手很可恶。

     这只是对宁泽的试探而已。

     让宁泽没想到的是,凶手就试探这么一次,就风平浪静了。城门没有死亡军团的人去硬闯,城内也没有哪家有钱有势的老爷少爷被打残。城兵每天在死亡军团门外巡视八百遍也没抓到言行诡异的人;死亡军团的人都听从周伯舟的命令,分队训练,毫无交集。

     这样就放弃了,龟缩不出了?宁泽都不敢相信。

     他看着对面稳如泰山的周伯舟问道:“这样能支持多久?”一百多号人坐吃山空,宁泽想,这大概是凶手的计划……

     “嗯。”周伯舟稍作考虑,保守的给出一个答案:“一百年。”

     “……”计划个屁!宁泽摔!凶手对死亡军团非常了解,这次肯定是龟缩。又怪不得周伯舟对现在闭守不出状态不着急,原来死亡军团家底这么丰厚,早知道就该多要点报酬。现在的问题是:周伯舟不急,宁泽急啊,他要找到凶手,不能耗一百年啊。

     所以,尽管厚颜无耻,宁泽还是说:“要不,你带队去狩猎吧?”

     周伯舟抬眼看着他。

     “我保证你们大丰收,只要按我说的方向走,不仅丰收,还保平安。”宁泽不知道怎么说服对方,他们现在过的好好的,非要把人拖去冒险。只要周伯舟不是傻子,估计不会答应吧。

     “我只能带我的队。”周伯舟说。

     “啊?”

     “我的队,第一队,并且贾帆要留下来管理其他人。”周伯舟解释。

     宁泽眨巴眼睛,感到有点怪,这个周伯舟好像神奇的很信任他?不过这并不阻碍宁泽继续下去:“有人就行,现在能去吗?”

     周伯舟朝外面看了一眼,外面正值中午,阳光金灿灿的铺了一地。

     “胡义。”周伯舟对门口叫了一声,又继续说:“把一队的人叫过来。”

     “我一起去。”宁泽站起来往外走,他猜想凶手一定措手不及来不及布置,他得好好看着,精神力和眼睛都要用上。最后变成三个人一起去,萧薇被宁泽以伤患为由强行丢在家里。

     “伤都没好完,瞎蹦跶什么劲!”

     萧薇是沮丧的。

     周伯舟带上第一队的人,也就是曾经和周伯舟一起跟踪过宁泽的那一批。他们对宁泽比较熟,不会像其他队一样对宁泽抵触,相反还有一丝畏惧。因为当时他们跟着宁泽找到了第六队,还见到了神奇的双妖天藤。要不是周伯舟下了封口令,他们早就去巴结宁泽,打滚求告知了。

     此刻,他们盯着许久不见的宁泽,眼神是火辣辣的。

     宁泽为了监视整队,在使用精神力,于是在他感知中,是一大群狼流着哈喇子盯着他的后背,让他莫名恶寒。其中也有小部分眼神不岔的,宁泽都记了下来。

     出了城门,周伯舟带队往死寂的树林里走。宁泽间断性展开最大精神力,有猎物就扯扯周伯舟指个方向。周伯舟不疑有他,一群人跟着周伯舟,很快就接二连三的猎到猎物。虽然个头都不大,最大的都没有两斤,大家还是一致被惊呆了。这捕猎的效率,前所未有!平时最难打的小东西,争前恐后的给他们打!

     他们当然看到指路的是宁泽,原本火热的目光变得更加滚烫,已经变成随时都会扑上去,团长的也照抢啊!他们不是心智不坚,是诱惑力太大!

     而宁泽格外关注的那部分人,表情就没那么纯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