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灵符宗师.1
    “我是不会喜欢你的,你别再死皮赖脸的纠缠不清!”

     宁泽刚一睁眼就听到一声娇滴滴的斥责,他的眼前是一个穿着齐胸绿襦裙的少女,长得唇红齿白柳眉杏目煞是可爱。周围有很多人围观,目测这是一个古代街道。而宁泽身上的疼痛告诉他,他应该在不久前遭受过毒打,现在躺在地上,被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抱在怀里。

     这孩子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此刻正一副愤怒到极限的样子,他的双眼几乎喷出火来,仿佛立即就要扑上去把那名少女咬碎。

     “飞燕,和他废什么话,他敢再来我就打断他的贱腿。”被叫飞燕的少女身边还有一个锦衣玉带的男人,长相风流倜傥,他以轻佻的眼神看眼宁泽二人,鼻子里传出不屑的冷哼声。男人的手掌搂住女人的纤腰,那名女人立即娇嗲嗲的瞪了他一眼,就被他半拥半抱的带出了人群。原地留下备受观众同情的宁泽二人……

     开始吧。

     宁泽默默深吸一口气垂下眼睑,看上去似乎是心灰意冷。

     “你忍一下。”

     608鲜少的出声提醒,不由让宁泽一愣,随即他就被剧痛淹没。这次的痛楚远超以往的每一次,宁泽的脸色瞬间就苍白下来,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冷汗,连牙齿都被咬的格格作响。

     “你很痛?我马上带你回去,你撑住。”抱住他的孩子语气明显变得紧张担忧,可是宁泽说不出话,只能看着这位气大如牛的孩子一下将他打横抱起来,奇迹般跑的两耳生风,完全不顾及画风有多清奇。

     宁泽也顾不上,他不光痛,痛的时间还很漫长,后来只能浑浑噩噩的听见大人和小孩子争吵,出了一身的冷汗才平息下来。

     宁泽开始整理他接受到的信息。

     总结成一句话——这是一个炮灰重生逆袭主角的修-真-世-界。

     这个炮灰重生前是个人渣,重生后比以前更人渣,主角成了悲剧。

     炮灰重生后,该炮灰利用早出生的优势和记忆,设计偷走了主角的传家之宝,抢走主角的每一场造化和机遇,完全照搬主角摸索百年的修炼路线,变成一名惊才绝艳的修炼天才,进入大门派,拜了好师傅,不到四十岁就功成名就,坐拥美女法宝无数。炮灰逆袭的情节爽到嗨起来,他也没忘记打压主角,时不时的找人打上一顿,让主角无法修炼,最后主角的全家遭到血洗,主角也被炮灰杀死在家族宗祠前。到最后都在羞辱主角……

     宁泽感觉沉重的吐出一口窝囊气。

     宁泽这具身体叫九方惜,并不是主角,而是主角从大街上捡回来的一个可怜人,最后为了保护主角被炮灰凌迟处死,整整三千六百刀,割肉剔骨剜心之痛,又眼睁睁看着主角死去,他要是死得瞑目才奇怪。

     而目前,炮灰已经拿到主角的传家之宝,要不是九方息受伤,主角恐怕就要冲上去拼命了。

     啪的一声,小屁孩搬过一个凳子坐在宁泽的床边上赌气。小脸邹巴巴的,明明很关心九方惜的伤势,还非要板着一张脸假装他没有偷看宁泽,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和别人挣的脸红脖子粗。

     他叫九方重云,是九方家的独苗,出生时带着孤星之兆,有此命理的人多半会后半生孤独无衣凄苦。他的父母不忍,于是收养了一个女童,作为九方重云的未婚妻抚养,期望他们能用真心换来儿子的幸福。然而,不管是炮灰重生前,还是炮灰重生后,这女人都和炮灰勾搭上,看上炮灰的长相家世,做了那忘恩负义的小人。

     其实九方重云才十三岁,根本不懂那些情情爱爱,他只是发现祭祖的家传物品被偷,就急着去找那个女人要。因为九方家有祖训,那块玉佩关系重大,不到灭绝不可遗失。

     可惜,炮灰是挑准了他父母不在才让那个女人动手的,九方重云虽然有天赋,但毕竟年幼,根本就不是大他六岁的炮灰对手,他们还打伤了九方惜。

     之后宁泽就来了。

     现在炮灰已经抢走玉佩,占了先机,修为也到达炼气九重,而九方重云的修为才炼气七重,九方惜就更不用说了。在宁泽没来之前,九方惜是个连灵根都测不出来的普通人。其实九方惜并不是普通人,他是符族正宗的血脉传人,他的灵根被他体内更强大的符书压制,只要他一天不激*内的符书,他就一天不能修炼,只能当个平凡人。

     九方惜不能激活符书,但是宁泽能。符师修炼的是精神力,宁泽的精神力一个世界赛一个世界的增长,现在覆盖面积达到八百米,等同这世界的一名金丹修士,拿来冲击一本符书应该不难。

     宁泽闭目假寐,身体中正用精神力孜孜不倦的对一本石书发起冲击,宁泽的精神力很强大,每一次攻击都能给石书造成一条裂痕。他的精神力也很绵长,连绵不断的冲击终于让符书的外衣崩毁瓦解,展露出一本散发出莹莹白光的白色灵书静静的悬浮在那里。同时一股舒服的气息蔓延至宁泽的四肢百骸,他的身体也被一股温暖的力量包裹,让他如同泡在温水中一样惬意。

     符书破封,灵根出现,空气中的灵力活跃又亲和的朝宁泽奔去,但是不管宁泽还是九方惜都不会引起入体,所以房间中的灵气越积越多,很快就让九方重云感到惊讶。

     但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不愿意宁泽错失机遇,当即念道:“凝神归一,气纳丹田,抱守正中,气运八脉,循循渐进,练入周天。”

     正感到十分舒服的宁泽经过不太长的内心交战后,还是照着九方重云的话引起入体了。九方惜觉醒的是水灵根,灵气十分温顺,宁泽驱使它们半点阻碍都没有。

     只是修炼枯燥乏味,宁泽以惊人的速度突破练气三层后就停了下来,睁开眼看着旁边板着脸的小老师。

     “怎么不继续??”九方重云眉头皱起,小脸上痛心疾首,双目中充斥着恨铁不成钢的调调。

     “一口气吃不成大胖子。”宁泽吐出一口气,翻身靠在床头上模样十分悠闲。九方重云气的脸都红了,又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最后砰的站了起来转身就走,凳子被他弄翻在地上四仰八叉。

     宁泽一来就把自己的小主人气的不轻,然而他半点都不感到害怕,反而想笑的很。

     像九方重云这样的修炼狂人,看到宁泽这种修炼方式,自然觉得罪不可赦。不过只待片刻,就有下人端着一盘盘的菜肴进入房间。他们把方桌抬到床边,朝宁泽挤眉弄眼的摆好饭菜才出去。

     好吧,其实他们不挤眉弄眼,宁泽也知道九方重云在外面。这小孩子很有责任感,纵使他很生气,也不会丢下人不管。宁泽想了想,盛了半碗饭,夹上一些菜去了门口,一眼就看见站在门边上一脸木讷的人。

     “进来和我一起吃?”宁泽夹的都是九方重云喜欢吃的菜,整齐的排列在白米饭上,看上去非常可口。九方重云盯着那碗饭,馋的嘴里开始分泌唾液,虽然宁泽用食物引诱他很可耻,九方重云还是甘愿上当的接过他手中的碗筷,表情也明显软化。他进到屋中坐在了桌边。

     想到他父母未归,养了十多年的女人说背叛就背叛,九方重云的心里应该也不好受。宁泽默默的吃饭,时不时的给他夹一些菜。宁泽夹什么他就吃什么,倒是很好养。

     “你今天不太一样。”九方重云目光沉了沉,吃了半响憋出这句话。

     “我这样不好?”宁泽一笑后反问。九方惜原本性格沉闷,平时两个人闷在一起,半天可能说不了一句话。

     “我能修炼了,高兴。”宁泽随意的扯出理由。

     九方重云看着他脸上的笑容。符族人的眼睛是蓝色,此刻宁泽眼角微眯,眼中似荡漾着碧蓝色的波光,晶莹透亮的颜色宛若珍宝,好看的让九方重云心尖一颤,脸颊一红,连忙低下头去。

     他一副羞涩纯洁的小模样让宁泽十分想笑。当然,宁泽只当他是个孩子害羞了,于是他干了一件蠢事。

     他以接近成年的体魄把九方重云从座位上抱起来,并且响亮的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宁泽经历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弟弟,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就不错,是个心地善良的可爱孩子。

     可是当柔软的唇瓣贴在九方重云的额头上,九方重云的心神受到极大的震荡,让他忍不住抓紧宁泽的衣角,好像没有办法容忍自己放手一样。心里产生一股蠢蠢欲动的情绪,让他有些无措,又有些期待。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宁泽,顷刻间就把他的模样反复的刻印在了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