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8章 星际,人鱼,8
    被人当众退婚是什么感受?费雷得力克感觉无地自容,他觉得那些看向他的视线都在嘲笑和讽刺,使他羞耻并且愤怒。

     伊登也没想到宁泽会这样做,他诧异的挑高眉毛看向宁泽,声音中透着冰冷:“我亲爱的哥哥,你的婚事是父亲订下的,你是要违背父亲的意思吗?”

     伊登嫣然一笑。他以为自己一身华丽的衣裙,兀自妩媚。殊不知在宁泽眼里,他穿的是一身红红绿绿的鸡毛毯子。宁泽内心抽搐,艰难的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伊登又以为他自愧不如,胸口不由抬高了两分。

     “退婚的事父亲已经答应,你可以自己问。”

     “怎么可能?我不信,我现在就问爸爸!”伊登气的瞪眼,当下就用个人终端连接伯格,因为费雷得力克的家族和伯格有生意上的来往,所以伯格只是拿宁泽当联姻工具而且,又怎么可能轻易答应退婚?就算退婚也应该是费雷得力克说出来,因为费雷得力克才是他们家的宝贝,宁泽不过是个赠送品。

     连接很久才被接通,已经晚上了伯格还在公司。他神情疲惫的看着一身精心打扮的伊登,语气淡漠的问:“你有什么事,说吧。”

     “爸爸。”伊登愣了一下。他现在才发现伯格很久没有夸奖过他了,是最近太忙了吗?伊登不开心的皱起眉毛撒娇:“爸爸,你好久没有陪我和亚父了,什么时候陪陪我们吧?”

     换了以前,伯格对伊登是有求必应,但是现在他却揉着额头,似有一丝不耐烦:“你有事吗?我还在忙。”

     伊登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到底是被宠着长大的,他根本就忍受不了伯格对他冷漠,更何况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还有宁泽在这里。

     “爸爸,今天是学校的新生晚会,晚点你来接我吧。还有亚萨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他和费雷得力克学长的婚约解除了,还说是你同意的。”

     “亚萨在你旁边?”伯格脸色沉了下来,伊登开心极了,快速的说:“在的在的。”他还主动走到宁泽旁边,让伯格能看到宁泽。

     宁泽冷着一张脸和伯格对视。

     “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伯格对宁泽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么说的。

     黑名单?放出来?是他们以为的意思吗?所有人都呆掉了。

     宁泽想了想,点了点头。他把伯格的个人终端设置成黑名单了,就是猜到他会受不了亚瑟和伊登两个人作戏,肯定要来烦他。没想到这男人会在大庭广众下说出来,就不怕丢脸吗?

     看到他答应,伯格松一口气,语气也柔软了下来:“学校里有什么需要的?”

     “没有。”

     “钱够用吗?”

     “够。”

     “你穿的什么?”

     “礼服。”

     伯格把他从头到尾看一遍才说:“挺好看的。”

     “……”宁泽不自在的别扭了一下,决定不在让他自由发挥了:“你还有事吗?没事我走了。”

     所有人又呆了,他们以为伊登才是狂霸拽叼炸天的人,没想到伊登在他父亲那里根本没有地位。反过来看上去低调没有地位的宁泽,在他爸爸那里才是真正的狂霸拽叼炸天。他这种态度不会挨揍吗?

     伯格:已经习惯了……

     伊登一把掐断了通讯,脸上阴晴不定,如果他到现在还看不出来伯格的态度,那他就白活了。可是他怎么都想不明白,是什么让伯格发生了改变?居然还为了他悔婚……

     在伊登心里已经相信宁泽的话,以为他今天这么做是伯格授权的。他越想就越气的不行,要不是人太多,他现在就要联系亚瑟了。

     宁泽恶劣的欣赏了伊登的脸色,虽然很快就离开,但是那股子恶劣却留在他的嘴角,让他看上去心情不错。如果没有遇到达尔西就更好了。

     他带走了蓝伯特,达尔西怎么可能会甘心,所以宁泽不是遇到他,而是他来找宁泽的。

     达尔西身边还有一个身材高挑纤瘦的男人,他优雅的朝宁泽举了举酒杯,醇厚的声音温柔的说:“你是今天晚上最特别的。”

     宁泽看到他,嘴角的笑却一点一点的隐藏下去。

     “你对我似乎有敌意?”那个男人敏感的说,他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笑,眼底却有一抹深究。

     “如果你刚甩了一个人渣,再碰到搭讪的人你也会有敌意。”宁泽随手取走一个路过的服务生盘中的酒,朝男人抬了抬,意思意思的回礼示敬就离开了。

     那个男人看着宁泽离开的方向眼睛饶有兴趣的眯了起来,手指轻轻转动着酒杯。

     达尔西看到他的样子心里咯噔了一下,怀疑的说:“殿下,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这绝不是达尔西愿意看到的,因为蓝伯特,他跟宁泽势如水火,就算宁泽把蓝伯特还给他,他也不会就那么算了。

     “很有趣不是吗?”男人语气温柔,因为他也是特别的,因为他脸上有一张昂贵的蝴蝶面对,足以吸引任何人鱼的视线,却吸引不了宁泽。

     眼看着宁泽走远,达尔西也就不管了:“殿下你先自己找找乐子,我去去就回。”

     “去吧。”男人似恒古不变的温柔。

     达尔西一高兴,眼睛都亮起来,他对男人点头,转身就跑了。

     宁泽的穿着非常好辨认,达尔西要找到他并不难。他拦住了宁泽,语气霸道:“我们出去谈谈?”

     宁泽知道他要谈什么,并且知道达尔西已经把他当成了情敌,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宁泽确实破坏了达尔西的美梦。

     不过达尔西的爱情本就是一场痴念,是强求不来的东西。

     “走吧。”宁泽带头走出人群,从侧门出了大厅。

     外面夜色冰冷,没有星光点缀,只有几盏路灯亮着,泛着孤独的味道。

     四下无人,达尔西的眉毛也忍不住挑了起来:“你居然敢跟雄性人鱼来这里,胆子不小。”

     宁泽都懒得去抨击一个雄性人鱼的自信。

     “你可以说了。”

     “我要蓝伯特,你把他转给我,我给你一百万帝国币。”达尔西提出诱人的条件,就算是黑市上最高等的奴隶也卖不到十万。

     宁泽嘴角翘了起来:“只要你说服蓝伯特,我一分钱不要你的,而且还能保证你们过的美满幸福,当然前提是你们听从我的建议。”

     达尔西脾气暴躁起来,他认为宁泽是在嘲笑他,是在讽刺他蓝伯特根本不愿意跟他走,说话都变得咬牙切齿充满威胁:“我只要蓝伯特,不要逼我取消你的上等公民身份!”

     他倒是提醒了宁泽,如果他的公民等级被降级就会失去拥有奴隶的权利。达尔西是个贵族,而且身份还是一个侯爵,动用点人脉还是能办到的。

     但是这样做,他抢夺蓝伯特的事势必会曝光。

     “容我提醒你一下,你让重蹈大皇子伊芙的覆辙吗?你想要蓝伯特死吗?”

     宁泽的语气极重,把达尔西都吓住了。

     但是伊芙的故事举国皆知,虽然平民津津乐道,但是这件事却是皇室的耻辱。大皇子伊芙是个人鱼,从小就失去亚父,国王哪里会管他,直到他长大后爱上了一直照顾他的奴隶,被人捅到国王那里闹的沸沸扬扬,国王直接下令处死奴隶,伊芙连国王的面都没有求见到。

     到现在十几年了,伊芙已经三十五岁了,他还不肯嫁人。

     以前达尔西对蓝伯特的感情被三皇子莱伊知道的时候,莱伊不是不想处死蓝伯特,而是处死蓝伯特后,达尔西必然要闹的天翻地覆,到时候又是一桩丑闻。莱伊是为了前途不受影响才让蓝伯特活着,虽然后来还是弄死了。

     “不会的!我可以保护他!”达尔西大声的反驳。

     宁泽莫名嗤笑了一下,他的笑声让达尔西整张脸涨红,在半明半暗的光线下依然清晰可见。

     连皇子都无法反抗的奴隶制度,达尔西拿什么去反抗?

     “我可以的!”达尔西被刺激的大吼一声,他丢下了宁泽就离开。

     宁泽默默给达尔西点个蜡,不管是奴隶制度还是蓝伯特,他一个都搞不定。

     晚会要十二点才结束,而距离结束还有四小时,宁泽想了想还是无所事事的往回走,准备和大家一起回去。

     “他以后不会来烦你了,我解决了。”

     蓝伯特幽灵一样从一个雕像后面走出来,宁泽被他吓的想打人。

     “还有莱伊不是好人,你不要接近他。”蓝伯特实在忍不住才出来的,就怕莱伊对宁泽玩花招。只要想到莱伊可能会对宁泽做什么,这个男人的脸色就阴沉的可怕,宁泽已经成为他心口上绝对不能被碰的东西,除了他自己。

     宁泽觉得,蓝伯特怎么像一块狗皮膏药一样!特么的黏上了就撕不下来了是吧!!

     “你已经成鬼见愁了你知道吗?”

     “鬼见愁?谁?”

     “你。”

     “我的新名字?”蓝伯特的目光微微一闪,眼底有了光亮与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