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 星际,人鱼,14
    这满车的人没有一个是跟莱伊没有过节的。

     听到宁泽的话,一个个的眉头都能夹死苍蝇。他们讨厌莱伊,却不能否认莱伊是有能力的,只是他的能力很少能用到正途上。或者说,莱伊整个人都没有站在正常轨迹上。

     如果亚伯星真的由莱伊来继承,后果就是不用其他星球来打,莱伊一个人就能把自己星球玩到灭亡。

     莱伊的可怕是他们在战场上亲自领教过的,那就是一个没有人性的疯子,所有他不感兴趣的,都是可以灭亡的对象。

     浮空车中的空气变得沉闷,不少人烦躁又不安。神经病一样的对手可以让任何人都感到头疼。

     他们安静下来,宁泽就让一直陪着他的阿塔找座位坐着。他也贴着窗口坐下来,目光看着窗外。外面阳光正好,照的山林翠绿,有一条清澈的溪流,流水磕磕绊绊,仿佛在岩缝中藏了大片的珍珠。

     不知道还要走多远,宁泽全身都泛起困意,交代608消除三辆车的行踪后就靠在柔软的后椅上合上双眼。他会这么体力下降,当然是因为蓝伯特没有节制。宁泽牙根痒痒的把被蓝伯特握在手里的手抽了回来,多大的人了,还喜欢手拉手。

     虽然宁泽是这么想,可是醒来后他还是整个人被蓝伯特抱在怀里。这甜腻的状况让宁泽也不由脸皮发红,他一把推开蓝伯特看眼空荡荡的车位。

     “到了怎么不叫醒我?”

     “因为昨天晚上你累坏了。”蓝伯特完全正经的说。

     宁泽一秒就脸颊爆红,妈蛋,这种事能不说出来吗,可耻度爆表了好吗!还有我们是在逃亡,逃亡!正经点!内心被草泥马占据的宁泽扭头就走,他需要脱离蓝伯特的气息,隔绝他带来的影响。

     下车之后,宁泽确实很快就调整好自己。放置悬浮车的是一个山洞,宁泽能看到山洞外面有忙碌的身影,似乎是在搬运什么。

     他走了出去,被明晃晃的太阳刺激的眯眼。那些人在搬的是物资,应该是和浮空车一起载来的,看那小山一样的面积,短短的时间内根本不能准备的这么万全,这些应该是辛迪早就准备好的。

     “这里离帝都很近,直线距离只有十分钟,如果我们不是白天撤退,万全可以用走的。”蓝伯特也走了出来,又补充到:“这里曾经是一个避难场所,遭到轰炸后就坍塌了,后来我和我的人马路过这里,偶然找到一条非常隐蔽的路线能通往曾经用来避难的地方,里面还是完好的。”

     听起来不错?

     “不过那个避难所修建六百年了,住人的话可能会有坍塌的现象。”

     宁泽无语了,但是还是要说,是个好地方。隐蔽不容易被发现,甚至都不会被想起,关键是离帝都近。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蓝伯特嘴角向上扯起了一点。别人不知道,宁泽还是知道的,他现在应该是在嘚瑟。

     宁泽盯了他一会儿才点头。不去打击他的积极性,说是宽容一个男人需要像宽容孩子一样。

     宁泽跟在蓝伯特后面,他说的路线确实很隐蔽,甚至路上遇到人还需要贴身才错过,也是因为太窄,才导致物资到现在还没有搬完。

     沿着弯弯曲曲接近半坍塌的岩石细缝走了大约五分钟,宁泽才看到一个中型广场大的空间,而到广场上的路还是临时用石头搭建起来的。显然他们现在走的路并不是原来的道路。

     宁泽顺着石头跳到广场地面上,这里以前是修建过的,用石板塔的简陋房子还在,用木头塔的嘛,已经烂了一大半,根本就不可能住进去。广场的边缘还有水声,宁泽立即就把它和外面的溪流联系在一起,倒有种意料外的惊喜,难怪以前这里能成为避难所。

     “还有东西给你。”蓝伯特脸上的笑意更多了一点,让宁泽出现一丝茫然。给他的?想不出来是什么东西,于是宁泽跟在蓝伯特后面,被他带到了一个宽敞的石头砌成的房子里,这座房子应该是最坚固最结实的一座了。而在房间的中间,宁泽居然看到一个一人多高的精神力感应石,这个地方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蓝伯特走到一边,拿起一本蓝色笔记本交给宁泽。

     宁泽已经意识到了,他翻开笔记本,果然看到练习课程,详细无比。但是字迹潦草,显然是赶工写出来的。是阿尔法吧,这种时候两个老头子还记挂着他的学习情况,宁泽想想也有些动容。

     “放心吧,我会好好练习的,搞不好就天下无敌了。”宁泽似乎是戏说了一句,却在以后花了无数倍的汗水去接近这个目的。

     至今蓝伯特还不知道宁泽的天赋,但他看的出来,辛迪和阿尔法两位校长都对宁泽期望极高。还有今天宁泽杀人用的手法也十分特殊,让人防不胜防。

     “中校,物资统计整理完了,预计够我们生活一个月。”蓝伯特手下的人来报告。

     两百多个人一个月的物资已经不容易了。

     “还有两名整形医生和没有登记过的个人终端有一百三十个。”

     这下连宁泽都惊讶了一下,这样短的时间可以做到这样,辛迪的人力物力都丰富到可怕的程度。

     “你去统计一下,那些人愿意做整形手术,就可以开始了。其他工作就按照以前野营训练一样,去吧。”蓝伯特娴熟的安排下去。

     “是!中校!”行完军礼,报告的人退下去。

     宁泽则开始看608通过各个监控设备探查到的影像。画面中是漫不经心的莱伊,以及一支迫不及待的军队。他们在一条偏僻的巷道中,用手中的枪对着宁泽他们消失的地方。由于不知道怎样打开,他们选择了强力破除。

     莱伊隔那些军人很远,甚至没有进巷子,就靠在巷口的白色悬浮车上,微微上翘的嘴角似乎是带着一股讽刺。就好像他知道宁泽他们并不在里面,又恶趣味的想看一帮军人白忙活一样。

     他这种不分敌我的行动方式,果然让宁泽觉得讨厌。

     不到一会儿那一支军队就一无所获的回来了,或者说他们唯一的收获就是蓝伯特掉在地上的奴隶项圈,证明他们确实在那里呆过。

     奴隶项圈上有蓝伯特的编号,现在他和宁泽一起失踪,再根据亚瑟提供的信息,宁泽就可以被确定为反叛份子了。

     然后他们开始根据宁泽的个人终端进行定位,非常训练有素的摸到了他们定位的地方,不过莱伊还是懒洋洋的,甚至单手撑在了车顶上。

     这次军人们就更迷茫了,他们定位的是一家酒店,可是他们把酒店上上下下的人员全部排查完也没有找到宁泽。把酒店翻的底朝天还是什么都没有找到,而他们心目中十分信任的定位系统还指着酒店。

     一个军人忍不住拍了拍那个定位系统,原本定位宁泽的光点闪了闪,出现在与他们完全相反的方向。

     宁泽只能看到影像听不到声音,不过也能猜到那位军人暴躁的在问是怎么回事。

     然后他们也只能又拉着军队从东面去了西面,当这些军人面对他们面前更加高大的酒店时,宁泽相信他们的内心是蛋疼的。

     由于那家酒店人流量太大,所以到现在那支军队还在排查中。

     并且他们闹这么声势浩大,消息很快就传的越来越离谱,上面顶不住压力,只能在星网上公布了宁泽这一个反社会团伙。因为这个团伙有公民身份证的只有宁泽一个人,于是他便成了头号头目。宁泽长的好看,年龄很小,还是一条人鱼,算哪门子的反动头头?逗人玩的吗?整个星球的人都不干了,直呼帝国为了掩饰真相愚弄民众。

     帝国的信息部门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正在他们焦头烂额的时候,克拉克学院发表了声明,声称宁泽是他们学院的学生,并且他的天赋价值达到史上最高,精神力测试值为9s。学校呼吁国家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宁泽,将他保护起来,千万不要让他受到伤害,因为他直接关乎着帝国的强大。

     这条信息公布出来,整个星网上都是雾草啊!就知道不是头号头目,反而是被反动势力掳走的国!之!栋!梁!

     这样可怕的信息在星网上炸开,峰回路转的连帝国都傻了。他们火箭一样的派人去克拉克学院考证,阿尔法院长亲自回应了他们,并且表示宁泽肯定是被掳走的。看到战斗音乐学院全员痛心疾首的模样,宁泽差点笑死过去。

     于是帝国又把蓝伯特挂上去,告诉大家,他就是头目。

     蓝伯特不知道宁泽在笑什么,从刚才就不理他,反而对着精神力测验石一个劲的笑……这……还正常吗?

     蓝伯特完全不敢打断宁泽,等他自己笑完。

     “咳。”宁泽尴尬了一下,脸上的肌肉都酸痛了:“准备一下,我要和伊芙进行联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