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被雷劈傻的仙君15
    房中昏昏。

     泛着青黑鳞光的巨蟒重重缠|绕着一个上身微敞的俊逸男子,蛇鳞摩|擦在男子的胸口上挑弄,不多时那白皙光滑的肌肤上就晕出道道红痕。

     蛇尾拖卷在萧奕身侧,啪啪击打着地面。

     腹鳞已经完全翻开,两团粉色小棘颤巍巍地探出来,似两只刚破壳而羞怯胆颤的幼崽,观望打量着新世界,昂着脑袋好奇地四处触摸,有一下没一下地戳弄着某人肚脐温暖的凹陷,想要归巢。

     一只大手从蟒蛇的缠|绕束缚下挣脱出来,擒住了那两只未经世面的幼崽在手里揉搓,上面的倒勾不仅刺得他手心里发痒,连带心口也万分骚动。

     巨蟒浑身骤紧,缠得萧奕微微发疼,他低声沉哼一声,蛇便知自己错了,簌簌地松开绞缠着他的身子,冰凉的蛇鳞缓缓划过,又滑又腻地根本抓不住。

     萧奕被撩拨得心里发躁,可到底不能逮着一条浑身上下披满鳞片的玩意发泄,两只眼睛憋得发红,盯着那滑不溜手的大蛇嘶嘶沙沙地离开自己盘上|床沿。

     一眨眼再回神,巨蟒已然化成了身形劲瘦的青年,腰膝俱软地趴在榻边。

     即便是勉强化成了人形,蛇性仍然大炽不减,一双姣姣美目暗泛金光,竖纹闪烁,回眸时秋波潋滟似水生情,轻抬腰背,无声地邀请着那边那个衣物尚整的翩翩君子。

     萧奕眼色一变,呼吸瞬间粗重,此情此景,自己再矜持下去才是真的枉为君子。腹中燃起腾腾烈火,豁然起身过去勾住他的下巴,一口狠狠地封咬住蛇妖嫣红的双唇。

     比起身下这只,惯常清静无为的沅清君才更像是一只从冬眠中苏醒的巨蛟,出洞后就一眼锁定了这送上门来的猎物,丛林法则向来是弱肉强食,他牙齿狠厉地叼咬住对方细嫩致命的脖颈,饮血嗫肉。

     苏醒的巨蛟已将对方欺负到家门口,直逼温暖潮湿的栖居蛇巢,虎视眈眈地想要占巢为王,势在必得地将周围山河丘陵强势占据,染上自己的气味,宣誓主权。

     靳雨青心内大火烧尽一切,此刻只想攀咬些什么,以慰藉寂寞的蛇心本性。

     他向后一贴,嗓中茫然哑道:“你愣着做什么,等我草.你呀?还是你不会?不行?”

     “……?!”萧奕本想慢慢来,顾及他身上有伤怕弄疼了,这下倒是被激呛得眼中通红。

     “唔!”

     靳雨青这才体会到什么叫引蛇入洞,果然是话多惹事。

     萧奕生的虽是俊美高冷,还以为在这方面会是个清淡软绵的人,但其实心底火|热,没什么花架子,是个提剑就干的实战派。他身形清瘦,但能提得动那柄沉如巨石的无欲剑,可见是个力气极富的人,此时这股子隐藏的力量就爆发在靳雨青的身上,所向披靡,每次都让靳雨青感觉自己下一刻就要被他的长剑捅个对穿。

     于是蛇蛟大战,两剑互搏,相互交错,你来我往,撕来咬去。

     打得痛快!

     小半个时辰后,两人从床沿打到床上,俱是汗流浃背浑身黏腻,萧奕将他顶在床头死死压着。

     靳雨青也舒服地绞紧,喘丨息数声,双目微微失神。

     如此双修,两人都感觉到一股丰蕴轻畅的灵流滑过丹田紫府,经过灵台循环往复,好似甘露洒心,令人暗生愉悦欢快之感,内外疾痛都被这道回寰清爽的灵力所掩盖。

     靳雨青将腹内浓厚的元阳化进紫府注入丹田,顿时感到自己修为长进,身上的伤口也在缓慢地愈合。而萧奕丹田内的一颗金丹正在高速催动翻滚,充沛的灵力如一张透明的茧层包裹住它,渐渐化去金丹上蒙雾般的暗沉。

     蛇妖神思飘忽地沉浸在余韵中,萧奕已先回过神来,在他臀丨瓣上捞了一把后,退出仿佛在蓄意挽留他的温暖巢穴。心中温柔无限,低头在靳雨青紧闭的眼睫上吻了一下,手掌抚|摸着他汗湿的额发。

     用灵力催干对方身上的潮湿时,萧奕目光盯着他躯体上遍布的红紫吻痕掐印,耳后又禁不住红了起来,倏忽抽回了手移开目光,催促他道:“起来打坐。”

     靳雨青一听就皱了眉,心里抱怨道:打什么坐?!这大好时光你竟然叫我起来打坐!怪不得你单身几百年连个道侣都没有,注孤生啊!

     沅清君却听不见他心声,已经盘坐床尾兀自入定,默念赤阳宗诀,将双修所得的灵力温养运化,与自身紫府融为一体,驱散净化白斐然在他身上所下的丹药之毒。

     才运转一个大小周天,萧奕只觉得身上沉甸甸的,被迫睁开眼来对上一双赫赫金眸,肩头挂着靳雨青的双臂,正不怀好意地笑看着自己。

     萧奕喉中又生干渴,视线往下一瞄,手掌不受自己控制似的又去偷揩了一把,忽然惊异道:“东西呢?”

     靳雨青:“什么东西?”

     萧奕脸皮薄的似纸,尴尬半晌才憋出几个字来:“我、我的东西。”

     “你的什么东西?”靳雨青不明不白地眨眨眼,放过他的脖颈,伸腿下床去捡落在地板的床单和衣物,晃尔笑了笑,手指抬到嘴边,缓慢抹过下唇,眼飞红绡地望过去,玩笑说:“自然是……被我吃了呀!”

     说着粉红舌尖伸出来舔了舔唇角,似是意犹未尽般回味着。

     胸口好像被猫咪的肉垫轻轻挠了一爪,不轻不重若即若离。

     靳雨青笑嘻嘻地调|戏完,展开床单披在身上,想说让萧奕把他的衣裳武器从储物囊里取出来,并不知背后的沅清君已经像条精明觅食的蛇,正在悄然靠近。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脊背被人大力一推,面朝下地摁在了红木桌上,桌心的瑞鹤铜炉被扫了下去,翻滚着泼洒出一地香灰,蕴出清淡未燃烧殆尽的药香气味。

     清寡如沅清君,将他身上床单一掀,也有了平生第一次很想说那一个字脏话的时候,而且想将这个字的字面意义付诸实际行动,想听他哭着求饶,看他还怎么浪。

     “萧奕萧奕,怎么又来,哎呦你慢着点……”

     萧奕眸色一片深邃:“慢不了,你撩的。”

     “……”

     自己作的死,跪着也要做完。

     自学成才的沅清君比刚才那次更多了一些技巧,更何况这样伏在桌面的姿势比寻常更有趣味,直把人的魂魄都爽得抛起来又落下去。又一轮搏斗后,萧奕停下抹了把沾在睫毛上的汗珠。

     “别停呀沅清君,再来!”

     萧奕:“……”

     靳雨青回头瞧了瞧,“你累了?”他伸手拽过来一条长凳,兴奋地拍了拍,“来来你快坐下,我自己来。真没想到这才两局你就不成了,我跟你讲,你这种人在我们蛇族里那是生不下崽崽的!快来!”

     “……”

     不知道为什么,萧奕总感觉有些挫败——世上怎会有如此浪的人?啊不,是蛇,难道真的是蛇性本银,自己还满足不了他了?

     ……

     一|夜过后。

     屋内狼藉一片,到处都有战斗过的痕迹。

     萧奕泄过好几次,眼看靳雨青容光焕发伤口痊愈,自己虽也是金丹耀耀修为大进,但实在是再也压榨不出什么来了,只感觉自己轻飘飘的的,魂儿都要升天,再来一发就直接太上老君殿里见了。

     此时蛇妖面色红润,抚着丹田道:“唔,饱了。”

     “………………”

     萧奕眼眶发乌,边下床捡起衣物边在心里默默暗誓,看来平日除却练剑念诀,又有新的东西要研习了。他平生一贯高傲不落人后,背书比剑修炼样样第一,今宵竟然被一条蛇榨得直不起腰来。

     ——简直是比渡劫失败更丢人的事情!

     -

     靳雨青盘坐在床,闭目打坐修炼了一会,才用灵力扫净身体,慢吞吞地穿上衣物,将头发拢成一束扎在脑后,下楼去找正在四处查看的沅清君。

     萧奕扶着腰翻看一本丹谱,回头瞥见楼梯上精神四溢的青年。他平日一贯懒散,连头发都懒得束,今日这装束倒是看着清爽。

     “早!”靳雨青跳下几阶,偎到沅清君身旁,用手揉抚着他微酸的后腰,抬头在他唇上亲了一口,笑道,“昨日辛苦,回去给你好好补一补。”

     萧奕嘴角微抽,为挽回一局,板着脸道:“日后还应以悟道为主,双修术毕竟不是正统修炼之法。”

     “哈,”靳雨青忍不住偷笑,嘴里小声念叨道,“明明自己金丹都双修得这样滚圆金亮,好嘛,不行就承认好了,我又不会嫌弃你,大不了下次就少来两次……”

     “你说什么?!”萧奕脸色又红又白,又羞又愤,将他压|在书柜上一番狼吻,似乎想要证明自己“很行”。

     靳雨青笑得直不起腰,好一会儿才收起心思,不再戏弄他了。

     两人这么一乱闹,身后年久失修的柜子“嘎吱嘎吱”连声哀叫,突地半边柜脚咔嚓一声被压断了,整台木柜都摇摇晃晃地向后栽去。

     萧奕脸色一变,把靳雨青一把揽过来,训道:“莫要胡闹。”

     砰——!

     架上书册也狼藉扔了一地,木柜也撞散了架,斑驳脱了漆色的柜架背板摔在地上成了一块块的废板。尘灰落定时,两层碎木背板之间露出了几本装订粗糙的蓝皮书册。

     方才环视查看时,书柜上并没有这些,萧奕弯腰捡起拍打去书面上的尘灰,靳雨青凑过去一看,讶道:“这是……毒谱?”

     他看了一眼,就依样去踹别的书架,发现两层背板间确实都有一层薄薄的夹层,里面藏匿的书目各不相同,有失传的上品丹谱医书、毒物注解、炼毒之术,甚至有奇门遁甲、八卦符书,又或者大量的剑谱。

     无所不有,无所不涵。

     “想起来了!”靳雨青受这些丹药之学启发,忽然道,“我知道那些儒巾门生是哪家哪派的了!”

     萧奕一点都不惊讶,看样也已经知晓此处究竟是何方。

     ——丹药大宗,信安白氏。

     他翻开手中毒谱的最后一页,眸中微缩,神色微重地将书本转递过去。靳雨青伸手接过,垂眼一看,确已了然,书末赫然坠着三个蝇头小字:

     白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