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悲剧农子.4
    宁泽新买的小落院里吵吵闹闹,挤满了形形色-色的人群。

     人群里哭的最凶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女人,满脸褶子,都已经不年轻了,声音还十分洪亮尖细。她叫张桂华,是柳安乐货真价实的奶奶。而她的男人叫柳岩,是柳安乐货真价实的爷爷。这两夫妻膝下有三个孩子,都是儿子,最小的就是柳安乐的老爹柳平,唯一分家出去的是老二,听说他出去后就基本不回柳家,所以这两老现在是跟着老大一起住。

     所以大伙儿也管他们家叫柳大家。

     柳大叫柳鸿,媳妇白英,两夫妻都是老老实实的农民,他们在外面干活,家里的事都是张桂华在管,张桂华说什么就是什么已经是他们家的生活常态。

     柳鸿也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柳文贤就是老二,长得一表人才,常被张桂华指着沉闷的两夫妻夸他是歹竹出的好笋,可见张桂华有多喜欢这个柳文贤。但是老大柳文川和小妹柳容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柳平还在的时候,也是家里的顶梁柱,但自从他去了九阳宗,剩下家里一家九口人,日子顿时难过起来。

     赶走了张怡芳和拖油瓶柳安乐,他们也还有七口人,全靠着柳鸿和白英能干,又能使唤着柳文川和柳容多干活,张桂华才觉得日子又顺畅了起来。

     柳安乐在外面过的苦,柳文川和柳容在他们家过的更苦。张桂芳有钱给柳文贤扯绸缎做衣裳,买文房四宝,也没钱给柳文川说一房媳妇,他今年都23了,被折磨的像头黑牛,看上去有30多岁。

     柳容也十九岁了,从十岁起张桂华就把所有家务都推给她,生生的把她磨的身材矮小面黄肌肉,到了该成亲的年纪张桂华还不放人,说她家的柳容比谁家姑娘都能干,聘金要的比天高,要她放人,除非让她大捞一笔。

     人都是被逼出来的,柳容能不能干吗?宁泽简直想呵呵。

     他看着在人群中闷不吭声的这两个人,以他现代人的心态,是很难想象他们能忍受下去的。

     张桂华一看到身材矮小像根草一样的柳安乐出来立即开始放大哭,声音震天,那么多人的讨论声都能被她压下去,令人不得不惊叹。

     宁泽掏了下耳朵听她哭,并趁机向刚请的两位大婶吩咐了几句。

     然后张桂华就开始嚎叫:“夭寿啊!我们柳家怎么会出这么一个小畜生,简直是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玩意儿,怪不得张怡芳要被天收,养了这么一个吃里扒外的儿子,活该她死啊!”

     接着指着宁泽的鼻子骂:“你这个小畜生你还有脸出来见人!挨千刀的贼娃子你竟然偷了我们家十几年的存款,我可怜的柳鸿,儿啊,你辛辛苦苦给娘存了一辈子的钱,娘一分都舍不得花,全便宜了这孙子!让他偷了去!这贼娃子现在吃好的,穿好的,还买大房子,我们一家却还在受苦!这没良心的小畜生怎么不被雷劈死,天啊,你怎么不长眼睛!!”

     宁泽忍不住笑喷,在这呼天抢地的哭声中特别抢戏。

     他咳了一下,盯着眼泪鼻涕流一脸的张桂华说:“你继续,不用停。”

     张桂华哪里还哭的下去,宁泽分明是当她是猴子,在看猴戏呢!这个该死的小混蛋!张桂华气的眼睛充血,瞪的斗大如牛。她一手指着宁泽,一手捂着胸口,像是喘不过气一样手指不停的抖动。

     宁泽淡淡的看她一眼,喘不过气是真的。宁泽用精神力一扫就知道,不过与他何干?用她的一句话说:死了活该!自己要作怪谁?

     但这老太婆哪那么容易死,柳文贤给她顺抚两下她立即牵着柳文贤的手,看着柳文贤的眼睛果真是千好万好,搞的宁泽起了满身鸡皮疙瘩。顺带让宁泽看刘文贤都觉得恶心起来。

     张桂芳喘过了气,前因后果也都哭清楚了,顿时扒拉出了她的来意,恶毒的盯着宁泽冷冰冰的命令:“小畜生,你偷了我们的钱买的房子就是我们的!现在带上你那个短命的娘从这里给我滚出去!”

     宁泽都被她惊呆了,他见过不要脸的,也没见过不要脸到这种程度的,连温晴她妈也比不上啊,真的!

     然而她一边骂宁泽,一边看向他身后的漂亮房子。听说这里原是一个九阳宗挂名弟子的住处,能成为九阳宗的挂名弟子,哪个不是有钱有权,所以这小落院虽然小,却处处都是别致,是他们这种乡下人建造不出来的。那叫什么?叫品味。张桂芳像是在看着自己的东西,表情是相当的满意。

     这时候李婶带回来七八个镖头大汉。宁泽一看,好家伙!他们一个个都像是真枪实弹在刀口下讨生活的真汉子,满身凶煞之气足以让普通人退避三舍。好多前来看戏的人都被吓的逃走了。

     张桂华当然也有注意到突然出现在宁泽身边的这些人,他们个个凶神恶煞的光看模样就吓人的紧。张桂华心想这小畜生该不会是去当了土匪了吧,否则他哪儿来的钱买宅子?

     “小畜生!你想干什么?!”张桂芳被她自己的想法吓的面色一白,两手死死的掐紧柳文贤的胳膊,把柳文贤掐的直抽痛。

     宁泽看着有贼心没贼胆的张桂华露齿一笑:“不干什么,想把你们叉出去而已。”

     宁泽耸了下肩膀,对大汗们指了指那一大家子。除了柳岩没来,其他的人都被张桂芳押来了,大概她以为能彰显她的地位,提升她的八王之气?

     王八宁泽是见到了,恶气也勉强算是气?不过张桂华真心不够看,除了嘴巴恶毒的像喷粪,嗓门大的像吼猴,她居然把对家里的态度拿来针对全世界,智商真捉急。

     宁泽手一挥,那七八个汉子立即朝张桂芳他们冲过去,彪悍的姿态直接把张桂芳他们吓到腿软,凶神恶煞的汉子们正好一手拎起一个。柳文贤运气不好,刚好被那汉子拽住被柳安乐撕下一块肉的地方,痛的他眼泪立即就飙了出来。

     张桂芳尖叫着:“柳安乐你这个挨千刀的龟孙子!你敢这么对待你奶奶,你猪狗不如,你不得好死!!你偷我们的钱还打人,乡亲们快看啊!我们村出了这么一个不是人的东西!!以后还怎么得了!!”她刚喊完就被抓住她的壮汉一把扔在了外面,摔了个四脚朝天。

     “哎哟喂……”张桂华一身骨头都快被摔的散架,在地上哎哟哟的叫着。

     宁泽走到门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都到这种毫无还手的程度,这老东西还想掀动民众排挤他,真当天下皆她儿子,她说不要谁活就不要谁活。

     宁泽觉得这女人真搞笑。

     她当初把柳安乐母子赶出去的时候想过他们死活吗?连块能种植的田都不肯给他们,不是要看他们饿死?张怡芳拼了命才把柳安乐拉扯大,在她病重的时候,柳安乐去求她,她有心软过一分吗?不仅没有还咒她早点死,这才多久?一天都没有过去,现在宁泽买了宅子,她凭什么觉得她有脸来抢啊!

     宁泽的嘴角恶毒的勾了勾,不快不慢的声音足以让所有人都听的清楚。他极为平淡的说:“你家丢没丢钱谁知道?丢了钱你不去找衙门,非要像条狗一样出来撒野就是你的不对了。要讨公道,衙门口去嚎。你要是眼瞎的厉害,可以让你身边的心肝扶好你,不然你摔死了,你的心肝可就没人疼了。”

     “你……你……”张桂华没有想到柳安乐会变得这么牙尖嘴利口无遮拦,被他几句话气的差点背过气去,只能在那里你半天喘不过气来。

     宁泽觉得他说的挺客气,既没有破口大骂,也没有蛮横不讲理,还好心好意的给他们指了另一条道路。

     张桂华被宁泽骂成狗,还咒她死!她最怕的就是死!平时有个头痛脑热那次不是兴师动众的折腾半个月?宁泽竟然敢这样咒她死!!

     完全不能饶恕!

     张桂华的视线只剩下恶毒,恨不得把宁泽咬碎。

     宁泽却越发温和了。他笑的越轻松,张桂华就越生气。然而宁泽的思想是这样的:使劲的作,不把自己作死的敌人都算不上好敌人。

     张桂华不负宁泽期望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眼神里都是你等着。

     宁泽满意了。遣散了看戏的人,一边招呼大汗们来领钱。

     他考虑了一下,李婶和张妈是要留下的,毕竟要照顾张怡芳,他自我感觉不是很方便。大汗们也要留两个,好让张桂华来一次摔一次,摔不死她也要把她摔痛。

     “要不要我杀了她?”宁泽身边的男人忽然厌气四射的说。

     宁泽奇怪的看他……

     “她太讨厌了,该杀。”男人给出了合理的补充。

     宁泽嘴角一抽,首先在心里问系统:这货是不是傅柏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