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6章 世界的尽头13
    第136章

     丧尸用麻醉弹虽然对其他丧尸来讲已足够有效,对靳雨青来说并不至于昏迷,它顶多只能让他行动力受限一段时间而已。

     此刻的靳雨青被人关在一座由审讯室改造的笼房里,这间笼房之前一直用于观察实验中的丧尸体。

     那群特|警们趁他行动无力的时候,把他的衣物上上下下都剥了去,只剩下一件空荡荡的白大衣罩着身体。他们将他身上所有能藏东西的地方都翻了个遍,以确保他身上没有其他的武器可以危害到基地。

     血液检查报告出来了,他的体内现在正涌动着大量的丧尸病毒,比以往捕获到的任何一只丧尸都更加危险,足以致人感染。

     黯淡的灯光将他的身影投射到四周的镜面上,反射出自己狼狈不堪的形容。但毫无疑问,这幅姿态已经隔着单向玻璃,落入了那群基地高层的眼中。但靳雨青还不至于因此就似易激的少年一般,表现出盛怒的攻击性,除非他想死得更快一些。

     他双手攀住眼前的铁栏杆,闭上眼睛调动异能,仔细聆听着窗外的一声一响——吵闹、咒骂、指责,在这个曾经他以为和善团结的基地里连绵不绝,甚至有人怀疑他这一年来对基地贡献的一切是虚情假意,都是为了潜伏进基地而带上的虚伪面具。他的成就、他的研究成果,仿佛纷纷被打上了入案详查的审讯红戳,刺得人眼底生疼。

     可被关起来的这一天一|夜里,却没有哪怕任何一个人念及一点点的旧情,进来询问他点什么。他们从接到情报的时候就已经站到了对立面,将靳雨青列入了敌对的名单,从来没想过给他一丝丝的机会,让他申诉、辩驳。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自古亦然。

     更何况他靳雨青是目前人类面临着的头号危险源呢?

     -

     而在攸河县,柯斌驾车经过县城曾经的商业中心,楚亦扬望向窗外若有所思,经过一栋建筑时忽然喊了声:“柯斌停车!”

     卫卓正在副驾驶啃一块硬得不能再硬的干粮,他顺着楚亦扬的视线向外看去,入目是一间残破不堪的金店,明星海报的广告牌耸立在头顶,端庄大方的女星脸上溅着暗红干涸的污血。

     “楚亦扬,你不会是要——”

     话音未落,楚亦扬就推开车门:“你们等我一下。”

     柯斌恨不得把脑袋砸方向盘上,劈手抢了卫卓的饼,把枪支弹药塞他手里:“吃吃吃、吃什么吃!”

     卫卓还没吃饱,边跟他抢饼边嘀咕:“不是,楚老大去给他小情儿买旅游纪念品,我们跟着去干什么?”

     “从丧尸手里买???”柯斌瞪了他一眼,指着他抢回去的半块饼说,“一句话去不去?不去我回去就把上次任务奖励的红烧肉劵给撕掉!”

     卫卓一听那还了得:“去!这就去!”

     “赶紧下车,”柯斌探了探头,“哎把饼给我咬一口,饿了。”

     卫卓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刚走进金店,一只穿着工作制服的丧尸就扑了上来。楚亦扬一躬身躲了过去,看也没看径直往里面走。背后随即一声完美配合的枪响,把丧尸爆了头。

     两人趴在入口处的柜台上,来一只干掉一只,轻松得还能有闲空欣赏柜台里的项链。柯斌看着就感叹,要是小静在就好了,能给她带一箱子回去。卫卓盯着他瞧了半天,伸手拿出一条,开玩笑似的捏着柯斌的脸说:“要不你凑合跟我在一起,我送你一箱子?”

     柯斌抬手给了他一肘子:“滚蛋!”

     卫卓大笑着跳开了,却偷偷留了一条楞粗的金项链揣进兜里。然后抬头向店铺深处的楚亦扬喊道:“队长,好了没有啊?”

     楚亦扬挑挑选选了半天,又比着自己的手指试了很久,直等到他俩不耐烦地开始插科打诨,才终于选出一个心满意足的。然后自力更生打开柜门,取出一个红丝绒缎面的小方盒,把选好的东西放进去。

     卫卓瞄了一眼:“人家说盛世古董乱世金,楚老大你就是拿也拿个值钱的玩意儿啊?”

     柯斌猛拍一下他的脑袋:“直男审美你懂什么!送个金灿灿黄澄澄的,你不嫌俗人家三儿还嫌俗呢!这叫铂金,爱情金属,懂个屁!”

     “柯小二!直直直就你最直!你最近说话怎么那么粗俗!”

     柯斌挥挥手:“跟你学的!走了!”

     卫卓咬着后牙槽瞪着柯斌背影,等他们俩走远了才把口袋里的金项链掏出来放回去,犹豫了一会儿也换了一只“不俗气”的雪白银亮的小东西。扔在裤子口袋里又怕掉,转而放进了贴着胸口的隐形夹层。

     楚亦扬坐进车里,心情颇为舒爽地笑了笑:“走吧,回基地。”

     凯旋的胜利者小队扬着轻快的歌声,在通往华星基地的高速路上飞驰。后排的男人斜倚着车门,闭阖的双眸在薄薄的眼皮下轻微的滚动,抄在口袋里的手指缓缓摩挲那上好的红丝绒面,神色温柔地仿佛是在抚摸情|人细腻的手背。

     天际浅浅地描上一层鸦青色,似上帝的执笔之手无意将污桶打翻,浓滚的云漫上人的头顶,须臾,天地之间渺渺撒下了细沙般的晶莹。

     柯斌缓下车速,惊喜道:“看,下雪了!”

     雪花簌簌扬扬地飞舞着,积在车窗边缘的缝隙里。车子在田野经过,雪在枯梗上飘,将已经伤痕累累的土地覆上了一层柔软白净的安宁,仿佛能让这个满目疮痍的世界渐渐渐渐地、遮蔽不见。

     “是啊,”楚亦扬握紧手里的绒盒,望着基地的方向遥遥叹道,“雨青,下雪了……”

     *

     雪一片又一片地落下来,靳雨青被转移进一个工业用的、加厚密闭式、巨大的钢化玻璃水槽,里面灌满了消毒剂和麻醉药,好像这样就可以阻隔他体内的丧尸病毒。他如一只蚌般蜷在水底,缓缓翕动着眼皮,透过周身充盈流动的淡青色液体看着窗外洒下的银白。

     他的身体的确无需再进行气体交换,可这并不代表他在这水槽里能惬意自然,浓烈的消毒剂的味道从口鼻里钻进去,涌进身体的每一个空隙,那感觉就像是吃了一百只蟑螂一样令人作呕。

     而一群人还在旁边激烈的商讨,关于到底该不该处死他的内容。

     所有人都用一种反感和恐惧的眼神望着他。靳雨青从人群中看到一个经常来给实验室送水果的小姑娘,他冲她笑了笑,却被对方恶意的回避了。然而事到如今他也怨不得别人冷情寡意,毕竟比起鲜活温暖的人类,皮肤苍白冰冷、眼瞳血红的自己,更像是一具可以行走的尸体。

     “公投吧!”有人喊道,耳力敏锐的靳雨青闻言也看了过去,“超过半数就处死,否则就留下来做实验体,也算是他为人类做了一件好事。”

     “好,公投!”

     “那就赶紧投吧!”

     听罢靳雨青冷笑一声,闭上眼睛靠在水槽边上。

     “——你们要公投什么?!”

     突然一道疾风般的攻击,将紧闭的大门踹了开来。人群的嘈杂在这道厉喝声中渐行渐熄,大家都面面相觑地转过头去,望着门厅外那个裹挟着寒冷风雪的身影。

     靳雨青刷得睁开眼睛,吃惊地将额头抵在玻璃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个朝自己跨步靠近的男人,他的脸庞在一片雪白的逆光中愈走愈清晰,仿佛是从触不可及的时光中穿梭而来。

     “楚亦扬?”他不可思议地唤道。

     昨天夜里,他们小队分明还在距离基地至少两天车程的攸河县啊!

     但楚亦扬只能看到靳雨青动了动嘴,却完全听不出他说了什么。他像是被人禁锢在水族箱里的人鱼,半赤|裸地浸泡在淡蓝色的不明液体中,皮肤在消毒剂的峻烈作用下仿佛白的透明,一根根青紫色的血管和骨骼深埋在日渐消瘦的肌理中。

     “你们说要投死谁?”楚亦扬抬高了音调,再次问了一遍,声腔里染上一层阴郁浑然的暗怒。

     一时竟没人敢回复他。

     直到一位自恃位高权重的领导者站出来,将此事的来龙去脉说给他听。待还要添油加醋地加以分析利弊,楚亦扬却已将视线移开,定格在水槽中那张日思夜想的面容上。

     他隔着玻璃去摸靳雨青的脸,然后手掌与对方的印在一起。仿佛是低声诘问,又好像仅仅是痴迷的呢喃:“你们忘了是谁不眠不休为你们侦查敌情,是谁出生入死抢救物资,又是谁亲自试验尚不成熟的疫苗险些遭难……而你们,却为了没有发生的事情,想要处死他?”

     靳雨青隐隐猜到他即将要做的事情,因此瞪大眼睛用力摇着头,让他不要说不要做。

     楚亦扬却装作听不懂看不到的样子,安抚地扬起嘴角,与他合印的手掌微不可及地颤|抖起来——

     靳雨青:“别!”

     一丝电光在两人接触的玻璃面上跳跃,骤然迸发!厚重的密闭水槽就像是一樽烈火之中烧就的冰裂瓷器,嘠然数声,炸裂出层叠无数的纹路。

     轰然一声巨响,玻璃碎炸开来,人群受到惊吓四散奔逃。被禁锢在其中的人似一尾脱水的鱼,从里面涌落而出,在一堆裂片和水液的冲击下头昏脑涨地失去了方向感,最后被一双温暖结实的臂弯捞住。

     他本能地向那具散发着熟悉气息的身体上靠去,一头栽进楚亦扬宽厚的胸膛。

     男人将他从一汪气味刺鼻难闻的水泊中抱起,手指顺着他湿淋淋的头发擦滑而下,在一片混乱之中吻上靳雨青冰凉的额心,低声道:“别担心,我带你走。”

     “去哪里?”靳雨青失神地问。

     “去你该去的地方,去能够容纳你、尊重你的地方。”说着楚亦扬从腰间扯下一枚烟|雾|弹猛地投掷在地上,然后拽着他就往外跑。

     他跑得气喘,转头看到青年不解的表情,不禁笑道:“我每日每夜都睡在你的身边,你动动手指头我都能感觉得到,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没有呼吸、没有心跳吗?”

     靳雨青怔怔地看向牵着自己的那只手:“你就……不害怕吗?”

     “我更害怕你被发现。”

     基地易守难攻,但从内部向外突破有的是办法,更何况楚亦扬的异能无人可挡,趁乱逃出基地更加不成问题。靳雨青耳旁是呼啸后退的风,背后是浓滚滚的烟雾,他看着楚亦扬毅然决然的侧脸:“可人们害怕我、恐惧我,不管我去到哪里都一样……不存在那样的地方,楚亦扬。”

     男人吼:“那就去沦陷区,去他们找不到你的地方!”

     “可是疫苗——”

     “靳雨青!”楚亦扬刚叫了一声就听到了后面追兵的动静,骤然安静下来,两人不得不就近躲在一条狭小幽暗的墙缝里,面对面地站着,男人的腿弯顶进了青年的双膝之间,被他白大衣下赤|裸的双|腿紧紧的夹着。

     靳雨青面不改色地看着他,看他在匆匆而去的追兵声中如倾崩而倒的山峰般,向自己缓缓压来,那颗不会跳动的心脏骤然间仿佛恢复了鲜活,连胸腔之间仅剩的那点气体也要被完完全全地挤压出去了。

     “这种时候逃命都自顾不暇。他们连你其他研究成果都封存了,你还奢求能够继续研制疫苗吗?”追兵一过,楚亦扬出声,仿若威胁般恐吓他,“现在除了你这具稀奇的身体,他们什么都不想要。”

     青年一耸肩膀,他便露出了内里柔|软如绵的真面目,手掌环着他的后颈摩挲着:“但你和你这具身体都是我的,谁也别想从我身边抢走。”

     靳雨青的唇上挨到一点温热,他似尝到了蜜的滋味,心里甜得发颤。

     随后楚亦扬将他拉出墙缝,继续逃亡。

     追兵一波又一波地搜查着,靳雨青二人几乎是一刻不停地战斗着——不管是面对丧尸还是追兵。他们在枪林弹雨、异能齐飞里东躲西藏,直到逃亡路线渐渐偏离基地的搜救地带,深入到丧尸层出的沦陷区,身后的追杀人马才渐渐熄弱。

     两人找到一间还算干净的民屋,驱逐尽周围的丧尸以后,安心地住了进去。

     楚亦扬一进房间就坐在那匹布艺沙发上当大爷,两只腿高高翘在面前的茶几上,点着脚尖嚷着要喝水。

     靳雨青念他劳苦功高,打扫完房间立马转身下楼,去附近找找有什么可以下口的东西。自己可以忍着不吃不喝不呼吸,楚亦扬是个有血有肉的大活人,可撑不了那么久。

     等他把四周转了个遍,就像是从商场购物归来的小丈夫,把能用的食物、工具、器材都一股脑地装在一个超市大购物车里,骨碌碌地运回家,打算跟楚亦扬商量一下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的时候。

     一进门,却看到了一个昏倒在地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