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6章 星际,人鱼,6
    阿尔法看着宁泽。

     宁泽稍微愣了一下,就感谢的说:“那就谢谢校长爷爷了。”他跟在阿尔法的后面,穿过了长长的黑色走道,然后阿尔法打开一道金属大门。

     宁泽的视线豁然就变得开朗,他们面前是一个巨大的操场,操场的中央围着许多高大的雄性人鱼。阿尔法毫无停顿的继续往前走,宁泽则边走边悄悄回头。他们出来的门已经变成一栋墙,延伸出去的院墙十分的高,显然墙的那边就是战斗音乐系。

     “这里是海滨军校。”阿尔法看出宁泽好奇便对他说。

     海滨军校?宁泽无语了一把,在地图上克拉克学院和海滨军校相隔几十条街,没想到实际上只隔了一道墙,不,是一道门。而现在阿尔法就带着他来海滨军校串门了……

     随着阿尔法的脚步,宁泽也走进了热闹的人群中。

     “你在这里随便看看,别走太远。”阿尔法嘱咐。

     “哦,好的。”宁泽点头答应后,阿尔法就放心的离开了。

     他们两个都是心大的,宁泽根本就不拿自己当雌性人鱼,阿尔法则认为宁泽能力强大,谁敢招惹他就是自讨苦吃。于是宁泽顶着各种瞩目的视线,走到了看押奴隶的地方。

     在亚伯星有六种身份等级:皇族、贵族、上等公民、中等公民、下等公民、奴隶。

     上等公民以上就拥有购买奴隶的权利,而市面上的奴隶基本是走私来的,而国家分派的奴隶只有在战乱后才会有,多半是战俘。不管是哪一种,都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不会被当人看,只能算比较聪明的牲口。

     宁泽面前的几十个人衣衫褴褛,狼狈的像刚从矿洞里钻出来一样,他们大部分人脸上都带着绝望,或许某一天他们就会亲手结束自己的性命,这是他们唯一还能自主的事。而他们的主人,会有一百种方法让他们生不如死。

     宁泽在这群奴隶中看到了蓝伯特。

     他曾是亚伯星的中校,有着很光明的未来,现在一切都被粉粹了。被剥夺公民权限,贬为奴隶是亚伯星上最严厉的惩罚,但是宁泽知道,那些指控他的罪名都是子虚乌有的。蓝伯特会被如此对待,真正的原因是他不愿意屠杀巴伦星上的小孩子。

     他违反了第三皇子莱伊的命令。

     对皇权来说,宝剑再锋利,不听从命令就是白搭。所以蓝伯特被舍弃了,他维护了他心中的仁慈,丢掉余生的自由和人权。傻或者不傻,每个人会有不同的定义。

     宁泽走到蓝伯特面前,用他的个人终端去触碰蓝伯特脖子上的奴隶项圈。蓝伯特仰面看着他,海蓝色的目光平静。宁泽看着他的眼睛,表情比他还平静,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住手!”斜对面的人群中忽然出现一声咆哮。

     宁泽并没有停手,恍若没听到般和蓝伯特签订完奴隶协议才抬起头,看到一双暴怒的眼睛。来人十分高大,有一头金黄色的头发,眼底却充满阴桀,仿佛想要将宁泽弄死。

     “你在对我说话?”宁泽露出惊讶。他面前的人叫达尔西,是个霸道蛮横的贵族,并且暗恋蓝伯特已久。蓝伯特这次变成奴隶,最高兴的人就是他。

     他本来一辈子也没有办法和蓝伯特在一起,却没有想到蓝伯特会被贬为奴隶,他以为这是上天对他的恩赐,却没想到跳出一个宁泽来。

     “你这个第三者!我不管你是谁,现在把契约解除掉!”达尔西愤恨的揪住宁泽的衣领将他提起来,压低声音阴狠的对他说。

     “原来你们是一对?需要我成全吗?”宁泽歪头看着还跪在地上的蓝伯特,让蓝伯特的脸色十分难看的站起来。同为雄性人鱼,蓝伯特看上去比达尔西还要高。他没有回答宁泽的话,而是一招就让达尔西后退一步,把宁泽从达尔西手上夺了下来。

     这边的动静很快就引来阿尔法和另外一个老头。

     “在闹什么?”老头皱眉看着达尔西。

     “校长,这个人鱼擅自绑定了我们的奴隶,可以解除他们的契约吗?”达尔西恶狠狠的说。

     宁泽才知道这个老头是海滨军校的校长辛迪,看起来和阿尔法的关系还很不错?

     宁泽在看辛迪,辛迪自然也在看宁泽,不过和面对达尔西的态度完全不同,辛迪的眼中是惊讶惊喜和激动。显然宁泽的事阿尔法已经对他说过了,一个精神力9s的人鱼,别说是绑定一个奴隶,就是给他绑定十个保护他都让辛迪觉得不够,要是条件允许,起码要按军队计算!

     宁泽不知道,他在辛迪眼中已经荣升为最有价值的人鱼。他只要想象一下宁泽以后能在几千米的范围内进行催眠,这种功效能使他们军队变得何其强大!!所以宁泽的事绝对要完全保密!

     辛迪的眼神温和的说:“绑定了就绑定了,你再看看,还有没有能看上眼的?”

     海滨军校的学生全部傻眼了,这也太梦幻了,这怎么可能是真的?辛迪那么残暴的一个人,怎么可能那么和蔼可亲?!甚至有人狠狠的掐了别人一把。

     “亚萨,这是辛迪的好意,你不用和他客气。”阿尔法乐呵呵的说。

     看来是真的,鸦雀无声的学员们得出这样离奇的结论,他们都好奇,这条人鱼是什么人?

     就算阿尔法那么说,宁泽也不可能得寸进尺,本来他擅自抢了国家分派给海滨学员的奴隶就很逾越了,要是再继续未免太得寸进尺。

     他刚想拒绝,蓝伯特就一把拉住了他,并且非常用力,直到他发现弄疼了宁泽才放轻力道,不过还是死死的握着宁泽的手腕,半点也不松开。

     宁泽和他对视,看出他眼中的乞求,又随着他看到另一个人。那个人一头一脸的血,嘴唇严重干裂,像是沾了一层白色的粉末,黑色中间杂青白的脸色随时都会倒下去。但是宁泽不认识这个人,准确说是亚萨不认识。宁泽冷淡的抚开了蓝伯特的手,他转身对着阿尔法和辛迪,眼中的心思转变了好几回,才不好意思的询问辛迪:“辛迪爷爷,我真的可以再选一个人吗?要不,我把他退了。”

     宁泽一指蓝伯特挑眉。

     蓝伯特呆住了,他能拒绝被退货吗!

     或者:他为什么会觉得这个人心地善良,明明从刚才他就很恶劣不是吗?

     “呵呵,当然可以。他……你就留在身边吧。”辛迪似乎是有话没有说完,变成了一声叹息。

     宁泽知道他想说什么,估计在蓝伯特判决未下之前,他的相片还挂在海滨军校的优秀学员墙上。学校只能为国家输送人才,却没有办法保证每个学员的未来。蓝伯特就是昨日的荣耀,今日的尘埃,见面会让他感到伤感。

     “谢谢辛迪爷爷。”宁泽想了想,发现他竟然没有可以拿来感谢对方的东西,只能采取无赖的形式把蓝伯特拽到辛迪面前,土匪的说:“辛迪爷爷放心,等他挣钱了,我就拿他挣的钱孝敬你。”

     辛迪当然不会贪这些东西,所以大笑起来。

     宁泽又契约了一个人,把达尔西气的咬牙切齿,但是他想破头也没想出这么一号人鱼,连辛迪都对他和颜悦色,达尔西只能愤怒的瞪他很久,然后眼神狠毒的转身离去。

     宁泽自然有看到他,但是那又怎样。

     以前蓝伯特就是被他带走的,可惜他压制不住蓝伯特,完全搞不定,还闹的三皇子莱伊都知道了。达尔西是莱伊的表弟,莱伊当然不会让他干这种蠢事,就想让他死心,于是伊登吹了一口风,亚萨被迫嫁给了蓝伯特。

     结婚对这两人毫无意义,不过最后还是死在了一起。

     宁泽瞥了一眼蓝伯特,莫名让蓝伯特内心有点心虚,因为他仿佛能看懂宁泽的每一个眼神,刚才宁泽就在说:你做错了事。

     “我很抱歉,并且谢谢你。”蓝伯特搀扶着另一个人诚恳的对宁泽说。

     “好了,你们先回去吧。”辛迪眼中有欣慰。

     “那我们先走,后面的事你想办法。”阿尔法似乎也有欣慰。

     “放心吧,交给我。”两个老人对视,宁泽闻到了一丝不正常的,像极阴谋的味道,他似乎是被这两老头利用了?宁泽皱眉看着蓝伯特和受伤严重的那个人。

     “亚萨。”

     听到阿尔法的呼唤,宁泽才把视线从两个人身上收回来,转身跟上阿尔法。

     蓝伯特和唐纳德刚才亚历山大,宁泽绝对是他们见过的最有威慑力的人鱼,明明长的那么漂亮,为何气场那么足,居然让他们两条雄性人鱼大气都不敢喘,仿佛会断气似的。

     宁泽只是在猜,阿尔法和辛迪都想救这两个人,宁泽的出现刚好给了他们这个机会。

     刚穿过那道相连的门,宁泽就收到阿尔法递给他的钥匙,阿尔法说:“我把医疗室的地图给你,这是钥匙。”

     宁泽拿着那张识别卡,翻弄两下,嘴角翘了起来:“学生刚才还在想要怎么向校长爷爷开口,没想到校长爷爷就给我了,我跟校长爷爷还真是心有灵犀。”

     阿尔法被他噎了一下。

     宁泽却一脸无所谓的晃了晃手上的识别卡离开,人是他要救的,但是他也要让阿尔法知道,欺骗是一个会让人尴尬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