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章 灵符宗师.18
    “我瞎了我的狗眼才看上这么一个畜生!我对不起爹娘!对不起每个曾对我好的人!我愿以我之血肉偿还恩情!我愿以我之骨骸铸成悔书!唯独欧正阳!我死也要拉上你!你这个畜生!”柳飞燕抽出匕首,投身便朝欧正阳刺去,她只有练气期的修为,想要刺杀欧正阳无疑以卵击石,连玉石俱焚都做不到。

     宁泽踹了九方重云一下。

     “找死!”欧正阳气炸了!浑身都是杀气。一只反咬主人的狗,在他眼里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他觉得他果然没有看错,柳飞燕就是个贱人,永远也不可能忠诚。欧正阳抽出佩剑,要将柳飞燕一招击杀。

     “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欧正阳狠戾的说,快剑上手,根本就不留柳飞燕任何活路!

     柳飞燕不甘心,她今天揭穿欧正阳就是面临死劫,死不可怕,可怕的是她就此不能报仇!

     在柳飞燕万念俱灰的瞬间,她以为的死亡没有到来。她的面前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轻松的就接下欧正阳的招式,与欧正阳的浮华相比,他的每一招都充满不动如山的沉稳。

     欧正阳根本就不是九方重云的对手,没有对比不知道,这位在万英宗被当成天之骄子的欧正阳,竟然比不上别人的一根手指,同是同辈众人,别人都被惊呆了。

     更可怕的,他们居然用的同一种招式。

     然而却是一个沉若山河,一个浮若春光。就好像老练和生疏的区别,虐欧正阳就像虐菜一样简单。

     九方重云压低了修为,用同样的修为和欧正阳对打,然而他的心中却是无比的震荡,因为欧正阳用的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剑法,还有些他已经有了构思,还没有成型的剑招,统统都在欧正阳的手中成型了!

     这怎么可能!

     九方重云是震惊震怒!百里溯阳也是震惊,在他眼中这些都是欧正阳自创的,可是怎么到了别人手上?万英宗与巨灵宗相隔万里,根本就不可能时时窥视欧正阳琢磨剑招,而且初见欧正阳的剑招很是惊艳,可是现在瞬间就觉得华而不实,那些剑招就该像九方重云使出来的一样,静如山川,动若雷霆,势如惊鸿。岂会是空有招式的花架子……

     “你怎会我独创的剑法!”九方重云怒气喷涌,出声质问。

     “这话该我问你,你怎么会偷到我自创的剑法!又是柳飞燕那个贱人对不对!”欧正阳直接往柳飞燕头上扣屎盆子,他闪躲的十分凄惨。

     九方重云自是不信,一招一式相同可能是巧合,一整套都相同,骗鬼!

     他剑锋变得更加凌厉,把欧正阳打的满场逃跑:“你们都眼瞎了吗!上来帮忙!把那个贱女人杀了!”

     九方重云压低修为和他公平比斗,这家伙居然要以多欺少。不要脸的程度比他的剑法高多了。

     然而修真界向来不缺不要脸的人,一群人扑上来,倒是没有人去杀柳飞燕,她一个练气期的小修士,又是女修,正常男人怎么会做这种事?

     九方重云不再压抑,元婴期的修为放开,几乎瞬间就横扫这群人,金丹期的修士直接倒退上百步,一个个皆已负伤。

     唯一的元婴修士是欧正阳的舅舅,练的是奇淫之术,以采补提升功力,他的维修更如浮云,还接不住九方重云的一击之力。

     欧正阳更是一口鲜血喷出来,爆退的时候看到柳飞燕,杀念更加强烈,顷刻间就转身杀去!

     宁泽心思一动,青莲绿蝶都飞了出来,就听见砰的一声,欧正阳的身体以极快的速度射入破败的城墙中,炸开的碎石将他淹没。一名身形曼妙的女子出现在场中,她如同一轮清冷的明月,眼眸间似断绝了七情六欲。

     她平静的垂眸看着柳飞燕,芊芊玉手伸向她的脑袋。

     柳飞燕不敢反抗,能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金丹修士埋身碎石的人,她一个小小的练气修士,只怕对方威力强压就能让她爆体身亡。

     欧正阳狼狈的从碎石中爬了出来,披头散发,满身是灰。他这辈子只狼狈过两次,一次是在巨灵宗比试的时候,再一次就是这里!他不仅没有让九方重云伏罪,也没有收拾掉柳飞燕,现在又冒出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女人!这些人知道他是要称霸世界的男人吗?!该死的!

     在女人的手掌下,柳飞燕的脑袋一片浆糊,神情渐渐呆滞,直到女人收回手,一指点在她的眉心上,柳飞燕才乍然间清醒。

     这个女人对周围的人充耳不闻,只垂眸轻声说:“你已受到惩罚,并且真心悔过,虽两者不可抵消,却成过往。你可愿入我清月宫,从此红尘尽断,潜心修道?”

     柳飞燕呆呆的望着她。

     清月宫应该是这世上最大最强的女人组织了,而且这些女人都是风里浪里挺过来的人,对尘世有着几分淡漠疏离,很少出来走动。

     她既然说柳飞燕真心悔过,肯定是用了搜魂*,查看过她的所有过往,以及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宁泽也被她看了一眼,看样子是没有要揭穿他。

     柳飞燕也算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吧。

     虽然宁泽也会出手,却没有这个女人出手好。柳飞燕是一个被利用的棋子,经历三次悲剧也算自作自受,可是罪魁祸首还在那站着呢。欧正阳当然知道清月宫,那里还是他心目中的神仙窝,做梦都想“等本王成为天下第一,就把清月宫当后宫。”。

     女子淡然的目光看了一眼欧正阳,对百里溯阳开口:“百里道友,你选这么个丧尽天良的人做徒弟,就不怕他毁了你的清誉?”

     女子刚查看过柳飞燕的记忆就愿意收她入门派,现在还这样说,就等于公布柳飞燕说的都是真的,从头到尾,都是欧正阳在欺瞒大家,连他的师傅都拿来利用!

     百里溯阳怒上心头,一步走下半空,手掌按向欧正阳的头,竟是也要用搜魂*查探真相。但是欧正阳不敢给他搜,他做的一桩桩一件件哪个不会触犯百里溯阳的逆鳞?

     他反抗的厉害,并且大声叫:“掌门救我!!”

     搜魂*必须要配合,因为强制搜魂会摧毁修士的识海,从此变成白痴。但是百里溯阳没有停,每天-朝夕相处,如果没有背着他干别的事,又有何事必须要隐瞒他?

     欧正阳抵抗百里溯阳,痛苦的大声尖叫。

     空中才出现一人,虚空一抓,竟然从百里溯阳的手掌下,直接将欧正阳摄到了半空中。那男人相貌堂堂,年约四旬,笑起来似乎很宽和。

     “百里长老这又是何必,这些年幼的小辈哪个没有点小秘密不想被我们知道的,你受到外人挑拨就要毁掉你的嫡传弟子,实在欠妥当。”

     欧正阳现在怕极百里溯阳,曾经他在百里溯阳那里骗到多少好处,他现在就有多害怕,何况他不光想把那些女人收了,也想把百里溯阳收了,这怎么能让他知道。

     事情败露至此,百里溯阳肯定不会再帮他抢玉佩,于是欧正阳悄悄传音给了掌门,把玉佩的功效告诉了他。九方重云的玉佩不光是个芥子空间,还是一个有着多重压力的芥子空间,修炼的速度是外面的几倍到几十倍不止。如此夸张的功效,任何人都会心动。

     连万英宗的掌门高义也听的瞳孔收缩,人间奇宝,人人见而夺之。

     “小友,老夫对你家传的玉佩有些兴趣,想用一条灵脉和你交换。”高义霸道的说,摆明就是要抢,换不换都一样。

     宁泽拉住了九方重云讽刺的笑:“你说换,我们就要换?您是年纪越大,脸也长的越大,脸皮也越厚?”

     宁泽已经打算和九方重云进入玉佩了,却突然听见:

     “说的好,万英宗多大脸,当我们巨灵宗没人是吗?”半空中传来调笑,带着一丝不正经,似乎万英宗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小罗罗。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转头,虚空中走出了四个人,让众人皆是一愣,包括刚才十分嚣张的万英宗掌门高义。

     说话的大约就是为首的老头子,银白的头发乱糟糟的盘在了头顶上,摸着他的长胡子,看上去就很不修边幅,他的眼睛贼亮贼亮的盯着宁泽,就像在看一个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小家伙不错啊,他们都没发现我,就你发现了!”老头子眼睛瞪的圆溜溜的,一副十分吃惊的样子。

     宁泽眨巴眨巴眼,按他的话,这老头是巨灵宗的……

     “晚辈拜见前辈。”虽然还搞不懂,但是拜就对了,就像不知道怎么会碰到叔叔阿姨,总之喊就对了。

     “喊什么前辈,喊我爷爷吧!”老头子开怀的大笑,自己先乐呵上了。

     “……”这是哪座莲花山上出来的老头?

     “咳,这是我们巨灵宗的师祖,你喊他师祖爷爷吧。”哪有人一上来就让别人叫爷爷的,天枢真人嘴角一抽,出来说话。

     师祖??宁泽内心都是一片雾草啊!这都是几千年的老妖怪了!!顶好几个千年王八!

     “师祖爷爷。”遇到这种粗大腿,起码不能得罪,宁泽很规矩。眼睛看着这世界的顶尖力量代表,就有一种世界被怪老头们占据的伤感。

     “你说你,一个人出门多危险?”

     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

     “以后去哪儿都带上小天枢,省的被不长眼的人欺负。”

     那是师傅,师傅是这么用的吗?宁泽和天枢真人都是一脸黑线。

     不长眼的万英宗掌门脸黑成锅底,刮三层皮都白不回来,他生硬的哼了一声:“既然小友不愿意换,老夫也不夺人所爱,告辞。”

     其实根本就没人这对着他,也没人看他好吧,装的什么逼格。

     师祖倒是看他了:“在爷爷面前自称老夫,你多大脸?”

     万英宗掌门何止脸大,气也大了,还不敢反驳,谁让这世界冷血残酷,谁武力值高谁说话。他只能一怒之下转身就走。

     而师祖却一把把吓成小白菜的欧正阳抓下来,淡淡的说:“你刚说要把我的孙子千刀万剐?”

     宁泽真担心这位能治小儿夜哭的师祖一刀把他切了,连当孙子也顾不上:“师祖爷爷,我想亲手处理他。”其实九方重云已经浑不知鬼不觉的处理了,欧正阳已经被种上噬灵藤,宁泽只想让他慢慢死,他们还需要时间。所以师祖行行好就不要帮忙了!

     师祖看着宁泽,表情莫名有些贱兮兮的,他说:“我们交换吧,你把你的符书给我看看,我把他送给你。”

     “……”这样做无本买卖真的好吗?所以师祖你是被符书引来的吗?这真是残酷又令人心碎的世界……

     “换。”宁泽召唤出符书,瞬间闪瞎众人的狗眼。灵符师都少见,灵符宗师更稀有,拿着金书的灵符宗师几万年没有出现过了。只知道曾出现过的任何一位,最后都成为这世界上最顶级的高手,无人能超越!

     以为是宁泽占了这位师祖的便宜,原来是师祖在占宁泽的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