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灵符宗师.2
    宁泽看时间不早了。为了不误了正事,他便放下九方重云看着小孩子的眼睛认真说:“你不是精通雕刻吗,如果你在天亮之前刻出一个别人分辨不出真假的玉佩,我就帮你把东西拿回来。”

     九方重云眼睛一瞪,刻东西他在行,以假乱真也没问题,问题是为什么他面前的人说可以把东西拿回来?九方惜知道东西在哪里?知道为什么不直接去拿?

     宁泽被他盯着,就知道这家伙没那么听话好糊弄,毕竟刚才经历了一次教训。

     “柳飞燕用联络符和人联系过,被我偶然撞见,不过我当时听不明白,直到刚才才想明白他们是在商量今天的事,所以我知道他们把东西藏在了哪里。”宁泽一脸怪自己太傻明白的太晚,很是自责的继续说:“现在来看,他们蓄谋已久,并且势在必得。我们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为今之计只有谨慎行事和他们周旋,一切等家主和家母回来再做打算。你觉得呢?”

     宁泽的顾虑说的合情合理,他们今天不就是没打得过么。九方重云小脸一沉,显然是被宁泽戳到了痛处。

     “我现在就去准备,刻好我和你一起去。”

     “好。”宁泽满口答应,让他清楚的知道玉佩换回来了也是一件好事。其实宁泽真正顾虑的不是打不过,打不过还可以跑,人渣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渣得不到玉佩可能会把玉佩的功效宣扬出去,那才是真正的死路。

     “对了,测一下灵根吧。”九方重云原本已经走到门口又倒了回来,他从袖子中拿出一块验灵石,目光中有着一丝期待。九方重云八岁引气入体,他觉醒灵根的时候远没有宁泽这般声势浩大,而他的灵根就已经很好了,那么宁泽又是什么灵根?

     都到这种节骨眼上,还记得要测他的灵根,这得对修炼多上心!宁泽无语又无奈,反正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以后早晚都会知道,不如早点打发。于是他抓起那块验灵石将灵气注入。

     刹那间,整个房间变成一片蔚蓝的颜色,他们仿佛置身于汪洋大海中,四周只剩下蓝色的光芒在萦萦绕绕,甚至是衣带都有一些轻微的摆动。宁泽手中的那块验灵石变成了一块纯粹、透亮的蓝宝石,深邃的蓝色带着迷人的优雅,与宁泽的眼眸遥相呼应,如若珍宝。

     九方重云整个人都被吸引,久久不能回神。

     宁泽眼眸微眯,很快就把验灵石塞到九方重云的怀里:“已经看过了,快去雕刻吧。”

     当所有的幻景消失,九方重云回神,听到宁泽的话未免惊奇:“你怎么完全不激动?!”太过匪夷所思了。

     这是天水灵根啊!只有最顶级的灵根才能构造出景象,不要说万中无一,甚至可以说百年难得一见,他面前的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冷静?

     “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拿回你的玉佩。”灵根再逆天也不可能有主角的金手指逆天,玉佩绝对不能落到炮灰手上。

     “不,玉佩可以以后抢回来,我不能让你现在就冒险,计划取消。”九方重云神色一定,目光非常坚定。在他眼里玉佩固然重要,也重不过宁泽的才能。正如宁泽所说,他们根本打不过对方,如果在寻找玉佩的时候遇到变故,导致宁泽发生点什么免得不偿失。他反而安慰起宁泽:“那人天资平平,不出一年我们就可以超过他,完全不用急。”

     宁泽做梦都没想到测个灵根能让九方重云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他瞪着九方重云想:欧正阳,就是那个炮灰,虽然天资平平,可是你有天资啊,你的天资你的领悟全部被他学去了好吗,如今连最大的金手指都到了他手上你知不知道啊!

     宁泽憋的想吐血。

     还不能说出真相。

     “柳飞燕不惜背叛你们也要偷走玉佩,这里面必然有秘密,我们还是把玉佩拿回来的好。那个地方一目了然,应该不会有危险,我们不如试一试?”宁泽不怪九方重云,换个角度,九方重云能忍下来不焦躁,把目光放在未来,其实值得赞赏。但是现实已经扭曲,他未来的每一步都会被人预料,他以为的未来只会变成一片深不见底的地狱。

     “我一个人去。”九方重云考虑后,还是不想让宁泽冒险。

     “可以,地方在黑头山。你刻好就自己去吧。”宁泽拉耸着脸爬上床,裹一圈被子背对着人,明显是不想再理他。

     九方重云莫名一愣,又有点想笑,又有点心痒的熟悉,他看了片刻,确定这个人不会回心转意和他说话后,才无奈的合上门离开。

     直到九方重云开始专注的打磨玉器,宁泽才小心翼翼的翻身下床。他要是真让九方重云自己去找,可能给他一个月都不可能找的到。

     宁泽出了院子,天上只有几颗微弱的星光。除了夜市,其余地方都静悄悄的。

     出小镇后,基本就是两眼一抹黑。荒凉的夜风一吹,草木沙沙作响,让人只想哆嗦。好在宁泽还能开着精神力,才不至于真的两眼一抹黑,只是一个人走在荒野中的感觉依旧不太好。

     黑头山是一座天然水坝,山顶上有个巨大的湖泊,水位高达百米,是个杀人沉尸的好地方,据传说,里面死了几百人了,冤魂无数。

     欧正阳就是脑袋一抽筋,把玉佩藏在了湖底。

     因为他信不过任何人,他怕带在身上会被门派中的高人看出来,还不如这百米的深水中安全。可是他这种想法明天就会改变,越是重要的东西越要拽在手上才有安全感。他会反悔并且带着玉佩回门派,然后直接闭关。直到他筑基后,又学会打开玉佩的心法掌控玉佩后才出关。

     九方重云完全是一路狂奔而来,当他做好玉佩去宁泽房间并没看到人时,他的心情是慌张,纷乱,担忧,生气,一想到宁泽最后答应的那么爽快都是为了骗他,怎能不生气?

     此刻他见宁泽坐在岸边吹着冰凉的夜风,双手扒拉着单薄的衣裳就怒火攻心。他上前一把捉住他冰冷的手腕举了起来,薄唇紧抿和宁泽对视,目光冰冷:“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擅自离开,也不准做任何危险的事!这是命令!除非你不认我这个主人。”

     宁泽呆了一下,九方重云虽然待九方惜极好,但他们的关系确实是主仆。宁泽顺从的回答:“好。”

     九方重云也不想用这样的方式约束对方,心里难受极了,可又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以前九方惜无法修炼,成天生无所恋的样子,没想到他一朝打破桎梏竟让人这般无可奈何,又心生不舍……

     九方重云目光沉了沉,转向被他握住的那节皓腕,有些尴尬的放了手。宁泽并不是很介意,毕竟是他先让对方担心的,对方会生气也在他的揣测当中。只是这片湖泊太大,水位又那么深,湖底还有厚厚的淤泥,如果没有宁泽,九方重云根本不可能在一晚上找到玉佩。

     “你就在这里等着,不准下来。”九方重云看着湖泊,也料想到他们一定是把玉佩藏在了湖底的某处。他一边吩咐宁泽,一边脱下外衣下水。

     湖面上荡起一圈涟漪,又很快恢复平静。

     宁泽当然不会下去,现在已经是入秋时节,湖水冰凉,到现在宁泽都还在哆嗦,他可完全不想下去第二次。

     九方重云下去了一盏茶的功夫,中途换了一次气,再出来时已经两眼亮到发光,嘴角向上咧着,明显是高兴的。

     “看来你找到了,厉害。”宁泽适当的夸奖。他也不是白坐在这里,他在这里,九方重云多半就会从此处下水,当他把这周围找一遍自然就会找到宁泽给他放在那里的东西。一切理所当然。

     宁泽把外套递给他,九方重云把衣服一披,收起了愉快拉着他就走。

     “我们快点离开。”

     一路奔回宅子,宁泽累的喘气,而九方重云却完全没事,宁泽终于见识到修为高的好处。听说筑基后还能御剑飞行?

     虽然心生向往,宁泽还是把以后能飞的九方重云关在了寝室门外。现在办完事,就该各回各屋,各找各床,互不相干。否则等九方重云那一肚子的疑问问出来,宁泽就只能等着头疼,毕竟世上没有天衣无缝的谎言。

     九方重云差点撞上一鼻子的灰。

     “小惜怎么也开始没规矩了?”侯在一边的下人忍不住说了一句。

     九方重云瞪眼。

     这岂止是没规矩,他都快要逆天了。然而九方重云也只能无奈的叹气,一个人回房修炼。可惜静不下心,没过一会儿就开始走神。

     月升月落,天色微明。

     宁泽睁眼吐出一口气,心中有些蠢蠢欲动。

     九方重云的问题暂时解决了,符书的问题却还剩下一半。

     符师分为灵符师和灵符宗师。

     灵符师可以将特殊的灵符收纳于体内温养,等到用的时候再祭出来进行攻击或防御,但是要时时镇压灵符,需要超出一般修士的精神力。由于灵符用途广,攻击力强大,很受修士吹捧,顺便让灵符师也吃香起来。

     而灵符宗师是来自符族,只有符族之人觉醒符书才有资格被成为灵符宗师。灵符宗师乃是符师最正统的代表,他们体内自成符书所以被称为符族,而激活符书需要更高的天赋,否则就只能当一辈子的凡人。所以,他们才是正统者,其他都是模仿者。

     符纸有五个等级:绿、蓝、红、黑、金。

     对应的正是符书的等级。灵符师的符纸要靠炼器师制造,灵符宗师却要靠自身的精神力去搏击,完全无法借助外力。

     宁泽盘腿坐在床上,内视自己体内那本纯白色的符书。符书的等级只能一举定论,没有任何办法重来,由不得宁泽不重视。这世界以武为尊,他的对手是主角的仇敌,甚至可能变成整个修真界,他以前的那些小手段完全不能拿来救命。想要赢,就要拿出实力。

     宁泽缓缓闭上眼睛,以全副心神认真以待。他首次将精神力聚到到可怕的程度,宛如一头头翻滚的洪水猛兽,被宁泽死命的遏制着,发出声声咆哮。

     他告诉自己要再等等,再忍忍,他要将所有的精神力量收集起来,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遗漏。要拼,自然要极尽全力。那股精神风暴在他体内肆虐,让他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短短的时间内汗如雨下。

     直到他再压榨不出一丝力量,所有精神力全部汇聚在那本白色的灵书面前,一方狂暴,一方静静的悬浮着。

     当闸门打开,连宁泽都控制不住,只能任由精神力和符书碰撞在一起。符书瞬间光芒大盛,它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不断的吞噬宁泽狂野的精神力,符书的颜色刹那间就变成绿色,几乎没有过度的变成蓝色,接着是红色,稍作停顿后变成黑色。

     宁泽紧紧的盯着那本古朴的黑色符书,时间过的异常的缓慢,终于在宁泽精神力耗尽之时,符书的颜色再次一变出现了一抹金色。宁泽尚来不及欣喜,他被掏空的身体瞬间就陷入粉身碎骨的剧痛,符书传来巨大的吸力,将宁泽的灵魂绞碎吞噬,以弥补欠缺的精神力。

     这让他想到:金符一出,能敌千军万马,镇压十方鬼神,可破三空六界。又岂是那么好得的。

     宁泽噗的一声喷出大口鲜血,面如金纸,蔚蓝的眼眸迅速暗淡下去。他直直的倒在了床上……

     正在修炼中的九方重云忽然呼吸一窒,心口莫名惶恐。不过片刻就有人拍门:“公子,小惜出事了!!”

     焦急的声音刚传入,九方重云立即打开门,边走边问:“出了什么事?”

     “不知道,打扫院子的阿岚听到动静,叫人没人应,开门就看到小惜倒在了床上,看起来……”下人似乎是有点不敢说这个词,诺诺的闭了口。

     九方重云目光一沉,快速来到宁泽房间,此时房里已有不少人。

     “大夫请了没?”

     大家见到九方重云都自觉让道。

     “请了。”

     九方重云一眼就看到床上苍白的人,还有洒落在床上的鲜血,他的心脏就像被油煎了一样,产生火辣辣的痛觉。

     “大夫还没到?”九方重云声音一高,满室寂静。

     “来了来了!催什么催!”一个穿着粗布衣,满头白发的老头儿手提医药箱,精神矍铄的把所有人挤到一边,迅速的搭上宁泽的手腕。

     时间越久,老头子的眉头皱的越深,大家就越紧张。老头子总算收回手,叹息了一声,把大家弄的更紧张了。

     “燕大夫,到底怎么样了啊?”有人开始催问。

     “我治不了。”他一句话就把所有的心情打入了谷底。

     “你治不了还是没法治?说点有用的。”九方重云握紧手,情绪似乎被推到难以抑制的边缘。

     “魂体受创,我无能为力,你们只能自己想办法。”老头子摇摇头,提了药箱子自个儿出门。

     众人都被惊呆了,有的在想这好端端的怎么会魂体受创?有的在想九方家买得起传说中天价的灵药吗?买不起的吧?那……

     宁泽便在众人天人交战的臆想中慢慢睁开眼,他的脑袋还在一抽一抽的疼着,体内那本符书倒是安静下来,静静的发着它的金光,土豪的不得了。

     只是想到他这次受伤,维恩不知道怎样了。

     “维恩将军是你的盾牌,替你抵挡外来的侵略,并不包括你窝里斗。所以将军没事,只是你要当很长一段时间的病秧子了。”608肯定的说。

     宁泽黑线。他也不知道符书吃光了精神力不够还要吃他的灵魂……

     差点就逛进鬼门关,宁泽想想都后怕,自然对于当病秧子就再生不出什么感慨来。而且根据记忆,这世界的修真上层,有修补魂体的丹药,不过每一颗都有市无价,可总归是有的。宁泽经历了这么多世界才遇到可以修补灵魂的东西,说什么也不能放弃。

     “你哪里难受?”九方重云一下就覆到宁泽上方,眼中噙满担忧和自责还有心疼。

     宁泽望着他,看的真切,不由一愣,心中产生了一丝疑惑,冰蓝色的眼眸微微眯了一下,才吐气应答:“我很好,没事。”

     哪知道他刚说完喉咙中就涌出一股腥甜,一丝鲜血立即从他的唇角溢出。

     “……”九方重云眼中慌乱,急忙大喊:“快请大夫!”

     “……”宁泽默默无语又容不得他无语,他只能推开九方重云,从床上起来还下了地。

     “我很好,不用担心。”宁泽再次申明。

     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他嘴角的鲜血上,宁泽只能若无其事淡定非常的把它擦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