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快穿娱乐圈.19
    如果让姚书筠爬到宁泽记忆里的那种高度,对付她还真不这么简单,可惜这次没有苏晨的神助攻,以姚书筠现在的地位注定要被铭飞舍弃。

     宁泽把手机收起来,正对着站在他面前已经可怜了两天的男人。装的挺像那么一回事,好像受到什么摧心肝的委屈。然后磨磨蹭蹭的把宁泽抱在怀里,亲亲密密的贴合在一起。

     然而,某个不老实的东西很快就顶在了他和宁泽之间。

     这破功的速度……差点让宁泽笑出声来。

     “两天了,挺想的。”楚云暴露后没脸没皮的说。

     嗯,宁泽用手测试了一下硬度,好像是挺想的,他嘴角翘了起来:“一次。”

     “二次。”楚云争取自己的幸福指数。

     宁泽很想扶额,楚云趁机吻在他的唇上,并把他抱起来一路从书房到了卧室。求爱成功当然就要享用,楚云迫不及待的把人压在床上。亲吻从最初的缠绵变得充满野性,楚云浓浓的占有欲彻底爆发出来,每一个肢体语言都能沾染上色-情的味道。

     在床事上,宁泽是一位充满诱惑力的恋人,并且愿意适当的给予恋人支配权,从而让对方从身体到心理都得到极致的享受。当然,这是双向享受。

     楚云亲吻着宁泽欣长的脖子,被强烈的情绪盈满,仿佛融进了他的灵魂,让他时时刻刻想把人拘在怀中。

     “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楚云撑起精练的上半身,汗水沾湿了他的黑发,深邃的双目紧紧的盯着宁泽,是刻骨的眷恋。

     事实上宁泽呆不久了,这个问题问的真不是时候。他用手指似描摹般的贴在对方轮廓分明的脸上,声音还带着情-欲过后的沙哑:“你觉得我会离开你?”

     楚云侧过脸贴在他的手心上呼吸,滚烫的鼻息带着灼人的温度。他略作思考,然后眼中的迷雾很快散尽,眼底变得宛若无尽的深渊,似无法动摇的意志,回答宁泽的声音里充满执着与坚定:“不,我不会让你离开我。”

     宁泽没忍住在他嘴上亲了一口:“那你得好好努力。”首先你得掌控的了这世界的规则,看起来难度好大,还需慢慢努力,暂时做不到啊。

     宁泽忍笑着翻身把楚云压在身下,跨坐在他腰间主动律动起来。楚云躺在他的身下清晰的看到他的全身,看到他每一寸肌肤,以及做-爱时带给他的每一丝变化,是那么的充满蛊惑。楚云的血脉难以克制的喷张起来,他看的到,所以能更精准的掌控宁泽身体上的每一丝感受,让这一场性-爱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与满足。

     -----------------

     那天之后,果然如宁泽想的那样,他在这个世界呆的并不久。哪怕他后面什么都没有做,他也只在那里呆了半个月。

     在第二天,他、刘易、许青三人正式签订合同,然后宁泽就在他们惊讶中一次性将资金全额打到剧组账号上。然后是皇城的拍摄,他补完了所有的镜头。刘易对他的镜头都非常满意,他看得出来宁泽很喜欢拍戏,却无论如何都想不通他为什么不参与新电影的拍摄,那么多钱都出了,不参演是个什么道理?

     宁泽对此却只字不提。

     剩下来的时间他都和楚云在一起,去逛过超市,当过厨房杀手,拿零食诱惑过别人家的猫咪,玩过游戏,双双摔死。他们还把楚云的别墅大改造了一番,处处都留下了两个人的痕迹。

     安寒是在第三天被抓的,同时落网的官员多达数十人,这些年安寒经手的各项目经费累积达到180亿,占据铭飞绝大多数的投资,也是g过历史上最高金额的洗黑钱案。当宁泽把安寒自己保存的详细证据上报给国家部门,立即就引起高度重视组成了特别行动小组,姚书筠就是被他们带走的。

     姚书筠当时正要去和安寒玉石俱焚,姚书筠的人生崩毁了,留给她的只有那些扭曲的过往,还被安寒拍成了照片,而照片上的男人全部是安寒介绍给她的!

     姚书筠跟了他十年,下场却是这样,要是不能拖着他一块儿死,姚书筠怕自己死不瞑目。

     当行动小组找上她时候,她终于相信善恶有报,老天爷谁也不会放过。姚书筠痛痛快快的把安寒出卖的彻底,把她所知道的一切都抖落出来,包括安寒买-凶杀人,贿赂官员,胁迫艺人……一桩桩一件件从姚书筠口中说出来可以写成长长的列表,就算她知道的不是全部,也足够安寒永不翻身了。

     开庭的当天,宁泽带着墨镜和楚云一起去了法院。

     这起重大洗钱案引起八方关注,法院中人满为患挤的水泄不通,楚云和宁泽是作为相关人员才能入内,在法庭上还有中央记者现场报道,可见国家的态度。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官司,王瑞安对他的罪供认不讳,姚书筠的证词更让安寒万劫不复,知道大势已去的官员们纷纷认罪对着镜头全然悔过。

     由于这次牵连的案子太多,法院连续审理三天才到终审,安寒在铭飞期间,犯故意伤人罪上百次,杀人未遂一次,贿赂官员十三人,胁迫过的女星上百人,偷漏税收五千多万,面对行多小组调查出来的证据,安寒强烈要求上诉最高人民法院。

     可惜……他只是口头上诉就遭到最高人民法院驳回,直接被判刑,并且是重刑。

     安寒被判了死刑,缓期一个月执行,没收所有财产,剥夺政治权限终身。

     王瑞安被判处60年有期徒刑,杀人未遂和无力赔偿巨额金额。

     这一场浩浩荡荡的风波在国家操控下以极快的速度尘埃落定……

     然而,安寒的死缓是因为他拒绝供出黑钱源头,只有供出才有可能减刑,但是他身后的幕后者会给他机会供出吗?

     王瑞安欠着赌场三百万,赌场会让他在牢里欠到老死吗?

     这两人的存活率几乎可以忽略到不记。

     在宣判后,宁泽就拉着楚云快速的离开了法院,他的时间进入了倒计时,然而离别从来就不是一个愉快的词语,当一场相爱变得只有他一个人记得,这种孤独,哪怕是宁泽也不想独自承受。

     他并不想要被忘记。

     却又无能为力,只能和楚云拥吻在一起,他的热情让楚云把持不住第一次在家里以外的地方要了他,车震的相当激烈。

     宁泽是在两天后的早上离开的,当608告诉他有这个世界的精神力朝他涌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苏晨已经没有仇恨了。

     而这两天,足够他把感性的一面收敛起来。虽然如此,但是当他回到608空间,看到沉睡中的男人依旧无法做到平静无波。608告诉他,维恩将军有好转。

     宁泽沉默了许久问:“当他醒过来,会有之前的记忆吗?”

     “理论上没有。不过你可以把你的记忆分享给他看。”

     宁泽笑了一下,笑容不及眼底。608怕是不能知道,这样做在宁泽眼里没有任何意义。他的记忆是他的,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对方的记忆。

     抛却感情,宁泽对衍生世界有了明确的方向,他几乎可以肯定,衍生世界跟地球息息相关,只是却找不到为何会出现这种关联。

     事出有异必有因,何况608一直因为不知名原因无法与星际联网。宁泽对这个衍生世界充满疑惑,真的是自行衍生的吗?还是人为操纵?

     宁泽的面前仿佛摆着巨大的谜团,他看到的还仅仅只是冰山一角。

     以左云判断世界的等级来看,宁泽到现在还徘徊在最低等的两个等级。

     608说过,这些世界是能量体,是由精神力构成,而左云设计了一套独特的精神力计算方式,他把这些虚无缥缈的精神力具体化,以他的方式数字化,从而精准的掌控精神力的大小。

     “我现在有多少点了?”宁泽自己无法计算这些,大概也只有光脑才能办到。

     “剩余2200点。我得出去f级世界需要200点,e级世界需要400点,那么d级世界最少需要800点,并且可以团队进入,比如你和维恩将军就可以看作是一个团队。衍生世界大概可以允许灵魂上有羁绊的人共同进入。”

     “不仅如此。我还在想,假如和衍生世界的人建立灵魂上的关联,是不是可以把里面的人带出来?”如果是这样就太有趣了不是吗,宁泽猜测中的衍生世界可能是小说构造的,可能是剧本,可能是电视电影,他们以一种神秘莫测的诡异姿态出现在了宇宙中。里面的人真的是在作品中成长的人物吗,他们可以脱离那个世界变成真实的人吗?

     “有可能。”608回答。

     但是想要证实,他得有足够的世界点数,其次还要学会别的灵魂契约。而宁泽目前还是一个穷鬼,也就只能想想。

     “去下一个世界吧,希望我们好运气。”宁泽对着闭目中的维恩淡淡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