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6章 世界的尽头3
    第126章

     到了晚上,他们找到一间空了的封闭车库,里面徘徊着几只新鲜丧尸,丧尸们身上的西装早已肮脏不堪。见到有车过来,纷纷放弃了已经被它们自己啃噬得仅剩骨架的那具尸体,凶神恶煞地向他们的车头挪来。

     楚亦扬一脚刹车踩下,从后腰又掏出一把92式手|枪丢给靳雨青,自己拿着之前用的那把,换弹匣、上保险,道:“和你之前用惯那些高科技玩意肯定比不了,但总比匕首好,凑合着用吧!”

     “哪来的?”靳雨青问着,同时拉开车门。

     枪声砰砰回彻在狭小车库里。

     “捡的!”楚亦扬玩笑道,被靳雨青回眸瞪了一眼才正经回答说,“从丧尸化了的武警身上拿的,还有几匣子弹在口袋里,省着点用。”

     两人配合着解决了所有丧尸,把这些二次死亡的尸体扔出去,然后将车停进车库进行休整,拉下铁帘隔绝外面时而游荡的丧尸。

     一路上见到的活人寥寥无几,s市里的状况更是无从知晓,靳雨青略显疲惫地仰靠在座椅上,抱着一点侥幸的心理拧开了车载广播。

     没想到原本滋滋啦啦的电流声中,竟然传出了一道稳健的声音:“国家救灾指挥中心,这里是国家救灾指挥中心!中部沿海区域正遭遇罕见的病毒潮袭击,指挥中心现已发布四级传染性疾病预警……”

     楚亦扬反锁好车库的门,回来也听见了广播的后半段。

     “我们现在呼吁听到此条广播的所有人士,即刻与您周边警方联系。准备好食物、水等物资,避开病毒高发区域,沿jh高速向西行进……国家救灾指挥中心将在h市跨江大桥以南建立临时避难区……”

     靳雨青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收回视线,叹了一句:“看来是真的末日了。”

     楚亦扬没说话,转身从后备箱里的收集物资中,翻找出一个小罐、一瓶酒精,做了个简易酒精灯,然后往快餐杯里倒了半瓶矿泉水,放在火焰上加热,准备煮面吃。

     铁质容器里的水刚咕噜咕噜地煮开,就听见身旁一串比水泡声更加响亮的动静。

     靳雨青按了按肚皮,眼睛偷瞄着楚亦扬手边还没拆包的泡面,抿嘴说:“不好意思,楚教授,我又饿了……”

     说“又”是很贴切的,因为从s市开车出省道这几个小时以来,靳雨青已经喊过好几回饿了,比后座那个胖小子童一鸣还能吃,凡是到了手的东西,几乎是三两口就被他吞进了肚子。

     楚亦扬向下瞧了眼靳雨青的小腹,无奈说:“你刚吃了一包压缩饼干。”

     话音未落,青年的肚皮再度敲起锣来。

     楚亦扬只好将泡面拆了,掰下一块来叫他先啃着,剩下的合着一包新的都丢进快餐杯里煮。听着青年把一块没有任何调料的面饼嚼得咔咔响,好像在吃什么特别美味的东西,就忍不住抬头看了过去。

     靳雨青毫无自觉,直到楚亦扬的手指都伸到了自己的脸上,才放慢了咀嚼的速度。

     男人的嗓音在沸腾的热水声中显得低沉,也许是平日上课时用嗓过度,略带些喑哑:“你消化不太好,嚼碎了再咽,不然夜里又睡不安稳。眼下天气又不太好,别再勾起了你那失眠的老毛病。”

     不过都是稀松寻常的关怀而已,但不管是内容、还是口吻,都令靳雨青心潮湍急,根本移不开目光,他下意识地唤了声:“……周蔚”

     楚亦扬用矿泉水把捡来的叉子洗干净,正低头拨动着煮开的面条,听见靳雨青缠绵的唤声本能的轻道:“嗯?怎么了?”过后又兀自发起楞来,意识到这都是虚拟植人世界里时常常念叨的话,半晌才自嘲道,“忘了,都是改不了的老习惯了。”

     靳雨青也回过神来,忙收回视线。虽然他心里蠢蠢欲动,有说不完的话想对爱人讲,可眼前这位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挂过他科、罚过他站的楚大教授!仔细想想当自己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楚大教授已经是风度翩翩的天才少年郎了——这,怎么想怎么觉得有点别扭。

     楚亦扬理解道:“我知道你可能一时半会接受不了。嗯……没关系,我可以等……不过当务之急倒不是这个,你是从哪里逃出来的?自己一个人?”

     “从郊区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研究所,我敢肯定那是个非法机构!”靳雨青义愤填膺地回答,“在陨石坠|落地附近,所以受影响很严重,整个研究所几乎都异变了,只有我自己逃了出来。”他回头看向车后座还在熟睡的男孩,“一鸣是我路上遇到的,父母估计都……对了,关于研究你一定知道很多吧?你曾经说过,那个世界系统是你编织出来的。”

     楚亦扬:“梦貘。”

     靳雨青歪了歪脑袋,疑惑地看着他。

     男人将调料包倒进面中,拌匀后递给靳雨青,自己却撕开一包饼干啃着,说道:“我们叫它梦貘。一开始是想创造一个稳定、自由的ai平台,一个可人为操纵的虚拟世界,它通过刺激大脑不同区域和神经来构造极度拟真的梦境。你知道的,如果成功,这将对社会发展有很好的推动作用,比如医疗、娱乐、城市建设……甚至是侦查、刑讯。”

     吸溜溜——

     靳雨青满足地吃着面,上课一般认真听讲,中间提问道:“后来呢,它怎么不受你控制了?”

     楚亦扬叹了口气:“ai数据极其庞大,也许是我向它倾注了太多个人情感,导致整个系统的识别率很低。”他伸手将靳雨青的碎发拨到耳后,责备道,“慢点吃,没人跟你抢……以至于在后来的志愿者测试中,发生了不可逆转的神经损害,先后出现多例神经损坏的试验个体。”

     “这是无法修复的错误!”他不禁懊恼地捏住了手中的饼干,眼部的小肌肉群轻微的战栗着,“我当即宣布暂停研究进行调试,但是没办法,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项目。我真的没有想到——”

     靳雨青接话道:“没有想到系统被别人重新启动了?”

     楚亦扬点了点头。

     “不仅如此,我还发现ai被加入了一段自我改善程序,用来收集实验者的‘灵魂数据’,分析人类在各种不同的境遇下所做出的各种举动,以此不停完善数据库,使整个虚拟世界越来越真实。”楚亦扬说,“后来就是你的失踪了。我察觉到你失踪的时间与系统启用时间相吻合,便黑进了曾经同事的邮箱里……”

     “然后发现了我这个倒霉蛋的资料?”靳雨青撇嘴。

     “没错。”楚亦扬抱歉地摩挲着靳雨青的手背,俊逸的眉眼微微皱起,无奈地摇了两下头,“我曾经想过直接黑断你和系统的神经联接,但后来发现你们识别率太高了,任何强行将你拉离系统的举措,都只会给你的大脑带来无法预估的损害,我不能冒险。所以只能从内部入手,破坏系统进程。”

     “后面你应该明白了吧——我进入虚拟世界时失误了,记忆发生了一定的错乱。”

     大致上靳雨青是明白了,里面那些细节他也不懂,索性都抛开不谈,毕竟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从丧尸大潮里保命。他热火朝天地吃完碗里的面,连汤底都不想放过,捧着碗沿问道:“那现在怎么办,楚教授,我必须得回家一趟。我妈妈还在家里呢!”

     楚亦扬一下子沉默了,良久,他闭了闭眼睛:“我从那边过来的,已经都……沦陷了。”

     靳雨青瞪大眼:“……那我妈?”

     楚亦扬没说话,靳雨青就跑开进了车。恰好车里的小胖子睡醒了,揉着眼睛挤过来。楚亦扬给了他一包饼干一根火腿肠,叮嘱他慢慢吃,接着就起身钻进了车厢,按住那个满厢找车钥匙的青年,一时心酸:“靳雨青,你别这样。”

     靳雨青:“我哪样,你难道让我丢下我妈,一个人逃跑吗?”

     楚亦扬两只手抓住他:“伯母一定不想看你回去送死!”

     “那你爸妈呢!也不管了么?!”靳雨青口不择言道。

     楚亦扬说:“我是个孤儿,父母出了车祸,早没了。”

     “……”靳雨青怔了会,讷讷道,“那我怎么办,我还说以后毕业回家孝顺我妈,她身体一直不好,我说要带她去南方过冬休养。”

     男人摇头,一手揽住他的肩膀小声安慰:“这不是你的错。我陪着你,我们相依为命。”

     靳雨青自言自语地俯在他的肩头,眼里一团湿润缓缓流出,又无声地被布料吸附而去。他低沉许久,直到夜幕降临,楚亦扬左肩偎着心上人,右膝躺着胖小子,三个人窝在车后座勉强闭目休息。

     夜深,已经呼吸渐轻的青年忽然睁开了眼睛,从楚亦扬的肩头坐直了,谨慎地向车库出口看去。

     “怎么了?”楚亦扬也被惊醒,顿时握紧了手|枪,悄悄上膛。

     “有人。”靳雨青半阖双目,微微侧着耳朵,黑褐色的睫毛随着皱眉的动作而纤纤颤动。片刻后,他笃定地说道,“是个年轻男人,腿部应该是受了伤,后面还追着五只丧尸,距我们一百五十米左右。”

     楚亦扬似乎没有听清,又或者是不可置信他能听到那么远的动静:“那么远?你怎么知道是个活人?”

     靳雨青睁开眼:“跑远了两百米!三点钟方向还有另外八只丧尸,要不要救?”

     楚亦扬:“……”

     ……

     半分钟后,半信半疑着出去查勘的楚亦扬的确从一堆丧尸嘴里抢下了一个腿部受伤的男人。他拎着手里这个几乎累得虚脱的青年回到车库,反脚踹上门锁。

     靳雨青闻声下车迎来。

     楚亦扬佩服道:“怎么做到的,真能听得见?”

     靳雨青蹲下|身子,检查陌生男人身上的伤口,见伤痕齐整,不像是丧尸撕咬的,也懵懂地说道:“不知道,莫名其妙觉得很多声音突然变得特别清晰,只要我聚精会神地去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