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0章 世界的尽头7
    第130章

     是夜,寒流来袭,窗外一|夜呼啸。

     黎明前分,楚亦扬从睡梦中模糊醒来,摸到身边空无一人,他搓了搓被冷风吹得发凉的手臂,起身看到铁窗处伫立着一个修长清瘦的身影。

     “怎么了,睡不着?”他轻轻唤了两声,对方并没有应答。

     楚亦扬打着哈欠走过去,清亮的月光流泻到青年的侧脸上,他的嘴唇干燥而苍白,眼睫微微垂落颤抖,像是位贫血而无力支撑的患者,亦或者是一尊过度凸显清越美感的人体雕塑。

     他不禁抬起食指碰触向靳雨青的鼻尖,那看似莹润白皙的鼻头却泛着点夜色凄冷的凉意,顺着鼻峰,男人的手指一直滑到他圆润的喉结。在寂静的黑暗中,他似乎听到一种细微的动静,仿佛是沉眠的猫儿发出的哼咛。

     靳雨青没有在意到楚亦扬的触摸,垂落的视线一直盯着窗外的远处。楚亦扬收回手,顺着他的目光向远方眺去,只见夜色深沉的旷野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缓慢移动。

     “好吵。”青年抱怨了一声。

     楚亦扬只听见掠擦而过的风声,他意识到靳雨青感官变得敏锐后,很容易听到正常人听不到的动静,遂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果然,在极远处的野坡上他发现了异样——那是一群丧尸,扭曲的肢体使它们在黑夜中看上去好像一头头怪物,正成群的向这边缓慢移动,将那处荒草地划出层层绿浪。

     靳雨青忧心忡忡地说道:“长高了。”

     “……”楚亦扬望着已经高出丧尸一头的杂草,只是点点头表示同意。

     靳雨青转头握住他的手臂,急匆匆说:“这里不能停留了,楚亦扬。我有预感,天亮我们就必须得走。”

     窗外已经朦朦泛起微光,楚亦扬道:“天亮以后我跟着去食品加工厂,那是个机会。兴许能制服他们,拿到一些武器。”

     靳雨青不安地看着荒草地中潜行的丧尸群,心里莫名慌跳起来:“嗯,我已经大致了解了他们巡逻换岗的时间,到时候我会想办法从这里出去。”

     “小心一点,别逞强跟他们硬拼,”楚亦扬揽着他坐回床边,轻轻吻了下青年的侧额,嘱咐道,“你脸色不太好,有事一定要告诉我。”

     在这种人人自危、物资断绝的情况,他实在不想再给楚亦扬添加什么负担了。靳雨青只是点了点头,继而保持沉默,努力吞咽着口水来缓解腹中空空的饥饿感。

     一安静下来,从房间的角落里忽然传来叮当敲打的声音。

     楚亦扬看向墙角一根直通上下的供暖管道,杂乱的击打声渐渐有秩序起来,有长有短,错落有序。

     “嘘!”靳雨青刚想开口,就被楚亦扬抬手制止了,他静静听了一会儿,手指跟着节奏在膝盖上敲打。

     靳雨青盯着他眨了眨眼,就算不懂他也能够明白,这是某种暗号。

     很快,几声咒骂从头顶隐隐响起,敲打声戛然而止。

     楚亦扬长呼了一口气,解释道:“是摩斯密码。”

     靳雨青悄声问:“是谁?”

     “白天遇到的一个女人,跟屠飞关系匪浅,她可能知道些什么但是不方便说。”楚亦扬说,他将摩斯密码翻译过来,告诉靳雨青:“她说:带我走……屠飞选择了你……”

     “什么叫选择了你?”

     “我不知道。”楚亦扬茫然地摇摇头。

     在两人的低声交谈中,天际很快亮堂起来。靳雨青再度从窗口望去,昨夜那群行动缓慢的丧尸已经走到了厂子的围墙边缘,聚集起来足足有几十只,正锲而不舍地企图翻越那三米高的墙头。

     一个从墙上滑下去,另一个就踩着它的身体继续往上爬。靳雨青同时注意到,它们还拖着一具具人类尸体,他敏锐的视力可以看见,其中一些人还没有完全死透。由于在围墙浪费了太多时间,某些完全死亡的尸体开始丧尸化,随即也加入翻墙头的行列。

     楚亦扬道:“你觉不觉得,它们聚集在这里好像有某种目的?它们带着新鲜的尸体,看上去没有太大的攻击性,大老远这么拖一夜走到这里来翻墙头。看上去就好像……”

     靳雨青看了他一眼。

     “就好像某些动物,习惯性的将捕猎来的新鲜食物先献给首领……不过怎么可能呢,它们早就没有智力了,别看了。”

     楚亦扬说罢便离开了窗口,并没有将这个比喻放在心上,自然也没有注意到靳雨青在他背过身后,不自然地握住了双手。

     -

     太阳刚刚升起,楚亦扬就被屠飞的人给带了出去。靳雨青从窗口看到他们上了一辆越野车,总共四辆越野组成的车队,沿着未建设完成的土路向北而去。

     靳雨青收回视线,从窗台的凹槽里抠出一截铁丝,可能是末日之前职工留下的生活废物,但这却帮了他大忙。

     在之前的世界里,他曾练习过开锁的技术,这些记忆还遗留在靳雨青的脑海里,尤其是感官加强之后,头脑更加清楚。虽然此时的门锁构造与那时不同,但知道基本原理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这栋宿舍楼有六层,每层大约十五个房间,呈凹形设计,两条回廊尽头都有楼梯。可能是屠飞的势力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看守不多,四个人一组,一共八人分两班倒。而换班交接、集体用餐、和更换巡视楼层的时候,都是看守的盲区。

     “……靳、靳雨青?”

     听到叫声,靳雨青回过神来,趴到昨晚掏好的洞口:“柯斌?是你吗,你醒啦!”

     “你在哪儿,这什么地方?”

     靳雨青道:“小声一点,我们被人抓了,我就在你隔壁。你们现在怎么样?我这里还剩些吃的,看见一个洞没,你过来这里。”

     “我头有点疼,”柯斌慢慢苏醒过来,摸索着找到声音传出的洞口,对着说道,“好像还有点不一样……喂小胖子,起床了!小胖子!”

     “啊啊啊啊啊疼死了!!你放手放手啊!”

     “卧槽不就摸你一下吗,你咬我干什么!等等,小子你这牙是怎么回事?过来让我看看……行行行我不摸你了还不成吗?”

     “……”

     听见隔壁两人这么有活力,完全不像是病得快死了的患者。靳雨青一时哭笑不得,无奈地摇了摇头:“哎,你们能有点高烧病人的自觉吗?”

     忽然地,隔壁“嘎吱——砰!”的一声巨响!

     “他娘的都给老子安静一点!瞎几把折腾啥呢!”看守大老远吼了一嗓子。

     靳雨青紧张道:“怎么了?”

     柯斌的脚再次出现在洞口的狭窄视线中,他踌躇着开口说:“那什么……我、我把……”

     “大力怪把床板砸塌了!”童一鸣抢话道,“噢,大力怪又把门把手给扯变形了!噢噢,大力怪——”

     柯斌冷笑:“你再说一句大力怪试试,你个小尖牙怪!”

     靳雨青一脸懵逼:到底发生了啥???

     -

     楚亦扬随屠飞的人一起抵达那座食品加工厂,的确如屠飞所说,厂区占地面积很大,设施也比他们现在的鞋厂要好得多。

     只是,这里丧尸群聚的程度也远远超过他们的预估。他们开车进入厂区的时候,几乎是进了敌人的老巢,满地残肢断骸,狰狞扭曲,浆脑遍地。看似安静的园区道路在一阵汽车油门声过后,竟如蝗虫过境般从各个厂房里涌出大量的丧尸。

     瞬间腐臭腥烂的气味从四面八方包裹而来。

     司机忍受不了这个味道,打开了车内的空调换气,但并没有什么卵用,臭味依旧扑面而来,就像是跌进了一座万人尸坑。

     同行的一个小伙子脸色发青,弓着背干呕着。

     “别开门!”

     话音未落,那人已经拉开后车门,忍不住剧烈呕吐起来。楚亦扬夺过一把枪,迅速上膛瞄准,打中了几米外猛扑过来的丧尸。

     “你们还有什么武器,炸药有吗!”

     几人大眼瞪小眼,只盯着楚亦扬看。

     楚亦扬霎时喝道:“你们搞什么!这里足足有上万只丧尸,没有炸药没有机枪,只带几把□□你们就想解决干净?!这是送死!”

     “老大说了,你不会死的。”刚才那人用袖子抹净嘴边的秽物,不屑地说道。

     楚亦扬正要质问,手边车门的安全锁被人拔|出,后背有人猛地用力将他推了出去。他一个骨碌侧滚出去,在一群丧尸将他包围之前开枪打中了几只,再回头,那车已经驶出去十几米了。

     丧尸流在车队与楚亦扬之间隔出一道鸿沟。

     手中的92式手|枪能装十五发子弹,而在刚才他已经打出去了七八枪。这就意味着接下来他只有最多八弹,如何靠这仅剩的八发子弹突破万人丧尸重围?

     “草!”他不禁骂了一句。

     眼见黑压压的丧尸将他团团围在中央,楚亦扬严格计算着所剩的子弹数量,每一发都得用在刀刃上。他的精神被迫高度集中,那一贯用来研究代码的大脑此刻飞速运转着,若有一个懈怠,就将沦为丧尸分吃的口粮。

     肢体被强力分解的声音此起彼伏,在一片横飞的血肉中,楚亦扬早已满身血污,脖颈更是糊满了红白秽物。

     “三……”一枪迸出,他看了一眼密密麻麻没完没了的丧尸,不禁苦笑,这已经是倒数第三发子弹了。这一瞬,楚亦扬脑海中掠过靳雨青的声音,他本能回身去看,待发现不过是自己的幻听时,已经来不及了。

     一只身高足有两米的丧尸迎面扑来,一只眼珠还挂在眼眶外,它胸|前插着一把从背后贯入的刀,不知是生前还是死后被人捅的。楚亦扬只知道如果被他熊抱上,铁定要玩完!

     没有更好的办法,楚亦扬大退几步,枪口对准傻大个丧尸。

     “砰!”

     子弹夺势而去,正中丧尸的脑门。头顶白日灿灿,周围嘶吼声声,在子弹脱壳入肉的一刹那,楚亦扬似乎看到几丝电光。

     他迟疑了一下,举着的枪并没有放下,他盯着那个冒着黑红血浆的弹洞,想确认点什么——却听嚯然一声闷响,那个被射穿了脑门的头颅突地炸裂开,血花四溅!

     炸声将包围过来的丧尸吓退了几步,自动散开一个圆圈。

     楚亦扬被溅了满脸血,惊诧地看着面前倒下的无头尸体。

     就在刚才,他清楚地看到了头颅爆炸时发出的电光,而此时的尸体颈项的截面上,也有一圈被电流烧焦的黑灰痕迹。子弹不可能产生这样的效果,眼前的事实也说明这绝不可能是幻觉。

     他兀自疑惑的时候,背后屠飞手下开车而去的方向发出几声惨叫。楚亦扬一脚踹开身边的丧尸,跳上一个垃圾桶,远望到几百只丧尸已经将一辆车彻底围住,蓝色车牌间隙露出的几个数字说明着,这楚亦扬坐过的那辆。

     越野车体积也不大,而丧尸化的人力气又莫名有所增强,原始的进食欲|望令它们无比疯狂地渴望新鲜人肉。因此整辆车被剧烈摇晃着,几要翻转过去。另三辆车的情形也不甚理想,此刻都如大海中遭遇狂暴风雨的孤舟。

     “弃车!”楚亦扬竭力喊道。

     然而车中人陷入慌乱中,根本听不见他的呐喊。不过短短几分钟,车窗玻璃就被砸烂,一双双青灰*的双手从窗口探入,扼住几人的脖子,撕扯他们的皮肉。车里的惨叫愈加升级,之前还趾高气昂的小混混们被撕拽着拖出来,身形很快湮灭在饥饿至极的丧尸口中。

     人类鲜血的味道吸引了更多的丧尸向那边涌去。其余三辆车里的人见到昔日同伴的惨烈死状,竟是吓傻了。

     “倒车!快!”

     楚亦扬的吼声撕裂他们的惊滞,很快有人反映过来,挂挡倒车,碾过后面的丧尸径直退到楚亦扬的面前。

     他两步跳上车顶,半蹲着抓住车顶的货架栏,命令道:“走!”

     死亡面前谁都不会反抗,更何况他们都已经见识过那血腥痛苦的死法。

     枪中还有一发子弹,抱着试验的想法,楚亦扬向着那已经被丧尸裹的水泄不通的废车开了最后一枪。果不其然,脱出枪口的时候,他再次看到了那种微弱的电流,而且这次更加的明显,甚至连手臂也能体会到酥麻的感觉。

     裹挟着电流的子弹顺风劈去,埋进密密麻麻的丧尸群中。沉寂几秒钟后,“轰!”的一声巨响,上百只丧尸被炸成碎片,橙红耀金的火光笼罩上报废的越野车,快速燃烧的火焰将周围尸体焚烧殆尽。

     “再给我把枪!”楚亦扬喊道。

     当即一只装满了子弹的手|枪从窗缝里递出来。

     接下来的战斗更加证实了楚亦扬的猜测,带电的子弹是普通子弹威力的好几倍。他们很快发现了楚亦扬的不同寻常之处,也掌握了溜丧尸的技能,放风筝似的兜着丧尸们跑。待聚集一大批之后,便让楚亦扬一发子弹送它们归西。

     先前死亡的恐惧在一场场对战的胜利中渐渐散去,欢呼溢满了三辆越野。

     他们没敢再往厂区深处走,只清理完园区西北角的一片,将楼里能搜集到的所有物资都搬上车来,连车顶也堆满了,直到再也塞不下更多的东西这才停手,决定打道回府。

     这一趟他们忙活了五六个小时,归程时纷纷对楚亦扬刮目相看,侃起来称兄道弟的。有人问他是怎么做到的,楚亦扬也只能笑一笑含糊过去。

     “楚哥,你这是超能力吧!”说话的副驾驶叫胡铭,看着也才二十岁,之前是鞋厂里的一个小工,后来为了活命没办法投靠了屠飞。

     “嗯?”楚亦扬应哼。

     “嘿,之前我们厂子那儿也有个。”胡铭随意侃道,“老娘被丧尸咬死了,他接受不了大疯了一场,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厉害咯!攥着插头就能让台灯发亮!”

     楚亦扬的兴趣被挑起来,接着问:“后来他人呢?”

     “死咯!”

     楚亦扬看了过去。

     胡铭说:“没两天,洗澡的时候自己被自己电死咯!啧啧,那叫个惨。”

     “……”楚亦扬又问了几句,胡铭对这个把自己电死的人也没有更多的了解,只好作罢。想了会,他试探着问,“那,你们认识那个女人么,穿黑裙子红色高跟鞋的。”

     “嗐!谁不认识!那是我们鞋厂的老板娘,不过现在啊……”胡铭把头凑过来,低声说,“现在是飞老大的骈头。”他叹气摇头,“虽然是挺漂亮,但也疯疯癫癫的,经常说些没边没际的话。前两天说的是……‘只能活一个’,鬼知道什么意思哦?”

     开车的小平头呸道:“少哔哔,回去老大削你!”

     胡铭撇撇嘴,白了个眼神。

     楚亦扬也没再多嘴,心里琢磨着电光子弹的事儿,又挂不住担心职工宿舍里的靳雨青。窗外景色匀速倒退,不太平整的路面颠簸着车顶的物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云山交际之处漫着一层血样的霞红,无端引人不安。

     花了去时双倍的时间,三辆满载而归的越野车终于驶向鞋厂大门。

     但几人同时注意到,一贯紧闭警惕的大门竟然大喇喇地敞开着,刷着银色漆的铁门上糊着浓重的深色,通往厂房的路上空无一人。

     车辆在狐疑中缓缓靠近,才赫然发现——那竟然是一团团的血手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