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7章 有根大腿想被抱.6
    在众目睽睽之下,报告人员的面容是崩溃的。

     “尼玛!就算眼瞎也不会强-奸江一钱啊!”胡义一副活见鬼。

     周伯舟抬脚就往外走,宁泽嗅到不寻常的气息,带上萧薇去看稀奇。

     在宅子大院中,两帮人马正在对持。周伯舟赶到,死亡军团的人自然让开道路,宁泽他们也跟着沾光凑到前排。

     宁泽看到了森林王,一个长得高大威武的男人,此刻他已经气炸了,眼神想杀死人。他的怀里正搂着一个小女孩,就体型上来说,才到森林王的胸口。年纪大概十六七岁,被打的简直让人看了就心疼。江一钱真他妈的变态,一个小女孩都下得去手,到底是谁想强-奸谁?

     “团长,就是他,长得丑还对我动手动脚。”江一钱愤怒的指着森林王怀里瑟瑟发抖的小女孩,好像他才是被人占了便宜的贞节妇女。

     森林王那边的人忍不住就要冲上来,就江一钱那逼样,森林王的宝贝疙瘩能看上他?!

     周伯舟的脸色更难看,一脚把江一钱踹到吐血,对手下怒道:“打,给我狠狠的打!”手下哪里还不明白,江一钱祸闯大了。他们才来这章城多久,就去招惹老势力,不是找死吗!大家都来了气,揍他当然没留手,全场就听到江一钱的求饶和惨叫。

     即便如此,森林王也不会放过他,他说:“我要他的一双手,这事才算完。”

     “别啊,森林王……你要还不解气,把我也打一顿吧,只要给兄弟留条活路,咋打都成。”周伯舟没做出决断,刘跃就冒出来帮江一钱说话了。

     “你倒是仗义。”森林王看刘跃一眼,却并不理会他说的。意思就是不答应,江一钱打的是他的宝贝疙瘩,岂是把江一钱打一顿就能解决的。至于拿不相干的人出气,未免太掉身份。

     “森林王请放心,发生这样的事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请宽限一点时间。”周伯舟言语客气,森林王的人被打,不管是不是个套,周伯舟都要认栽。

     “好,那我恭候周团长大驾。”森林王深深的看眼周伯舟,手掌在小姑娘的发顶上轻柔抚摸,就转身说:“回去了。”

     送走这一大波人,眼尖的手下立即关上宅子大门。他们内部的事情,当然不会公开处理。

     江一钱被拖到周伯舟面前,已经奄奄一息。他鼻青脸肿,勉强还能睁开眼说话:“团长,真的是那个王八蛋动手动脚我才打他的。”

     “你刚才指着的,是男的还是女的?”周伯舟坐上手下抬来的椅子,低声问江一钱。

     江一钱被问的有些莫名,还是回答:“男的,是女的我早从了。”

     所有人神色瞬间诡异,有人立即自作聪明的说:“早上江一钱去找过萧奇,说,是不是你搞的鬼?!”这个人要不是被人拉着,他已经要冲上来打宁泽了。

     宁泽本来不想说话,可惜他不说话,也有脏水扑到他头上。

     盯着那个人,宁泽嗤笑:“你觉得我搞了什么鬼?”

     “谁知道你搞了什么鬼,第二队的人全部死了,就你还活着。第六队出事,我们那么多人出去找都没找到,你一下就找到并且救了你妹妹。你不可疑谁可疑?”他的话引起绝大部分人的赞同。

     “所以,我不该活着,不该找到他们,你是这个意思吗?”自己办不到就觉得别人也办不到,这是怎样一种病。何况真的萧奇本来就已经死了……

     “反正你很不正常……”

     “够了!”周伯舟眼神有些冷,眸子沉下去。这里部分人不待见萧奇,因为他出生高贵,生活优渥,跟从小食不果腹,在刀尖上讨日子的他们是两路上。看不顺眼,做什么都是错。他们相处最和谐的时间,大约就是宁泽傻掉,闭门不出的一个月。

     周伯舟有点头疼,抬眼看向江一钱:“把你今天遇到的事仔细说一遍。”

     江一钱拖拖拉拉说了半小时,总结起来就是他们去找狐狸男贾帆接任务,狐狸男哪里其实没任务,临时安排他们去采买。接着江一钱就在集市上碰见出来散心的小姑娘,搁他眼里是奇丑无比的猥琐男,还要跟他睡,于是他下手肯定是往死里打。

     “江哥,你打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妹妹。我们回过神都拉不住你,你特别凶。”当时和他一起的手下忍不住说。

     “胡说,我打的明明是一个丑到爆的男人!”江一钱一激动,扯到伤口,痛的缩卷起来。

     他的样子并不像装的。

     “带下去。”周伯舟站起来点了几个人,还有王易一起带走,并让狐狸男看着他们。所谓的“他们”,狐狸男只笑眯眯的盯着宁泽,把其他人都打发了。

     这么明显的特殊照顾,搁别人眼里说不定又是怀疑和盘查。宁泽已经不指望洗白自己,反正他们盯错人,吃大亏的是他们,宁泽只要坐等,就能看他们作死。

     “萧薇站着难受,我们去客厅坐会儿吧。”狐狸男体贴的说。

     他抓住宁泽软肋,宁泽就跟他去了客厅。萧薇挨着宁泽坐下,内心有点忐忑。

     本来场面很安静,狐狸男却突然问:“萧奇,你多大了?”

     宁泽一愣就知道要完蛋,这问题他根本不知道,原来要试探他是如此的简单。宁泽想了想,还是没有把“关你屁事”几个字说出来。他侧脸看向萧薇问:“我多大了?”

     萧薇自从负伤后,泪腺变得特别发达。她看着宁泽的脸呆了呆,然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还边哭边嚎:“哥,你这是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

     “闭嘴,好好说话。”大约是以前的萧奇没有这么暴躁过,萧薇被吓到闭嘴。她也很可怜,其他亲人都没了,剩下一个哥哥还是冒牌的。

     “只是失忆,我还是你哥,没死。”宁泽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安慰。

     “失忆?真巧,团长一直在找失忆的人。”狐狸男盯着宁泽微微一笑。

     “那他找的一定不是我。”

     “我想也是。”

     既然说到这件事,宁泽就想问一问。虽然他讨厌周伯舟,但是欠恩情又是另一回事。于是宁泽有些好奇的开口:“他要找什么人,说不定我能帮上忙。”

     “你自己问他吧。”狐狸男一笑,下巴往外抬了抬。

     宁泽扭头就看见周伯舟站在门口,正在打发其他人。对着其他人,周伯舟就完全是一板一眼的好好先生。但是想想和他相处的那些破事,宁泽就有打他的冲动。

     “哥,你的眼神太凶了。”萧薇小声的提醒,结果狐狸男噗的笑出来,明显是听到了也看到了。

     “说什么这么开心?”周伯舟走进来狐狸男还没笑完,他指着宁泽:“你问他。”

     周伯舟眼神扫过来。萧薇紧张的捏紧宁泽手臂,宁泽嘴角抽了抽,才轻飘飘的回了他一眼:“在说我长得太凶,会把你吓到。”

     “不会。”周伯舟看着宁泽的脸说了两个字。

     宁泽一愣,不会什么?不会吓到?意思是承认他长的凶,只是周伯舟比较耐吓?

     “可有眉目?”周伯舟坐在椅子上问狐狸男。

     狐狸男收了笑摇头:“没有,藏的很深。”

     看到周伯舟皱眉,狐狸男又说:“超感能力是稀有能力,只要对方不主动暴露,我们很难查出来。”

     宁泽没想到他们会当着他的面谈正事,作为头号嫌疑犯,宁泽感觉他是白当的。

     “小屁孩,你好像有想法?”周伯舟又转头,看着宁泽似有深意的询问。宁泽有想法,想法多了,但是他为什么要说?

     “你想知道?求我啊。”宁泽偏了偏头,眼睛微眯,像在打着什么坏主意。

     周伯舟昨天才对宁泽说过类似的话,犹记在心,现在不免有点想笑。

     “不求我也行。两千银元给我妹,我帮你找出凶手。”反正凶手宁泽早晚要找,要是能换些好处,对宁泽来说就再好不过了。

     “哥,你乱说什么!你找不到凶手,我们也不要钱!”萧薇只剩他一个亲人,绝对不同意他去涉险,再听到宁泽要钱是给她,眼眶就红了。

     宁泽安抚她,却没有改变主意。反而催促周伯舟:“两千银元,很难选择?”

     “不是银元的问题。”周伯舟扫眼宁泽完全不强健的身躯,下意识的觉得他不是凶手的对手,很想拒绝。但是宁泽使用的那些花招,同样深不可测。如果不是他有意封口,宁泽恐怕早就站在风口浪尖上了。但是宁泽毫无畏惧,大概是他多此一举。

     “那就没问题了,两千银元,给我妹。”宁泽自认要价并不高,换成别的头目恐怕早答应了,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可犹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