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章 沧海月明珠有泪7
    燕文祎又先后去了几趟太子别院,时而能告诉他们些有用的信息,时而借口鲛人发怒什么都问不出来,这主仆两人倒是坦率,回回都是拿了赏银就回医馆,偶尔还跟他们讨价还价,嫌这佣钱少了,还不够买半个月雪莲的。

     老仆跟那侍从凑近乎,临风对他的问题表示十分惊诧,道:“你问我们为什么不自己去捞?我们就算有那心,也没那力气和钱财呀!我家公子这半死不活的样儿你也看见了,要是出了海,还能回得来嘛?不过是给你们这些稀奇的大户人家打打工,赚点保命的钱罢了。”

     老仆见这侍从眼睛贼光,明里暗里地敲诈点打捞上来的珍珠珊瑚,反而能放下点心来。毕竟对钱感兴趣的人,都能用钱解决,而他们主子最不缺的就是这点笼络人的银子。

     燕文祎主仆俩白天说是在别处谋生计,到了傍晚才能到秦逸这儿来。一来二去的,府邸上都对着主仆二人习以为常,天黑时来了就开门引进去,秦逸也未必回回都去盯着。

     于是某日傍晚。

     除却侍从之外,燕文祎还领着一个姑娘上了门,道是兽医,替鲛人处理锁链困挣出的伤口的。

     那姑娘膀大身宽,提着个药箱,个头几与燕文祎持平,脸上蒙着层轻纱。但即便如此,那脸上盘生着的四五道狰狞疤痕还是将守门士兵吓了一跳,谨慎将她拦了下来,翻查她药箱里的东西。

     临风三两句就埋怨起来,愈发的胆子大了。

     士兵瞧箱子里头确都是药膏药水、勺匙碗碟,连把尖锐的剪刀都不曾带,而燕文祎已经率先进了去,只吩咐临风,若是他们检查好了,就让她赶紧进来。士兵查不出什么来,也不敢怠慢这府上通鲛语的贵客,将这女大夫放了进去。

     -

     靳雨青一听见动静,就从水底浮了上来,燕文祎蹲在池边摸了摸他的头发,另手敲道:“我来带你走了,雨青。”

     “这就是那只小鲛人啊?我看也不比绯鲤好看到哪里去。”清爽的女声在燕文祎身侧响起,虽是调笑话没什么恶意,但也遭了燕文祎一记眼刀。颦儿自知说错了话,拍拍嘴捣鼓她那药箱去了。

     “她是谁?”靳雨青问道。

     燕文祎解释道:“一个江湖人罢了。”

     恰巧颦儿将一碗药膏调配好,递到燕文祎的手上,小声说:“快着点干活吧,过会儿那太子来了咱们谁也跑不掉了。”

     燕文祎点点头,用平匙剜了碗里的药膏,往鲛人的头发上抹,靳雨青只闻道草药味,也不知是什么,就禁不住拿爪子碰了碰,被燕文祎挥手推开,急急几点道:“别碰,五倍子捣碎配制的药膏,你这头发颜色太引人注目,须得改一改。”

     “哦。”靳雨青听他这么说,也不敢再捣乱。

     亚麻色的发丝很快在黑浆药膏的覆盖下变得乌黑油亮,这反而映着他那双绿瞳更加诡异,烛光一照宛如深夜里的一簇鬼火。一只手伸过来,捏住他的下巴,两滴冰凉的液体滴进他的眼睛,激得靳雨青眶内狠狠一酸,险些就流出泪来。

     “能行吗?”燕文祎比划道。

     “万无一失!”颦儿拍拍手,又将不知道什么玩意一坨坨地往鲛人的脸上涂抹,边向燕文祎念叨:“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全靠这身本事,要不是你眼尖把我抓住,我现在还潇洒自在着呢……好了!”

     “雨青,挣脱铁链,我们这就走。”

     靳雨青两手撑开,臂上因用力而彭出小块的肌肉,铁质的环锁深深勒紧在他两只手腕上,勒出一圈红紫色的印迹。靳雨青一咬牙,只听水下突然发出沉沉的“峥——”的一声!三人同时向门口望去,见这动静并没有引起外头士兵的注意,才叫靳雨青如法炮制,将腰上的铁链也崩断。

     鲛人的力量着实恐怖,这几条粗链,若是寻常人类怕是要断肢断手才可逃,而对他们来说却只是咬牙吃力的程度,倒也不愧是在海底能与鲸鲨搏斗的存在。

     多余的铁链被绕在手臂和腰肢上,燕文祎将他从水里抱出来,用自己外衫把他身上水迹擦干:“化形,雨青,记得把耳尖和蹼都变回去。”

     怀里鲛人的触感比人类更加滑腻,若是阳光够强,常常能看到星星点点的白色闪光,正是这样一层透明鳞砂使他们能够在海底自由自在的游曳,而不会被咸腥的海盐腌制成一条失水的活鱼干。

     深蓝色的尾蹼依依不舍地在燕文祎的背上卷舐了几下,才慢慢蜷缩起来……蓝色的鳞片褪|去,半透明感的尾巴从中间劈裂开来,分成两根人类的腿骨,生出一对白皙的脚背。虽然燕文祎也当过那么几秒的鲛人,身边也有一只红尾鲛,但这却是他头一回真正见鲛人化形,此刻只觉相当新奇,有这么一小会,十分想扒开他双|腿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化出来的。

     手掌不自觉摸到靳雨青的腿根,首次化形的敏|感期令他禁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一双新生的大|腿莫名地泛起一层粉浪来,何况他还赤|裸着,蜷起的膝盖愈是想遮掩露风的胯|下,愈是欲盖弥彰,简直是勾人当场犯罪。

     “咳咳!”颦儿早就扭过头去,虽并没看到靳雨青的躶体,但到底是女儿家,一想到身后有个大男人一挂的,脸上也腾起了红霞。

     燕文祎回过神来,把一旁颦儿脱下来的衣裳一层层给他穿上,一边嘱咐他出门时的注意事项。靳雨青摸到自己身上是件女子的衣袍,就已明白他使的是招偷龙转凤,但为了逃生也只能暂且忍住这种女装的尴尬,郑重点头示意自己都听明白了。

     “哎呀!秦公子!”外头临风忽然叫道。

     颦儿身穿一层黑蓝色紧身衣,两肩双臂都裸|露着,但江湖儿女从不介怀这等小事,她从腰间摸出一把手指长的软刀片,弯腰在靳雨青的腿肚上一划,霎时小腿鲜血淋漓。

     他在海底时与鲛鲨之类厮杀惯了,这种疼痛也没有多厉害,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出声,反而是颦儿尖声惊叫起来,叫罢刀片往腰间衣层里一裹,噗通跳进了池子里,潜到了池底的角落,很快就看不清她的身影了。

     靳雨青:“……”

     殿门被人一脚踢开,秦逸冲进来一看,池中余波荡漾,池边一个男人抱着个面貌狰狞的姑娘,旁边的药箱也都打翻在地,地上沥沥剌剌着一串血迹。

     “怎么回事!”秦逸蕴道。

     临风挤进来,先是惊叹了一声,才看了燕文祎的比划,添油加醋的翻译说:“这鲛人好凶!我们好心给它找一个兽医,它不领情也就算了,竟然抓伤我们!呀公子你没事吧?”

     秦逸低头看到那所谓的女大夫已经吓昏了过去,腿上的血色染红了半边裙裳。

     燕文祎搂着那姑娘摇摇晃晃站起来,手忙脚乱打的手势不用临风翻译,秦逸自己都能看懂了,他是想找大夫救救那姑娘。那慌乱无措的愧疚神情,似乎是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差错。

     “完了完了这可完了,”临风着急地去按压靳雨青腿上的伤口,边对着燕文祎胡说道,“她家里还有个三岁的娃娃,这要是被鱼怪挠死了,难不成要我们养着那娃娃?”

     秦逸眯了眯眼睛,眼睛望着深池。

     一道黑影游了过去。

     “喜乐,给他们几两银子。”秦逸挥挥手,那老仆从袖兜里摸出几锭碎银子,放进了临风的手里。

     临风代主子道了谢,帮托着靳雨青向外走。

     秦逸:“等等!”

     “……”

     秦逸从士兵的手里夺来一盏灯笼,赶到门槛处截住了三人,他将灯火挑高凑近了“姑娘”的脸侧,另手撩起自己袖子,撑开靳雨青的眼皮。

     ——烛火之下,那双眼睛是毫无特点的墨棕色,还微微上翻着,明显是惊吓过度。

     “哗啦——!”

     殿里离水池较近的士兵忽然惊退几步,一尾蓝色鱼鳍在水面上闪瞬一现。

     秦逸眉峰皱起,半晌终于让开了主仆二人面前的路。

     临风边小跑嘴里边喊着“你可不要有事呀,我们可养不起你的娃娃!”之类喧闹的语句,一路离开别院府邸,登上了一直候在府外的马车。

     -

     马车被临风两鞭子抽着飞奔起来。

     靳雨青一个轱辘从燕文祎怀里翻出来,捂着自己小腿:“天啦你们是要去竞争奧斯卡影帝吗!这戏做的可真足!”

     燕文祎掀开他裙摆验了验伤口,看去没有伤到筋骨,只是皮肉外伤,才撕下自己衣角替他绑住止血,然后长臂一伸,把靳雨青揽进怀里,脸埋在他头顶发旋里。

     “唔……谢珩?呃不,燕文祎?那个替我下水的姑娘没事吗?”

     燕文祎:“不用担心她,她是我们北涂国有名的妙手空空儿,这天底下就没有她进不去、出不来的地方,当年三进三出我北涂皇宫,跑得肯定比我们还快。现在秦逸可能已经发现那是个空池,正四处搜捕我们呢!”

     这时临风在外面喊道:“公子!”

     “抱紧我。”燕文祎胳膊绕过靳雨青的腰,单手把他抱在怀里。靳雨青两手挂在他的颈上,听到马车所经过之处一片歌舞之声,亦有醉汉临街喧哗。靳雨青才想到这是什么地方,就被燕文祎拖出了马车,一拍木板,借力腾空而起。

     他撞开一扇窗户,护着靳雨青翻了进去。

     “嗯……啊……您轻点……”

     “再深点!嗯……”

     屋中喧闹更盛,胭脂香气浓的都要溢进了胸腔,细听之下,竟然还有种种呻|吟哦语,可想这左邻右舍、上下房间里,怕都是在被翻红浪,云|雨之姿不亦乐乎。

     靳雨青还搂着燕文祎的脖子,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这种香感异常,衣袖裙裳与赤|裸双|腿间轻一摩|擦,又酥又痒,身体也不紧微微发热,下意识想将燕文祎盘绕起来。

     他转动一处床后的机关,脚下瞬时露出一人大小的空隙密道,一道窄窄的石阶向下延去。他抱着靳雨青快步从地下密道里穿过,弯弯曲曲拐了没几分钟,另一头的密门就被人打开,两人钻出来时,都不约而同的闻到了清新的茶香。

     燕文祎感觉到怀里人奇怪的扭动,推开一间房,将他放在床上,边用早就备好的水擦净他脸上的伪装,边问道:“难受?伤口疼?”

     靳雨青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新腿初生,皮肤太过敏|感,只好转移话题,问到:“那家花楼……”

     燕文祎直接应道:“是我名下的产业。”

     “啊,那这个地方?”

     “是间茶楼,”燕文祎点点头,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一些常备的创伤药,“也是我的产业。”

     正适时,房间外有人敲门,是临风的声音,不慌不忙地讲:“饭菜好了,公子,要现在呈进去吗?”

     燕文祎敲了敲手边的床板,临风就推门而入,身后跟着三五个小厮,将食盒里的菜盘一样一样地端出来,摆在桌上,边报道:“葱蒸鱼、桂鱼排骨、香菇鱼片粥,两碟鲅鱼水饺,公子说这位……呃,夷清公子不喜欢芫荽,我们一根都没有放。还有……”他停顿了一下,“新鲜海鱼一桶,活蹦乱跳的!全都是顺兴楼的菜色,很新鲜。”

     临风送完菜,就带着小厮们退了出去。

     靳雨青闻到鱼味,抚着肚皮,惊异道:“这个顺什么楼,不会也是你……”

     燕文祎一边给他上药,手指在他大|腿边敲一敲:“没错,是我的。”

     “……”

     靳雨青由衷想给他跪了,脱口而出:“燕总裁呀!”

     燕文祎一下就笑了,手掌探进他的裙子里,捏着手底紧实滑顺的大|腿肉,鲛人身上天生的微凉温度显得他手心更加热烫,靳雨青一条鱼小弟嗵嗵地跳了起来,弹到男人的手指,滑溜溜的。

     他抓住鲛人乱蹦的粗大玩意,拇指不断扫着它的细孔,身体的第一次放纵总是会短一些,没两分钟这种不甚激昂的欲热就泄在了燕文祎的手里。他两指捻了捻浓稠的白浊,又见这鲛人神色糜艳,皮肤也慢慢复起了粼粼的膜光,一时鬼使神差地将手指送进了鲛人微张的嘴里。

     “我是总裁,你做我的‘私人’秘书么?”燕文祎的食指在舌上不轻不重地按着,他的话语尽可由手指表达,此时更有空闲低头吮咬鲛人滚动的喉结,“穿着躶体围裙为我做饭的那种。”

     靳雨青卷起舌尖舔了一圈,不可避免地尝到了自己的味道。他抬手环住男人的后背,长长的深吻让两人都难耐地喘息了几下,燕文祎有种饿虎扑食的感觉,才想撕了他的裙子来一场生命的大和谐,就被靳雨青已不小心化回的蹼爪推开,尖尖的指甲轻划过男人的脸颊。

     “燕文祎,你到底叫什么?”

     鲛人靡靡的低吟无论何时都显得那样潮湿暧昧,怪不得有那么多的传说神话说它们是大海上的妖族,是诱惑人类的非人鬼魅。被这样低沉的嗓音缠绕住,就像溺水时挽留逝者的水草,明知危险之极,却就是躲不开。

     “燕文祎、谢珩,或者陈乂,你喜欢哪个,哪个就是我的名字。”男人道。

     靳雨青说:“我想知道真正的你,而不是这个世界强加于你的虚伪名姓。”

     被鲛人的浅吟所蛊惑,险些就让燕文祎缴械投降,他迟疑了一下,叹息着敲打:“抱歉,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我还没有做好充足的帮你脱离系统的准备,我的名字被世界系统盯上了,很可能会成为令你真正的精神体崩溃的关键词。对不起雨青,我不能冒这个险。”

     靳雨青有些失落,被染成墨棕色的眼珠因为药水时效的缘故,慢慢恢复成清澈的浅翡,他忧郁了一会,又试探问道:“我就问一句,好吗?”

     “你说罢。”

     靳雨青反复将肚子里的问题斟酌几遍,决定哪一个是最应该被放进这个天平里的,最后狠狠心,说道:“我们认识吗,在原来的那个世界?”

     燕文祎温柔地亲上他的额头。

     “认识,雨青……我们认识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