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章 灵符宗师.17
    青莲绿蝶高兴极了,两片翅膀竖了起来,呼扇呼扇轻盈的可爱。

     宁泽并没有等太久,九方重云就回来了,然后他的面前摆上了一大堆的东西,都是盛放丹药的盒子,整整齐齐的最少上百种。

     九方重云垂头一脸淡定的装死。

     他不认得这些丹药,每天都在修炼,书读得少不能怪他。

     宁泽书读的多,为了研究修复魂体的办法,几乎翻遍了所有藏书,尤其是在丹药方面,记得的比那些炼药师还要多。

     于是宁泽捧着药盒一个个查看,不是就关上扔给九方重云,不适合九方重云服用的就放到另一边。

     九方重云接住宁泽丢过来的药盒,看着他行云流水的动作说起:“这个洞天福地是一个叫云华尊者的居处,他应该是离开后就没有再回来。”

     传说在上古时期天地灵气充裕,修真界大能辈出,合体大乘的修士比比皆是,随便战上一场都是惊天动地,不过他们能力越大,破坏力就越强,又或者是盛极必衰,反正在一次由一个男人引发的大能们大型撕逼后,这世界的战斗力锐减了一半,并慢慢的下滑,至今再不复当初。

     现在这世上最高的修为就是炼虚境,在上古只能算马马虎虎,九方重云口中的云华尊者是合体修士,那时候也算小有名气吧,毕竟上面还有大乘和渡劫两个境界。

     “想那么多干嘛,你既然遇到就是你的缘分,要是你觉得占了便宜,就每日三柱清香供奉吧。像这些丹药,不用也只能等着化成灰,你应该看到了不少。”一个合体尊者的收藏不可能就这么点,九方重云没拿出来,必然是已经报废了。

     宁泽用精神力一起探查,最后选到了一盒,盒子里的东西全身漆黑,如同黑曜石,呈菱形,只有米粒大小。

     “这个能修复魂体?”九方重云拿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它是什么,只是见它装在丹合里又完整才拿了来。

     “不,但是有大用。”宁泽笑了笑,盯着九方重云的目光让九方重云一阵诡异,特别是宁泽肯定的说:“天道果然很爱你。”

     不然就是云华尊者特别爱花花草草。宁泽手上的东西并不是丹药,而是一颗种子,名叫噬灵藤,需要吞噬灵力,需要大量的灵气才能孕育,能在自然界孕育的寥寥无几,找到一株就等于找到一处灵脉。

     但是用在修士身上,那绝对是最残酷的折磨,修为无法存进,还会不停的倒退,直到被吸食干净,连血肉都会被吞噬。如果是元婴修士,还能元神出窍,夺舍他人的肉身重生,可是元婴以下,只能等死。噬灵藤恶毒,并且惨无人道,但是那又如何?

     宁泽把噬灵藤的种子递给九方重公:“找机会打入欧正阳体内,尽量不要让他发现,种子进入他的体内就会顺着灵气到他灵气最充沛的地方寄生。”

     宁泽嘴角翘了起来,阴测的可怕。

     想要救欧正阳,就必须要与他灵力相通,以自身灵力将他体内的噬灵藤吸出来,再以自身灵气供养。经得住噬灵藤吸食,又要保住性命,至少要炼神期的修士。上古时间都很少有人愿意帮这种自损修为的忙,何况是现在。

     所以这次虽然没有找到修补魂体的丹药,但好歹找到匹配欧正阳的东西。

     “走吧。”宁泽还是第一次对欧正阳心生想念,有点迫不及待呢。

     九方重云似乎是发现宁泽的阴暗面,不过好像很好,没有任何问题,于是九方重云把噬灵藤的种子手起。宁泽让青莲绿蝶回金符里休息,九方重云又耽搁一段时间将洞天福地炼化,才继续前往死城。

     欧正阳现在已经得到消息,所以他们剩下的路程太平到不可思议。

     真到了死城,宁泽还是有点紧张。

     在这不讲理的世界,明知道有敌人还跑来,被一掌拍死了也是活该不是吗?

     宁泽被一阵精神力扫过,由于他本身精神力敏感,所以别人的探查对他来说就像是被全身摸了一把般极度不舒服。

     很快,欧正阳就出现了,他的身边还是一如既往的跟着一群人,犹如众星捧月般把他护在中间,他的修为才金丹,看人的眼神却带着不屑,似乎对宁泽和九方重云两人很看不上眼,一副已经是人生赢家的姿态,全然没有人能配得上他了。

     “我只给你们一次机会,把玉佩交出来!你们应该不想尝试被千刀万剐的滋味!”欧正阳尽情的装着逼,那自信的样子无疑在告诉宁泽“我有伏兵,我有后台,反抗吧,挣扎吧,我要弄死你们”。

     宁泽忽然就觉得,噬灵藤似乎有点不太够,还是千刀万剐比较好。他看了看欧正阳的周围,只有一个元婴修士,其他的都是金丹修士,就这么点人,要是没有大能在暗处观测,他们哪来的自信昂首挺胸?

     宁泽纳元提声,精神力瞬间散发出去:“既有前辈在此,何不现身断个是非公道,百里前辈,请出来吧。”

     宁泽的精神力快速的一扫即散,没想到在他的感知中竟然有七八个人隐藏在半空中,让他的心尖都忍不住一颤。

     百里溯阳果然从虚空中走了出来,他看着宁泽,神情有些异常的说:“小家伙,你倒是厉害。”

     他说的厉害是指精神力,以宁泽的修为居然能找出他们这帮老家伙,确实让人诧异,估计在暗处的人也一样。

     “百里前辈过奖,毕竟您的弟子开口就要将人千刀万剐,以他的修为这般口气,不难猜测有各位前辈护航啊。”宁泽向百里溯阳行了一个晚辈礼,字句实质性的一巴掌甩在欧正阳的脸上,就要骂死这个耀武扬威狐假虎威的玩意儿。

     纨绔就是纨绔,就算获得了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他的脑子里也只有烧杀抢掠,半点悔过自新的念头都没有!这种人,不死何用。

     百里溯阳脸色难看,在他眼里,欧正阳的领悟天赋绝佳,可是做人做事却不如他意。

     “难道对你们这种小偷强盗还要礼貌有加吗?!”欧正阳嘲讽,那脸上的不屑的嗤笑让他身边的都带动了起来。

     “说我们是小偷,是强盗,你有证据吗?”其实证据在这世界算个屁,不过宁泽赌欧正阳为了赢得更漂亮,必然会往下跳。

     “呵呵。出来吧,把你说过的话当着大家说一遍。”欧正阳胜券在握的抱着双手,看向他们的眼神都带着怜悯,仿佛宁泽蠢透了,落进了他的圈套。

     一身素衣的柳飞燕从人群背后走出来,一步一步的走到最中间,她的胸口扑通扑通的跳动,双手交握显出害怕,抿紧的双唇带着颤动,当他看到九方重云有些愣神,然而九方重云根本就不想看到她,眉头一皱就扭过了头。

     柳飞燕眼中露出一丝哀伤,也曾情同手足,无邪的嬉戏,那时爹抱着他,娘抱着她,看遍了万家灯火,在小河边放走了一起折叠的莲花灯,说要永远和爹娘在一起。可是她忘了……怎会忘了?

     柳飞燕不堪的掩面痛哭起来……

     虽然宁泽觉得柳飞燕的证词不能阻止欧正阳,但是能让真相大白,他还是很乐意看到的。

     “飞燕,你不用哭,今天师尊和掌门都在,他们会为你做主的,你不用怕。”临到头了,欧正阳还装了一把温柔,简直让宁泽胃里都一阵不舒服。

     柳飞燕擦干脸上的泪水,看了宁泽一眼,坚定的转身跪在了地上,仰望着百里溯阳,目光如泣,喉间似含满砂砾,是鲜血临喉的滋味。

     “从小我就有一个秘密,有一个漂亮的大哥哥总会来找我,他不让我告诉爹娘,总会过一段时间就给我带些礼物,哄我开心,逗我笑。在我十六岁的时候,他说要娶我过门。”柳飞燕既讽刺又自嘲的笑了:“我帮他偷了家里的玉佩,听他的话去败坏家里的名声,为了他口里说的未来忘恩负义背信弃义,可是未来没有来,有天他说玉佩是假的,他责问我,拷打我,羞辱我,还将我送给了他的舅舅!!!”

     柳飞燕的气血终于喷了出来,她的目光似世上最恶毒的诅咒,是修罗而来的魔鬼在泣血。

     欧正阳身边的老头一抖,浑圆的身体满是畏惧,淫-秽的目光根本不敢看柳飞燕。而欧正阳煞笔了,柳飞燕两世都义无反顾的爱上他给了他极大的信心,柳飞燕在他心里也就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那种女人,只要他肯哄,这个女人怎么可能不跪舔?

     “他把我送给了那个老畜生!哈哈哈哈!我要他们死!我要他们和我一起下地狱!”柳飞燕疯狂的大笑:“可是这个小畜生居然又来找我,说只要我公开说玉佩是我的,他就接我回来,娶我过门!!!!哈哈哈!”苍凉的笑响彻天地,掺杂着血与泪,恨与无法说出口的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