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7章 星际,人鱼,7
    宁泽没想到蓝伯特要救的人是他的副官。怪不得亚萨没有见过他,因为亚萨遇到蓝伯特的时候,唐纳德早死了。安顿好唐纳德,宁泽还要去接阿塔,他之前就给阿塔发了信息,现在也快到了。

     于是他走出治疗室,蓝伯特也跟了出来。

     “你不在这里看着?”宁泽随口问。

     “不需要。”蓝伯特想了想,认真的说:“我是你的奴隶,我需要保护你。”

     宁泽很想说他在学校不需要保护,但是他暂时也没有想到安顿蓝伯特的办法,只能让他先跟着,免得他去报社连累自己。

     宁泽在前面走,蓝伯特大步风行的跟在宁泽左右,他是一个高大英俊的雄性人鱼,出现在一堆雌性眼里自然吸引眼球,破烂的衣服露出肌肉,反而增添了野性的强大味道。

     阿塔对出现在宁泽身边的雄性人鱼充满惊讶,想到宁泽的特意嘱咐,阿塔便从箱子里拿出了几套衣服。

     宁泽把衣服丢给蓝伯特,帮阿塔拉着一个行李箱说:“跟我来。”

     宁泽的住宿已经分派下来,他按照个人终端上的信息找到一个小套房,还是上下两层结构的,是以蔚蓝色为主调,清新淡雅的感觉还不错,房子也干净,简单的打扫一下就可以了。

     “你们自己选房间吧。”宁泽拉着行李箱就往楼上走,半道上宁泽的行李箱就被抢了。

     蓝伯特扛着行李箱说:“要上楼,你拿不动。”

     “……”如果连行李箱都拿不动,宁泽肯定要吐血。但是他又不能跟蓝伯特争辩自己拿得动,感觉好幼稚。爱拿就拿吧,他还可以省一把力气。

     宁泽到楼上选了第一间房间,蓝伯特选了他的旁边,阿塔习惯住楼下,等宁泽下去的时候他和勤劳的小b已经开始忙前忙后,场面十分欢乐。

     阿尔法还给了阿塔特许,他可以每天去厨房选取新鲜的食材,大大的便利了他们的吃饭问题,他的各种特殊照顾当天就传遍整个战斗音乐系,宁泽还没有出门他就已经出名了。

     开学的第二天,克拉克学院按照惯例举办了迎接新生晚会,给所有新生一个相互认识融入集体的机会,所有新生都必须参加,宁泽也不可能例外。

     宁泽现在正不习惯的扯着他身上的小西装。

     用蓬松柔软的丝绸代替领带就算了,毕竟还有迹可循,可是袖口和衣摆的荷叶边蕾丝是怎么回事?本来腰就细,再这么一穿就像在穿裙子,下面也是紧身裤搭配高帮鞋,更像裙子了……

     “大少爷这样穿真好看。”阿塔还夸奖。

     “……”宁泽看着镜子里身娇体柔易推到的自己浑身不自在了,他问:“别人都这么穿?”

     “大少爷是不是嫌这套太朴素了?可是我们没钱买华丽的礼服了。”阿塔有点难过,因为他们家的大少爷已经很久没有礼服了。

     所以这已经是朴素的?宁泽只能接受这个设定,总得入乡随俗。

     “这件就很好,我走了。”

     “大少爷,你不能吃晚会上的东西,不要忘了。”

     宁泽摆摆手表示他知道了,出门就差点撞在蓝伯特身上,蓝伯特还顺手捞了他一把,让不习惯和陌生人亲密接触的宁泽一脸黑线:“以后不要守在门口,更不要守在门中间!”

     宁泽推开他的手又补充到:“不要跟来。”

     于是蓝伯特只能任由宁泽从自己怀抱里离开,甚至还有些愣神。他想跟在宁泽身边,他以为这是因为宁泽在他最惨淡的时候出现在了他的生命里,是他在漆黑世界中看到的唯一一束光芒,并带给了他久违的温暖。他以为这是源于他内心的忠臣,然而就在刚才抱住宁泽的时候,他的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他对人产生了强烈的渴望,那是贪恋的,占为己有的欲-望。他的呼吸都粗重了几分。

     “你的额头怎么了?”阿塔整理好宁泽的衣服后,在走廊到碰到奇怪的蓝伯特。

     蓝伯特担心阿塔看出自己的心思,被惊的用手摸了一下额头,才奇怪的发现他的心思又不能写在额头上,简直是做贼心虚。

     “我额头有什么?”

     阿塔以为自己眼花了,他刚刚明明在蓝伯特额头上看到了东西,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他只能抱歉的说:“是我看错了,你那里什么都没有。不过你怎么在这里,没跟着大少爷?”

     说到这个蓝伯特就有点失落。

     “他不让我跟。”

     阿塔看着面前的大块头,没想到对方意外的傻。本来阿塔还很羡慕蓝伯特的,因为不是每个雄性人鱼都可以拥有强健的体魄和傲人的身姿,阿塔就是雄性人鱼中的极少数,他体质不好,连工作都不好找,只能成为仆人。

     “你想要保护大少爷吗,如果想就去吧,今天肯定会发生事情。”

     蓝伯特在他说完就直接转身走了,如果宁泽不喜欢,他可以站的很远,但是必须要看得到人。

     克拉克学院还特意派了旅游车来接音乐系学员的,因为他们最远,来回并不方便。所以宁泽在一楼大厅看到了别人的礼服,那还真的是……眼花缭乱……

     他们这一届的新生只有十几个人,据说还是多的,而整个战斗音乐系加上师生也不到百人,可见这个系别有多么的凄冷。

     所以哪怕宁泽迟迟未出现,其他新生还是友好友爱的等着,谁让他们人少呢,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何况他们也想见见这位刚入学就获得一系列特权的学生是个什么样的。

     但是当宁泽出现的时候,这些学生都愣住了,因为宁泽在他们眼里太简朴了!这么简朴的一个人就是传说中最受宠的特级学员吗?

     宁泽和他们差不多,因为他们太华丽了!简直是用七彩在装扮自己,宁泽差点就以为自己看到了穿着七彩虹的仙男们。好在他们都长的不差,否者这样的搭配,可能就只能看到一团纠缠不清的布了。

     虽然他们现在在宁泽的眼里也像七彩的海石花。

     “人到齐了,走吧。”

     时间确实已经不早,于是大家都收心,陆陆续续的上了学校派来的车,坐在宁泽旁边的少年还胆大的和他聊天。不过言语中都有些不理解宁泽为什么会穿成这样,好像会显得很穷酸似的。宁泽也了解到他们喜欢鲜艳的颜色是因为他们对海洋的热爱,他们喜欢一切瑰丽的东西。

     十几分钟很快就到了。

     克拉克学院的迎新晚会设置在学校最大的礼堂,那里早就人潮拥挤热闹非凡,宁泽他们这一车人简直就是沧海一栗。

     不过十几个雌性人鱼站在一起非常引人注目,他们都是生面孔,除了来自战斗音乐系就没别的地方了。

     宁泽看到了伊登,才短短两天时间,他已经在学校里红透半边天,现在前前后后拥簇着很多人,他的模样仿佛是一个女王。

     他会这么红,当然有星网的加持,还因为他本身很漂亮,受到吹捧非常合理。

     宁泽能看到伊登,伊登当然就能看到宁泽。和伊登相比,宁泽就是万花丛中一点黑,他会被拥护在中间是因为阿尔法的照顾,让这一届的新生潜意识的觉得他的身份地位是不同的。

     伊登看到宁泽好好的他就火大。本来开学后伊登没有看到宁泽,还以为他不来学校了,十分的得意,还跟亚瑟商量着假装不知道宁泽没去报道,让他连厨艺系都没得上。

     他们得意没多久,因为当天晚上伯格就告诉他们宁泽被战斗音乐系录取了。伯格是通过监控得知宁泽没有去报道,然后才火烧火燎的去克拉克学院查询,才知道他改了系,还被战斗音乐系录取了。

     那时候伯格说不出来他是什么感受。骄傲?有。难受?有。更多的是一种渐渐明悟后的悔恨。会让他发生这样变化的无疑是亚瑟和伊登。

     宁泽已经不在他眼前,只存在他的记忆,不能更坏,而亚瑟和伊登却天天在他面前,一天比一天更坏,特别是他们在他前面虚情假意的时候,几乎让他作呕。有这样的对比,宁泽在他心里一天比一天好。他现在对待亚瑟和伊登几乎变得和当初对待宁泽一样冷漠……

     伊登斜眼看了一眼弗雷得力克,骄傲的嘴角翘了起来,声音中似有一种甜蜜在蔓延:“弗雷得力克学长,你的未婚妻来了,你不去迎接吗?”

     弗雷得力克看到宁泽早就心神荡漾了,可是现在伊登正值烫手可热,他自然不想失去。他看着宁泽的眼中有着忍痛的割舍,他刚想说话就被宁泽打断。

     “弗雷得力克,我跟你的婚约已经作废,你别再用你恶心的眼神看着我。”

     弗雷得力克被惊懵了,现场也是一片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