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龙榻上的将军3
    因为行贿案,朝堂上吵了几番,靳雨青依旧让他们去查,放开胆子查。

     很快不出所料,陈乂又被人扔进了大牢。

     朝上,大殿下一干大臣言之凿凿,列出七八条罪名往陈乂头上扣。老宣武侯常年称病卧床,宣武府的气势早已不比往年侯爷军功赫赫的时候。众人落井下石的多,雪中送炭的少,跟风煽火瞎起哄,帽子是越扣越大,直接闹着要将幕后主使严厉法办。

     随后便有一沓所谓密信呈到皇帝面前,新鲜的,热乎乎的,是刚从陈乂被窝里扒拉出来的“证据”。

     靳雨青真是被气笑了。

     上一世,原主皇帝就是顺水推舟,以这桩行贿案讹掉了宣武侯手上先皇御赐的免死金牌。而这一回有靳雨青坐堂,哪能那么容易就叫陈乂记恨他呐!

     刑部尚书一条条陈述罪状的时候,靳雨青实在听不下去,抬手打断了尚书的发言。书鱼得了皇帝的眼色,从袖袋里掏出一沓一模一样的密信来,连封口蜡印都分毫无差。

     皇帝随手翻了翻,冷哼一声,抬手把两沓子信都一股脑地甩到了负责此案的刑部脸上去,粗硬的边角在尚书额鬓划出了一道血印。

     “这就是你们给朕查出来的结果?”皇帝盛怒。

     刑部扑通跪倒,一封封的对比着两边的不同,最后把眼珠子都瞪出来了也没发现一点异样。他们搜出来的如山铁证,皇帝手里老早就有了一份,皇帝乃一国之君,自然不会无端拿他们逗乐,如今两份一样的证据只能说明,他们搜出来的那份……也是假的。

     之前信誓旦旦咬定陈乂有罪的,现在全是在啪啪打脸。

     尚书后背直冒冷汗,根本无言以对。

     “啪!”御上狠狠一掌拍在案上,过会儿才回味到这招有点装过头了,手心火辣辣疼的要命。靳雨青忍住想当场呲牙咧嘴的心情,放话道:“要是你们的能力就是拿几分假文书欺瞒朕,朕看这尚书位子也不用坐了!”

     大臣们惶惶恐恐,皇帝拍案而去。

     离了朝,靳雨青换了一身常服,便让人用软轿子抬着,抄近路去大牢。

     之前撒出去的暗卫早早就埋伏在大街小巷,对方前脚拿着伪造书信一走,暗卫后脚就冲进去,当场将那造假的书生抓了个正着,然后迫他写了一份一模一样的出来。

     至于幕后真正的主使,那些常年拿了俸禄却不尽人事的臣子们一个都脱不了干系,某些军将更是也分了一杯羹,所谓官官相护,莫过于此,以至于再也包庇不下被捅了出来,才想起来找一个怂包当替罪羊。

     只可惜呀各位爱卿们,你们找的哪是替罪羊,那可是匹披着羊皮的狼!

     石筑的牢前守卫森严,靳雨青抬头看了眼门口的匾额,深红色近乎发黑的底面上遒劲地刻着“天牢”二字,总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拢紧了衣领,在侍卫的带领下,绕过迂回的牢房布局,终于在一间潮湿阴暗、腐气横生、头顶只有巴掌大小透气窗的牢房里,见到了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子——陈乂。

     靳雨青遣退了周身的侍卫,隔着牢栏望向那个颓废的男人,和他身边一动未动的一碗冷饭。

     陈乂低着头靠在石壁,右脚踝处锁了一根沉重的铁链,另一头钉死在墙壁上,过长的碎发遮住了他的面颊,只露出半张粗糙地毫无血色的嘴唇来,让人分不清他是睡了还是醒着,亦或者是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牢里太冷了,厚硬的石壁隔绝了外界的春风暖阳,一呼吸甚至能哈出一团白雾。靳雨青跺了跺脚,反观陈乂,破破烂烂一件囚衣,微敞着胸口,没有丝毫的发抖,若是仔细看,竟然还能发现他胸口处向下延伸的那条沟壑,代表着它的主人身体很健硕,有小块的肌肉覆身。

     “陈乂!”皇帝有些躁了,出口唤了他一声。

     陈乂似乎是真的睡了,听见这声才回转过来,瞥见牢外的一抹明黄颜色,眸中一紧,立刻神色慌张地调整了姿势,拖着沉重的锁链,屈身朝皇帝深深地拜了下去。

     “罪民陈乂,拜见陛下!”

     一字一铿锵,浑圆有力,连磕头都比别人响三分,分明是束刺蒺藜。

     陈乂连拜三次后,长伏不起。

     靳雨青俯视了他一会,忽然轻声笑了出来,也不再看冰冷地板上那个身影劲瘦的男人,回身倚上了栏杆。片刻后,皇帝悄然收声。

     身后沉默了一会,靳雨青猝不及防地一回头,与陈乂交错了一个视线,男人再次迅速低下头去,绷紧了肩膀。

     陈乂低头一跪,从松松垮垮的囚服领子里,能望见他整片赤.裸而紧致的胸膛,靳雨青本就不怎么直,穿来之前的一大爱好就是欣赏男模,就算穿了几个世界忙的焦头烂额,也不忘给自己找点乐子。

     更不要说,陈乂的身材正是靳雨青最喜欢的那一类,健硕却不狰狞,脱衣有肉穿衣显瘦。

     视线在那片浅麦色的肌肤上留恋许久,才缓缓挪移到陈乂的脸上。灰渍和泥土将那张脸糊的脏污不堪,但从棱角分明的骨骼轮廓上,也能些微看出陈氏一族那英武俊朗的传承来。

     靳雨青半蹲下身子,朝牢中的男人勾了勾手:“你过来。”

     陈乂迟疑了一会,小幅度地挪动着膝盖,蹭到了皇帝的跟前。靳雨青打量着男人,又伸出手去捏起他的下巴,迫陈乂抬起头。手有些凉,乍触碰到他的皮肤,竟觉得那里的肌肤柔热温暖,靳雨青有意无意地摩挲了几下。

     陈乂已经盯着靳雨青看了许久,这也是他第一次面对面的瞧见皇帝的真容,上一次瞥见,还是五岁上下,老侯爷打了一场胜仗,宫中大开宴席庆祝,他缠着父亲去了。在席间,见到了偷偷来凑热闹的皇子,躲在宫柱后头偷看。

     那时候的皇子还是个圆圆胖胖的小团球,而不是现在这样,拔葱似高挑修长的身材,微挑的眉眼蕴着令人捉摸不透的光彩,白皙的肤色上却染着一抹过于鲜明的潮红,分明该是个多情旖旎的人物——如今却居高临下,冷漠地望着自己。

     靳雨青没想到牢中如此阴寒,他来时穿的单薄,此刻眨了眨眼,眼角凝出了一团潮湿的雾气。

     陈乂垂下视线:“陛下,您保重龙体。”

     靳雨青忽然回过神来,用力地掐了掐陈乂的下颌,想起自己在这个世界余下的半生恐怕都要围着眼前这个男人转,还要为此担惊受怕呕心沥血,就不仅叹了口气,道,“不是让你给气病的?”

     皇帝的眉毛软绵绵地塌了下来,强势的气劲一弱下来,更显得他脸颊红地妖冶异常,让陈乂楞住了好一会。等回醒过来,道了句“罪民该死”。

     靳雨青重重地啧了一声,一边让他闭嘴,一边撩起陈乂的前额碎发,左右看了看。

     “长的挺俊,嗯?”皇帝拖着慵懒的调子,轻轻哼笑。

     陈乂垂着视线,美其名曰不敢直视圣颜。

     靳雨青轻笑着松开他,温声说道:“想不想活,朕能救你。”

     闻言,陈乂抬起了目光,带着几分怀疑和谨慎,和几分的不能理解。这个皇帝,三番两次到底想干什么?

     “不过朕有一个条件。”

     陈乂的神色略有松动,果然,帝王从来不会做对自己无利的事情。但有条件总比无故施恩要好,这桩行贿案就是明摆了要借机泼他脏水,他一时无查竟然掉进了这个天大的陷阱。

     而面前这个人,的确是这世上唯一一个,能够完好无损地将他捞出去的人。

     沉默半晌,陈乂恳道:“陛下请讲。”

     “朕要你进宫伴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