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与狼共舞8
    靳雨青跟着哈里斯进入祭坛后面的,一座嵌在山体当中的殿宇。它只在山崖外面露出了雕梁画栋的堂皇殿门,几根粗大的高柱撑起头顶雕刻着狼头和太阳的异形雕像群,大理岩制的石柱从上到下密密篆刻着咒语般的字符。

     甫一进入山体,迎面而来是天然溶洞般的阴凉和潮气,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首先映入靳雨青眼帘的,是一尊巨大的无面神像,神像颈上项链处镶嵌着一颗硕大的绿色宝石。他们从神像左侧的通道里走过,殿内的墙面上悬挂着精致的风灯,将一行人的身影缓缓拉长,也将那颗宝石的绿光衬托得幽亮。

     靳雨青看到远处走廊旁的一名侍女,用尖端带了小凹槽的细长铁棍剜取了碗中的粉末,踩在梯子上,挑高洒进风灯中。

     一行人正好经过,闻到一股带着淡淡郁金香的香料气味。

     那年轻侍女见到哈里斯,慌慌张张地跪拜下来,立在梯子旁的铁棍晃晃悠悠地倒下来,哐啷一声,压住了靳雨青拖在身后的花形洁白裙摆。

     场面莫名肃穆起来,仿佛连众人的呼吸心跳都清晰可闻。

     靳雨青折回身,捡起铁棍,温和笑道:“没事,下次——”

     “次”字还碾在舌尖没有完全吐出来,手心里攥着的铁物倏忽被哈里斯抽了出去。靳雨青没有回头也感觉到身后的黑袍男人散发着阴冷的气场,那侍女怕极了,俯下|身子去亲|吻哈里斯的足尖,泪水滴答在他的脚背上。

     哈里斯抬起铁棍,尖锐的一端抵在她的后背。

     靳雨青才张了张嘴,话都没说出来,细长的铁物已经用力插|进到那瑟瑟发抖的侍女身体里。

     “玷污圣物之罪,不可饶恕。”哈里斯松开了手。

     圣物!?靳雨青低头看向自己的衣物,这不过是一条不值钱的裙子!他竟为了一条女式裙捅杀了一个活生生的姑娘!但靳雨青也知道,他自己都性命不保,现在更没有立场替别人求情,只能看着一伙人将那还没死透的侍女拖走。

     血味混着郁金香,冲刺着他的头脑。

     哈里斯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走去,而跟在身后的几名侍女也见怪不怪似的,愈加虔诚地低着头。

     这真他妈是个邪教!靳雨青心道。

     登上几层石制的螺旋楼梯,他被安置在一个通风的岩石房间里,房间另头有一扇镂空雕篆的木窗。哈里斯没有跟上来,他对侍女吩咐了两句就匆忙消失在走廊尽处。靳雨青关上门将侍女挡在外面,走过去推开窗扇,四面是直耸耸的峭壁,极难攀爬,远眺可以看到岩岛西面的海滩。

     房间里的摆设都是女式的,大团玫瑰绣的锦被,和市面上最受女孩子们欢迎的彩色琉璃套杯,拉开衣橱,也尽是颜色鲜丽的裙衣,更不乏几套样式轻佻的女用内衣,都是近几年才流行起来的料子。

     靳雨青不太明白,能够独自拥有一座岛屿,为所欲为,甚至连王族也无法干涉此地,不仅是岩岛主人更是诡异红教父神的哈里斯,明明身边有成群结队的年轻女信徒,他为何对这些女装如此酷爱,还将它们奉为圣品。

     简直是一种病态畸形的爱好。

     他随意看了看屋中的物品,无意中在一件胸式内|衣的侧边发现了一个金色刺绣,那也许是个女孩儿的名字,叫多莉丝。靳雨青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究竟是谁,毕竟这是一个用烂了的女式名,一点儿也不特殊。

     靳雨青在灯下坐了一会,看到门外影影绰绰,他拎起桌上的水壶走出去,将玻璃壶器往侍女怀里一丢,趾高气昂地说道:“你们是想渴死我?”

     “立刻为您奉水。”侍女语气虽然恭敬,但是硬邦邦的。

     他抬脚向外迈步,即刻就被拦了下来:“父神吩咐过,神洗仪式期间,没有召见您不能随意走动。”

     “神洗?”

     说起神洗仪式,侍女的表情流露出向往和崇敬:“父神每月都要闭关用神水沐浴,洗去污秽,重获新生。”她抬眼瞥了靳雨青一下,“只有真正得父神喜爱的信徒,才有机会一同受洗,与伟大的父神融为一体。埃米尔·琼斯殿下,仪式结束之前,您还是回去吧,不要让我们为难。”

     靳雨青摸着下巴踱回房间,心道,鬼才想与那个妖魔融为一体!从窗口仰望天空时,他忽然恍然大悟……什么重获新生的神洗仪式,哈里斯如果真是尤里卡的父亲,那他也差不多是只半人半狼的东西,他极有可能是为了躲起来以度过满月期的不适。

     他需要确认。

     从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在,与猎鹰团在路上耗费了不少时间,虽然不清楚具体过了多久,但从岩岛上不时飘雨的天气以及夜晚瘆凉的温度可以估计,季节最起码已经要入冬了。

     在当初那个地下穹窿所受的伤使他肩膀一直隐隐作痛,尤其是被尤里卡发狂时狠狠咬过的地方,一到下雨天,就时时刻刻提醒着他的处境。

     从被带入圣殿后,他一直没能再见尤里卡,也无缘去打探赫拉斯他们被关在哪里。但靳雨青以温和听话的虚假面目,和每日为哈里斯屈膝奉酒的顺从,从男人那里换取了一部分的自由。

     岩岛圣殿里一直阴恻恻的,光明几乎和这里无缘。也许是心理作用,靳雨青总觉得这些石头缝里都散发着血腥味,每天都有面无表情但足够虔诚的侍女用皮毛做成的工具将地板洗刷地光滑可鉴,他不禁猜测,那拖把上的是人皮或者狼皮也说不定。

     埃米尔这具身体虽然接受过王族的武艺训练,但比起之前几个世界的强壮体魄来说,确实差了一点,对着镜子掀开衣物,看着这身奶白色的瓷感肌肤,盈盈一握的细腰,被胭脂和华丽首饰装点的年轻脸庞……连他自己都觉得这幅形象略软绵,也怨不得那些侍女信徒们将他视作争抢父神偏爱的眼中钉。

     靳雨青连双鞋都没有,哈里斯不允许他穿,某次他自己用草梗编织了一双被哈里斯发现,竟然愤怒地用匕首划了稀巴烂,还威胁他胆敢再做出这种事,就会割断他的脚筋。

     他只得用两只光溜溜的脚板踩在冰凉的青灰色石板上,岩岛的海风和入冬细雨很是折磨人,靳雨青一身轻飘飘的女式裙,掩在拖地裙摆下的双脚冻得发紫。所幸哈里斯在其他吃穿用度上从不刻薄,靳雨青从圣殿后面的花园里发现了和杂草长在一起的小姜,他将姜采集回来,研磨出汁液和侍女送来的护肤脂霜调配在一起,抹在手脚上驱寒。

     但赤|脚有赤|脚的好处,在夜晚所有人都睡了的时候,靳雨青能够悄无声息地潜出去,悄悄摸清了这个建筑的基本构造,拟出了一份像模像样的平面地图。

     圣殿远比他想象的要大,平日哈里斯允许他行走的区域连圣殿的三分之一都不到。

     靳雨青猜测,赫拉斯他们被关押的地方,应该就在无面神像殿的地下,他曾无意见到几名侍女端着粗糙的食物走进了神像后面的一个小门。

     要救出猎鹰团的人,只有他一个人是危险而且不牢靠的,他需要同伴、帮手,或者望风的耳目——在这座陌生的魔窟之岛上,靳雨青自然率先想到了尤里卡。

     又耐心等到月中,哈里斯果然在满月前就早早进入了神洗仪式。

     夜半,确定外面的看守都困得迷迷糊糊。

     靳雨青用床单拧成一股,从窗外的峭壁上滑行下去。石壁又高又耸,爬到近地处到底还是一脚滑脱,狼狈地从三四米处滚了下来,被下面柔软的沙土缓冲了一把才没摔出伤来。他立即借着夜色摸进丛林,怀里偷偷揣了一把匕首,以防路上遇到夜游的狼群。

     他大体知道狼窟所在的位置,但那里头聚居着成百上千头只听从哈里斯号令的野狼,他不敢靠得太近,哪怕其中有一头狼发觉并通报给那个怪物男,他这一个月来的虚与委蛇就将化成泡沫。

     “尤里卡……”靳雨青小声呼唤着,在狼窟边缘摸索。

     不多时,便在一片安静中听到了微微挣扎的动静,紧接着一声熟悉的嘶吼。

     顺着声音来源处潜行过去,在一个独立的洞口前发现两只探头探脑的灰狼,有些想进,又害怕似的蜷着尾巴。他捡起一块分量不小的石头,朝另一头用力掷去,那两头狼被吸引着追逐而去。

     靳雨青一个闪身奔进了窟洞,见到了被锁住了一前一后两只爪的黑狼,怏怏地盘在枯草堆上。

     “尤里卡。”他跪坐在地上,两只冻的发红的手掌团抱住黑狼的脖子,低下的脸面轻轻摩挲着狼的耳侧,“你一直被关在这里吗?对不起,我现在才得出时间来看你。”

     黑狼的喉咙里呼呼地喘气,伸出的舌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舔舐着青年的耳廓,邀它听了靳雨青的话没有乱来的功。靳雨青感觉到手中的触感从湿硬的皮毛变成光滑的人类肌肤,他霎时睁开眼,看着自己怀里的男人四肢渐渐伸长,黑色毛发褪|去,尖尖的嘴|巴也缩成英挺的面貌,幽黑的眸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靳雨青脱下自己一层衣物,遮盖住他的身体,尝试着弄断束缚他的镣铐:“尤里卡,我需要你的帮助,你听得懂我说话吗?是不是岩岛上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你恢复人形?”

     尤里卡手脚并用地撑在地面,仍旧像匹狼一样用后肢跪着,两只“前爪”搭在靳雨青的肩膀上,竖起半身,用湿凉的舌面撩拨他的冷僵发紫的唇畔。

     靳雨青心底忽然窝起一团无名之火,突然推开尤里卡,箭似的弹射着站起来,低头俯视着老实跪坐在草堆上的“黑狼”,面色沉了下来,冷道:“站起来,尤里卡。”

     尤里卡舔了舔自己的手背,甚还想凑过去蹭一蹭青年的小腿,将脑袋钻进他的衣摆里,挪动间手腕和脚腕上的铁链哗哗作响。

     “够了。”靳雨青闭了闭眼睛,伸手拖拽起尤里卡腕上的铁链,将他一把提起按到身后的石壁上。

     猛地撞击让黑狼低呜了一声,随即一个狂风骤雨般的亲|吻强行打开他的唇齿。靳雨青死死顶住尤里卡的肩膀,吮咬他的舌体和唇肉,发出啧啧黏腻的暧|昧搅动,放肆无畏的占有欲和怒意冲刷着靳雨青的胸腔。

     透明的津液顺着嘴角滑下,尤里卡习惯性地想为他舔干净,靳雨青却自己用手背抹去,微微低着的脸庞被额间垂下的碎发遮掩。

     “我需要你。”半晌,靳雨青终于抬起了眼睛,郑声道:“我不知道你能否听懂我的话,也不知道你到底还记得多少我们之间的事,暂时也还不清楚哈里斯对你做了什么……但是,尤里卡,你终归得记得自己是个人,不是畜生。你不能一辈子匍匐在地上,做一只狼。”

     “你得站起来,必须站起来。你要学会除了牙齿和指甲之外的攻击方式,用人类的方式,拿起武器和计谋。”他将怀里的匕首放进尤里卡的手里,将他五指按在刀柄上,把剑刃对准自己颈侧的血管:“哈里斯能够控制狼,你只有摆脱狼的意识,成为人,才有可能杀死他、取代他。就像这样,一击毙命。”

     尤里卡挣开手,将匕首甩到一旁,用手指触碰他的颈部,似乎在确认他有没有被割伤。

     黑狼张开嘴:“tsing……”

     “对,你还记得我的名字。”靳雨青重复着自己的名字,一个字一个字地教导他活动自己的舌头。

     “雨……青……”

     靳雨青点点头,给他一个吻表示嘉奖,又退后了几大步敞开手臂,高兴地说:“过来,用你的双|腿走过来。”

     尤里卡扶着墙壁,姿势奇怪地迈开了脚,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歪倒在对方的身上。

     靳雨青抱住他,手指扶着尤里卡的后背,轻声嘀咕道:“我想你啊,想同你说话而不是嘶吼。想与你亲吻、拥抱,想被你以人类的姿态进入我的身体,而不是一匹只知发泄的狼……想听你清清楚楚地叫我雨青。”

     “嗷呜——!”

     一声嘹亮狼嚎在远处响起。

     尤里卡警惕地顶开靳雨青,两条腿独自站了几秒又险些跌倒在地上,待发现不过是紧张过度,他弯腰抓起地上的匕首,朝靳雨青挥了挥,做了个类似于抹喉的动作,咧开嘴笑了,眯起的眼睛狭着幽暗的光,搔刮着靳雨青的颈喉。

     黑狼以有些搞笑的步姿慢慢靠过来,低头叼住了靳雨青微动的喉结。

     这时,他觉得尤里卡应当还是有人性的,只是那部分人性被压制在狼的天性之下,被哈里斯的不明手段控制着。以靳雨青多日的观察,所有的狼群里,没有任何一匹狼像尤里卡这样拥有智慧和变人的能力。

     尽管哈里斯数次扬言尤里卡背叛了他,他也没有打算直接处死这匹黑狼,只是对尤里卡铁锁加身。

     他对哈里斯来说一定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

     “哈里斯……”尤里卡突然冒出一个除青之外的单词,让靳雨青惊了一跳,他似能够看透自己的想法一般,莫名其妙地提到了哈里斯。

     “你想说什么?”

     黑狼磕磕绊绊地蹦着单词:“哈里斯……祖先……”

     “哈里斯的祖先?”

     尤里卡的手指指向了自己。

     靳雨青将语句分割成一个个的单词,连比带划地与他沟通:“嗯,哈里斯,是你的……祖先?”

     黑狼歪着头看了半天,才用力的点点头。

     “可他不是自称是你的生养父亲吗?”靳雨青不太明白了,蹙起的眉头纠结着望着尤里卡,看到黑狼仍旧点着头,良久才揣摩清他的意思,瞪大眼睛:“你是说,哈里斯既是你的父亲,也是你的祖先?”

     过长的语句他就听不懂了,尤里卡再度拥上来,不改狼性地按住他就舔,直舔到肚脐去叼扯他的底|裤。

     靳雨青光想着哈里斯的问题,一下没注意就被黑狼得了手,连抢带夺得才拿回自己的衣裳。匆匆套上,才看了一眼尤里卡那欲求不满的直勾勾盯着他小腹的眼神,无奈地与他换了一个并不解渴的深吻,道:“今天真的不行,我是偷潜出来的,若是离开太久,被他们发现就完蛋了。”

     “我想办法去弄钥匙或者什么工具,下次来时帮你弄开这该死的铁链。”

     尤里卡看着他走到洞口,眼神可怜巴巴的,煞是心疼人。靳雨青踌躇两步,又折回来抱了抱他,“我不在的时候好好练习走路,听到没?”

     黑狼探出舌尖,眼睛眨呀眨。

     靳雨青一拍他脑袋:“卖萌也没用,你要是一直这样跪在地上,就这辈子别想碰我一根手指头!”

     “呜……”尤里卡以人类的喉嗓发出了哀嚎。