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精灵王的男人1
    两百年前,主神陨落,天降灭世之灾。

     五十载后,诸岛相继湮灭,唯有奥兰多大陆侥幸逃过此劫,幸存的生灵聚集在这片不甚辽阔的大陆上,渐渐遗忘了恐惧和悲伤,繁衍生息。

     只是主神陨落后,百年来奥兰多再无新神诞生,大陆生灵与生俱来的灵力也逐渐消失,最终沦为普通的族群。

     作为唯一残存有灵力的生灵,精灵一族在奥兰多大陆上的地位便与日俱增,从以前隐居山林到如今傲居大陆之首——在失去了主神庇佑的陆地上,精灵几以神子的名义统治着这里。

     在奥兰多大陆中央的高地区,一座繁华热闹的城池簇拥着王室的宫殿城堡。城堡的设计彻底满足了精灵们特有的品味,远远望去,闪亮到瞎眼。

     靳雨青从一片沉寂黑暗中睁开眼,他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素净得不似精灵王宫。

     他浸在一池凉而不刺骨的泉水中,浅池用颜色剔透的白玉石砌成,有一尊面容美丽温和的精灵石像伫立在池边,泉水便是从石像手中倾斜的玉壶里泻下。

     很快他就意识到这里是什么地方——能让喜好奢华精美的精灵放弃闪亮的装饰,唯有圣泉。他们通过代代虔诚的信奉,祈祷着新神能够早日诞生。

     靳雨青叹了一口气,将自己整个沉浸在泉水之中,只余脑袋还露出水面,然后闭上眼睛,用影像的形式读取这回任务的世界剧本。

     这一世,他是奥兰多大陆的精灵王,是至高无上的灵力拥有者,是被奉为神子的存在。

     奥兰多王位的继承并非血统世袭,而是以灵力的纯净度为选拔标准。精灵族的少年们在成年前会生出有一双翅膀,象征着灵力纯净与否,越拥有纯粹的灵力,翅膀的颜色越是干净无暇。

     历代精灵王的翅膀均是银纹脉络,阳光透射下流光溢彩,展开时美不胜收。

     原主洛伊原本是平民区的孤儿,却也是个幸运儿,在幼年时期因为其展现出的优秀灵力,被管辖区内的神职人员密切监视。十三岁时,洛伊就在当地官员的要求下被迫加入了少年神院,成为王位候选人之一。

     而后不足一年,奥兰多大陆上便诞生了神陨以来最为高贵的精灵储君——洛伊,他的翅膀竟是比往届任何一位王都要夺目,璀璨若夜上银星,将神院中其他王位候选者比得体无完肤。

     在精灵十六岁成.人大典上,年迈的老国王即将退位,洛伊接受了国王的洗礼,正式成为了奥兰多大陆的新王。

     一路看下来,原主堪称是真·人生赢家,从一介孤儿到天之骄子,不过是一个翅膀的距离。

     但是靳雨青从原主的记忆里感觉到了浓浓的悲哀,那是洛伊对一生从未体验过的“自由”的向往。他虽是孤儿,但一生都被神院操纵,所迈出的每一步都在神院长老们的严密规划之下,做着拥有至高王权,却并没有人权的孤独的王。

     但洛伊至少是成功的,奥兰多大陆在他的统治下欣欣向荣,日渐辉煌。

     那么问题来了……

     是谁有本事搞垮这么个强大的国家?

     靳雨青将世界剧本的进度条一直拖到最后,终于在世界线的末尾找到了这位叼渣天的罪魁祸首。

     和原主洛伊一样同为精灵族的孤儿,但过的却是和洛伊孑然相反的生活。只因天生墨发乌瞳,更是直至成年都未能生出一羽半翅,在尚白的精灵族中寓为不详,从小就被人嫌弃唾骂,养成了阴鸷孤僻的性格。

     长大后他力量觉醒,心生怨念,竟以一举之力直接推翻了整个奥兰多大陆,然后自己与这世间最后一块生灵乐土同归于尽……典型的反社会型人格。

     说来这事儿和国王洛伊没有半点关系,纯粹是因为这位*oss心情不爽,他不过是个被拖下水的无辜受害者。

     但这事换到靳雨青身上可却严重的很,因为他必须守护奥兰多大陆不被摧毁,保护精灵王国的生生不息。

     看完之后他就发愁了,这次的世界剧本十分粗糙,甚至连这位反社会到毁灭世界的神人的名字都没给,只是大概明白了他的身世和长相,还是成年以后的长相,唯一记住的特征是他眼角有一颗小小的痣。

     可天底下有泪痣的人多了去了,难道他要一个一个的翻一遍吗?粗略估计,眼下这位boss恐怕还没成年呢,人海茫茫更是没处去寻了。

     靳雨青转身趴在池沿,沁凉的泉水如一块织锦裹着自己的身躯。他静下心来,缓缓感觉到体内灵力的流动,似与圣泉交融,又在身体里游走一圈,使得他整个灵魂都清爽舒畅起来。

     他专注地尝试去控制体内这股灵力,并没有发现有人走近了圣泉。

     那人来的悄无声息,看到赤.身倚靠在池边的精灵王的背影,窄致的腰线向下收入水中,肌肤白皙似玉淋漓着泉水的光泽,白金长发铺在后背,遮去了大半的春.色。

     薄如蝉翼的翅膀垂落着,宛若羽纱。

     他不得不承认,尽管是在长相出众的精灵族中,这位年轻国王的容貌也是无可比拟的精致,能够满足所有精灵们对美丽事物的期待与渴望,纯净得让人忍不住想去亲近。

     但也正是如此,他才更加嫉恨洛伊,倘若没有洛伊横插一刀,原本该是他来继承这奥兰多大陆的王位!而不是像现在,做一个碌碌无为的神院圣使!

     陶德越想越觉得憋屈,心中愤恨不止,恨不得立即走上前去将那拥有一头白金秀发的美人儿按入水中,让他那会蛊惑人的灰蓝眸子再也看不见世界的光彩。

     仅是这么想想,陶德就觉快意无限,仿佛自己真的亲手扼杀了国王。

     可下一秒他便笑不出来了。

     陶德的丑恶恨意在宁静圣洁的泉域内显得格外突兀,很容易就被灵力充沛的精灵王捕捉到了。靳雨青察觉到有人靠近,下意识将一记灵击甩了出去,陶德躲不开直接飞撞上了身侧的石壁。

     “谁?”靳雨青伸手抓来案边的浴袍遮住身体,灰蓝的瞳色因紧张而沉黯。

     他很快认出了那个人:“陶德?”

     陶德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毕恭毕敬地说道:“是我,陛下,成.人礼大典就快开始了。神院长老们请您快些准备,以免错过了祝福仪式。”

     靳雨青打量了他一会,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一年一度的成.人礼大典是精灵族里十分重要的庆典,尤其是神陨之后,由灵力最醇厚的精灵王对刚刚成年的精灵们施以祝福,希望他们能够勇敢善良充满灵力,已经成为了一项约定俗成的庆典仪式。

     想及此,他慢慢放松下来,腾出一只手将额前的碎发撩到耳后,然后踩着池边的玉阶走出圣泉。

     “我知道了,你——”忽然奇怪的一停顿,陶德投来疑问的目光。他看了看自己的脚,宁神继续道,“你下去吧,我马上就去。”

     陶德疑惑了一下就退下了,并未多问。

     靳雨青再次低头,出神地凝望着自己的脚腕,那里有一个理应不该出现的东西,如今却堂而皇之地缠绕在自己的脚腕上。

     ——琉璃珠,上个世界陈乂送他的琉璃珠。

     他决不至于傻到会认为,奥兰多大陆的洛伊国王会有一颗一模一样的东西,都恰好戴在左脚踝,而且珠子侧面同样的位置还有一道细细的不是很明显的划痕。

     那是前世在枫州湖畔,他不小心摔倒了在石块上硌的。

     精灵的肤色比人族白皙而且更加通透莹润,洛伊的身材也与晋宇青大不相同,但就算是所有的外在条件都变了,靳雨青也不可能忘掉琉璃珠——这分明就是那一颗。

     他无法想象也不能得知,两个压根毫无关联的世界,两个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它是如何跨越世界和时间追随着自己过来的。他更不敢询问系统,担心系统会因此而抹消了珠子的存在。

     虽然陈乂已经不在了,但至少还有珠子可供怀念,靳雨青仍为此无比欣喜。

     弯腰试探着扯了扯,发现银链异常牢固,若非是强硬的外力恐怕还不能将它弄断。

     靳雨青脸上流露出了怀念的笑容,他穿上衣裤,披上一尘不染地雪白王袍,将脚踝仔细地遮掩起来,才心情愉悦的走了出去。

     精灵侍女见他嘴角含笑,眉眼温柔得仿佛换了个人,以往他们的国王都是清清淡淡的,就连笑容也是出于礼貌和恩典,如今倒是和风暖阳一般,令人心神荡漾。

     靳雨青微微低头,任侍女为他固定好王冠,却不知自己早就成了她们眼中的风景。

     一切都准备完毕,英俊高洁的精灵王带着一队神使前往施行祝福礼的广场。他远远就看见簇拥的人头,和广场中央正在翘首以盼的未成年精灵们。

     以及……

     角落里,几名高大的精灵侍卫正在挥舞棍棒,毫不留情地驱赶着一个瘦小的少年,那少年看上去也就十三四岁,衣衫破旧,浑身脏兮兮的,就连头发也是精灵族里罕见的纯黑。

     等等——

     黑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