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星际,人鱼,2
    所谓的星球盟约,其实就是星球联姻,能够代表国家出嫁,可以获得尊贵的地位。而在亚伯星,人鱼本就尊贵,所以没有多少人鱼愿意远嫁其他星球,政府也十分头疼这件事,总不能逼着人出嫁吧。

     所以每次有人鱼提交申请,几乎瞬间就会盖戳通过,并且全国公布,进行宣扬与表彰,根本就不会给人反悔的余地。而且在出嫁的时候,人鱼会被授予英勇勋章,同时记入国家记载,以彰显对人鱼的尊敬与厚爱。

     所以这不是拿来玩的,伊登这贱手一戳,可得把某些人心疼焦急死。

     几乎是分分钟,伊登的消息就从国家渠道全网络公布了。网上是一片呼声和崇拜,用这种方式,只要是条人鱼就能成为帝国的英雄,不过代价是一辈子。只要不傻,都没人干。

     不过伊登有恃无恐,在客厅哭的死去过来,一副死了爹妈的样子。

     宁泽开着精神力,好整以暇的坐在床上靠着雪白的墙壁。

     不到一会儿,一对年轻的夫夫冲进家门,没错,他们都是男的。不过一个高大威武,满脸霸道总裁的即视感,走起路来也给人两耳生风的感觉。另一个眉目清秀,仔细看却又带着一股艳丽,和伊登有几分相似。

     他们就是这个家的主人,伊登的双亲。高的是他的爸爸,叫伯格,矮的是他的亚父,亚父就是生他的那个人,叫亚瑟。

     伊登看到他们更委屈了,一头就扑到亚瑟怀里哭的声嘶力竭肝肠寸断的。

     “这到底是怎么了?!”高大的伯格十分暴躁,伊登又只哭不说话,使他怒的大吼:“亚萨呢?亚萨在哪儿?!”

     “大少爷在房间睡觉。”伯格的声音把家里的佣人惊了出来,恭顺的回答他。

     “睡觉?!发生这么大的事他竟然在睡觉!伊登难受成这样也不知道下来安慰??他怎么当哥哥的,怎么没睡死!”伯格发泄他一腔的怒火。亚瑟被伊登抱着还能腾出双手给他顺气,安慰的说:“亚萨今天一上午都没有起床,可能是身体不舒服吧,你别怪他了。”

     “身体不舒服?你不看看他平时瞪我的时候有多精神!”伯格的声音忍耐了许多:“都是你惯的,你看看你把他惯成什么样子了,一点规矩都没有!”

     亚瑟温柔的轻轻笑起,目光似嗔:“我哪有惯,都是家里的孩子,在我心里是一样的。”

     伯格看到他的笑容火气下去了一大半,目光中也有一些温柔和无奈,表现出对妻子的宠溺:“哪一样?你看伊登多乖,你再看看他!算了,不说他。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解决这件事……”

     “你说你,你怎么回事?有什么伤心的事不能和我们说吗?非要去申请星球盟约?!”伯格的眉头皱起,又是生气又是不忍心责罚,只能毫无意义的来回走步,愁眉难展,满脸着急。

     “我不管,我要嫁到别的星球去,我再也不想呆在这个星球上了。”伊登眼睛通红,委屈的扁嘴。

     “你以为别的星球是好地方吗?你想过环境吗?你想过习俗吗?你想过他们的爱好吗?你知道有多危险吗?!你是在玩命!”伯格的火气又上来了,被他死命压抑着,不难听出语气中的痛心疾首。

     “乖,听你爸爸的话。”亚瑟立即把伊登的脸按进怀里,忧心忡忡的询问:“那我们把申请取消吧?”

     “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这个申请是公开的,是为国家做贡献,申请了又撤销,不是愚弄国家吗?”伯格重重的坐到沙发上叹气,焦头烂额都写在了脸上,满眼都是各种心思。

     “那怎么办,那些星球一个比一个贫瘠,环境不好,条件艰苦,我们怎么能看着宝宝去受苦……”亚瑟眼睛也跟着红了。

     伊登只是在和费雷得力克赌气,吓吓他,让他后悔。他清楚,比起见的到吃不到的亚萨,费雷得力克更舍不得他,男人就是这么现实的玩意儿。而且他的爸爸和亚父都很爱他,哪怕想尽一切办法也不会让他去受苦的。

     正是因为很清楚这些,所以他沉默的埋在亚瑟怀里抽泣。

     “让亚萨去。”伯格似乎是艰难的做了这个决定。

     “不行,虽然亚萨是哥哥,虽然他的身体确实比宝宝好,可是……”亚瑟似乎是不能接受伯格的这个决定,陷入恍惚的神情。

     他的样子让伯格的内心柔软了下来,他站起来抱着他的妻子与儿子,温柔的说:“你别难过,我知道你舍不得,可是宝宝才是我们的孩子,亚萨能为国家尽一份心力也是应该的。”

     宁泽看着这含情脉脉,柔情似水的一家子,无比讽刺的笑了。

     傍晚,佣人来叫宁泽下去吃饭,客厅的气氛非常温馨,他们亲密无间的靠在一起,看见宁泽来了,伯格只抬了一下眼睛,亚瑟朝他温柔的泛起笑意,伊登勾起嘴角,里面藏着幸灾乐祸。对他来说,亚萨要嫁到其他星球去,跟费雷得力克的婚约自然要取消,家里也不再有障碍,他能不高兴吗?

     宁泽只是顿了顿,就越过他们走向餐桌,目中无人的样子把伯格气的发抖,还是亚瑟按住了他,安抚喘着粗气的伯格。

     用餐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坐在一起,相互夹菜。而宁泽单独坐在一边,连他面前的菜饭都是单独的。

     宁泽对此很满意,或许在亚萨眼里是孤独,在宁泽眼里却是自由。因为宁泽对伯格没有情感,不会心痛。

     亚瑟吃着吃着,就给宁泽夹菜。他以往也会给亚萨夹菜,但是亚萨都是把菜拨到一边,不反抗,也不吃。这次,他刚夹过来,就被宁泽扔进了垃圾桶里。把伯格气的拍桌子大怒:“亚萨!你不要太过分!你亚父对你一心一意的好,你就是这么对你亚父的?!”

     宁泽懒懒的抬动眼皮,面对一个雄性人鱼的威压毫无惧意。他讽刺的勾起嘴角,话语又似乎有些自嘲:“如果你忘了,我可以提醒你,我不吃海蛇肉,那东西会要我的命。阿塔,你是最清楚的人。”

     阿塔是家里的佣人,算是经历过这个家庭的变故,看着亚萨长大的。他对亚萨还有几分真心,所以不会撒谎:“是的老爷,大少爷不光不能吃海蛇肉,所有加了海蛇鲜料的东西都不能吃,所以他每天的餐点才会单独一份。”

     伯格脸上一愣,随即闪过尴尬。他才想起久远前的记忆,他似乎也很爱过这个大儿子,那次他食用海蛇肉中毒,差点没把他和葛兰吓死。

     他似乎是陷入了回忆,亚瑟惊呼:“天啦,我竟然犯了这样的错误,阿塔你怎么不早说,既然亚萨不能吃海蛇肉,以后海蛇肉也不要再出现在我们家的餐桌上。所有菜式中也不要再加海蛇鲜料。”亚瑟十分愧疚的握住爸爸的手,眼睛里都是对不起,是他的错的自责。

     伯格回过神来,皱眉:“这怎么能怪你,也不用特意改变现在的餐食,照例就好,亚萨的单独给他做。”

     宁泽想到了一句话:渣本深情,只是不予你。

     伯格的深情,不就给了这朵黑心莲了吗?

     宁泽是没心思吃饭了,他擦了擦嘴角,起身离开。

     “等等,一会儿来一趟书房。”伯格严肃的发话。除了通知他星球盟约的事,还会有什么事?以前亚萨还以为他终于想起要关心他了呢。

     这不是奢望,是妄想。好像不愿看清现状的人,在迷雾中徘徊,挣扎,痛苦,煎熬。

     宁泽勾起嘴角回答:“好。”

     宁泽回到房间,他站在书架旁,看着纯白相框里的一张父子照片。当然不是伯格,是一个长相很温柔的男人,他有着柔软的黑发,长长的睫毛,似乎是在拍照的时候偷吻在亚萨的小脸上,宁泽能想象覆盖在他眼皮底下的眼睛明亮的像星辰,很美。

     这个男人叫葛兰,亚萨的亚父。

     宁泽在房间里呆了足足一个小时才去书房。

     伯格坐在书桌后面,他的个人终端释放出一排文件,伯格正拿着电子笔在处理,看到宁泽进来,他停下笔,并且皱起眉头。

     “亚瑟虽然不是你的亲生亚父,但他待你比待伊登还要好,你对他的态度未免太过恶劣。”

     伯格深沉的看着宁泽,宁泽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就等着他说正事。好在伯格紧张伊登,所以不会太啰嗦。

     “算了,以前的事不说了,你太过缺乏锻炼,这次你弟弟不小心点了星球盟约,就由你去吧,我塞点钱就能搪塞过去。”

     这说法宁泽真想呵呵。

     宁泽也真笑了,有人锻炼儿子是赔上他的一辈子,甚至不知死活吗?还是用这种我为你好的语气……

     真他妈的心疼儿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