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悲剧农子.2
    宁泽提起男人的一只脚就想拖走,但是现实告诉他,像他这种从小缺衣少食发育不良的穷孩子可能拔根草都费劲,就不要妄想单手扛个大男人回去了。

     无论宁泽是怎样的觉得屡穿屡坑爹,还是多么怀念自己完美的六块腹肌,他都要面对现实。所以他不舍的看眼打手汉子,也只能忍痛割爱,但愿他回来的时候这汉子没被人捡走。

     这里离村口已经不远,放在这里并不存在危险。宁泽抬头,他能看到一些红墙绿瓦,当然也就能看到最尽头的,柳安乐的家。穷人都有三间草房,柳安乐他们还要更穷一点,只有两间。从宁泽的方向看过去,他们的家远远的夹在一片红墙绿瓦中显得很心酸。

     宁泽也只看了一眼,就朝着村子里专门收购药材的地方走去。现在最重要的是给张怡芳治病,她辛辛苦苦把柳安乐养大,一天清福都没有享过。她的付出让柳安乐格外孝顺,所以也死的很不甘心,他惦记着病床上的张怡芳,死不瞑目。

     宁泽一眼就在一排开门的店铺中认出了收购药草的店面。因为宁泽不知道是该用低调来形容它好,还是该用嚣张来形容它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放宁泽眼里无疑是嚣张的。

     这家店铺没有名字,也没有招牌,什么都没有,就那样光秃秃夹在一群漂亮的店铺中,倒是跟柳安乐的家有些相似。不过明显九阳宗是不屑在这上面花费心思,他们设个点纯属为了方便民众,不让他们那么辛苦的往山上跑。所以门面什么的,还重要吗?

     宁泽在店里看到两个在下棋的老头子,柳安乐只远远的听人们说过老头姓许,大家叫他许掌柜,然后就把许掌柜吹的多么仙姿飘渺。原谅宁泽看不出两个卷起袖子满面大胡子的老头哪个更仙姿飘渺一些,他现在只希望这两位能把视线从棋盘上稍微挪一下,看眼他这个抱着一堆药草等着救人的苦命娃子。

     大概是宁泽泄漏了他想掀桌的气场,举着黑棋的老头在落子后终于看向宁泽。九阳宗收药草是有时间的,单号才收,双号不收,显然今天并不是收药草的日子。

     他面前的少年他并没有见过,虽然对方放下头发遮挡,也挡不住老头子灵敏的鼻子,他闻到了血腥味,再看到宁泽手里抱着野生药材,还有什么不明白?

     “野生的成年药材50铜板一株,不收未成熟的。”老头子站起来走向柜台,从后面拿出药筛搁在了台面上。

     宁泽用柳安乐的认知对比了下,50铜板一株已经是非常高的价格了,村民们种植的药材才10—20铜板一株,不过数量多,所以卖的也多。宁泽对老头子微微笑了下,把他怀里的药草全部都放进药筛才说:“许老放心,我采的都是成年的,还请许老点一下数目。”

     老头子只以为宁泽是外村人,看他的穿着就知道是个贫苦人家的孩子,所以也算是对他特殊照顾了吧。

     “一共22株,共11吊钱。”许老头从抽屉里取出了一两银子一吊钱放在了柜台上。

     这个世界的普通货币还是以银子为主的,100个铜板是一吊钱,十吊钱是一两银子,一百两银子为一两金子。听说他们神仙还有其他的兑换方式,这就不是柳安乐能知道的层面了。

     宁泽收了钱,想了想还是把另外两株药草拿了出来,握在他手里也有种一冷一热的感觉。

     老头子看到这两株草瞳孔明显收缩了一下,显然是有些吃惊,也让宁泽确定他自己并没有猜错,相比其他的药草,这两株应该更值钱。

     想到钱,宁泽也忍不住舔了一下他干涩的嘴皮。没办法,他到现在肚子还饿着,家里一贫如洗,还有一位病人需要照顾,他缺钱,很缺!

     “许老,想必你应该认识……”

     “我当然认识。”老头子以为宁泽在嘲讽他没见识,立即吹胡子瞪眼的指着宁泽的手说:“这株是寒月草,品行温和清冷,是用来制作疗伤药冷凝膏的主要材料。这株叫烈焰草,药性十分狂暴,是用来制作提升战斗力暴力丸的主药。”宁泽露出一丝佩服,反正他完全不知道。

     老头子则以为他被认同了,眼中也露出一丝欣羡,只是那种羡慕中并没有恶意,他看着宁泽随意的骂着:“你这小家伙运气倒是好,胆量也够大。算了,我不赚你的钱,都给你。”

     老头子虽然这么说,眼中却还是滑过一丝狡猾。他扔了三块金子在柜台上,直接让宁泽惊呆了。宁泽有想过很值钱,也没想到值这么多钱,瞬间就有三百两银子,就好像被砸中了五百万一样。

     修真的人,好有钱啊!随随便便挥出来的都是金子!这是宁泽此刻唯一的心声。

     “怎么!你还嫌少啊!”老头子看宁泽久久不收钱有点怒了,他确实有小赚一点,但是天地良心,要是宁泽拿到别处去卖,他最多卖二两金子。

     老头子不高兴的冷哼了一声。

     “额……许老,我不是嫌钱少,而是想请许老帮我兑换成银子。”他一个穷的没饭吃人要是拿个金子去买东西,还不把人吓死?

     “没嫌弃就好,我告诉你,虽然寒月草和烈焰勉强算得上是正真的灵草,但也是品级最低的,我给你三两金子已经很厚道了。”老头子絮絮叨叨的给宁泽换成三袋银子,古怪的脾气好像宁泽很不识好歹一样。

     宁泽只得干笑,拿了银子又道了谢才一溜烟的跑的飞快。许老看到逃窜的宁泽脸都黑了。

     “啧,老头子不是我说你,你表达好感的别扭方式也太别扭了。”

     “你闭嘴。”

     ------------------------------------------------------------------

     宁泽捧着肚皮上沉甸甸的钱袋,心情不能更好。这叫什么?要钱钱来?他宁泽也有转运的时候嘛。但是财不露白的浅显道理还是懂的,高兴了就偷着乐吧。

     走到一直为张怡芳治病的大夫家。

     宁泽揉把脸扣了扣房门。来开门的是个30岁开外的女人,她一看到找来的是宁泽,脸上立马就黑了,只说了一句我家男人不在就要关门。

     “等等,翠娘你干什么啊!……”院子里一个男人急急跑出来抓住女人的手,把即将合上的门重新打开,他看到还在外面的宁泽才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被叫翠娘的女人不依了,她气的叉腰就对着男人开骂:“柳万医!你说老娘干嘛!你说说你赊给他家多少银子了!你当老娘是开钱庄的吗!!还是当老娘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这个……”

     “少跟老娘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也就只能吊命,你要是能医好早就医好了,医不好就不要耽误别人另请高明!”

     宁泽被翠娘说懵了,他赶紧拿出银子,柳安乐欠了柳万医整整三两5吊钱,也就柳万医老在外面赊账才会让他欠着,所以才会让翠娘见到欠钱的人就没有好脸色,欠钱的都要从村头排到村尾了!别提还有其他村的!

     宁泽把三两五吊钱数给翠娘她的脸色才好上一些,但是依然对欠钱的人不喜欢。

     “柳医生,翠嫂说是真的么?我娘她……”

     柳万医对着宁泽清澈的眼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一直不想打击这对苦命的母子,没想到还是被翠娘说了出来。

     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把张怡芳的真实情况告诉宁泽:“你娘是久积成病,整个身体都已经不行了,如果好好调养还能活个三五年,要是得不到很好的照顾……随时都会……”

     宁泽立即感受到心里有一股巨大的悲伤堵在他的喉咙,让他呼吸都有些困难。显然属于原身的情绪又出来了,尽管宁泽克制,他的声音仍然显得悲怆而脆弱:“柳医生,一定还有办法的是吧。不管花多少钱我都愿意,还请柳医生继续为我娘治病。”说着宁泽又拿出十两银子递给柳万医,钱这种东西,总要到用的时候才方觉少。

     三百两,看起来都有些不够了。

     柳万医握着手里沉甸甸的十两银子,翠娘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她的男人还是要去,于是黑着脸把他的医药箱套在他的脖子上,一把推出去关在了门外。

     柳万医无奈的看了看门口,又梢了梢头才不好意思的说:“翠娘人挺好的,就是有点跟钱过不去,你别怪她。”

     哪个女人能大方的把钱借的满天下都是?跟钱过不去也是柳万医造成的。宁泽特别无语的看着罪魁祸首,世上有这么一个傻白甜,也算是造福一方了,也只能说是翠娘太宠他了。

     到了家门口,宁泽看到四处敞开的大门眉头皱了起来。张怡芳不能吹风,柳安乐走的时候还特意检查过所有门窗!绝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宁泽快步走进张怡芳的寝室,那满室浓重的药味中只见一个女人倒在床脚边,声音中传来揪人心肝的低声哭泣。宁泽目光触及到被推翻的破旧家具,地上堆积着故意被踩脏的陈旧衣服。那些衣服虽然陈旧,却是张怡芳用她的积蓄一针一线亲手缝出来的……那一地都是她拿命换来的……

     那些人不该践踏一个女人最无私的爱,她没有犯了哪条王法要被这样对待。

     宁泽忍住心中快要爆炸的名叫心痛的东西,使他的面目变得越发的冰冷与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